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忘恩负义
    ,精彩小说免费!

    姑姑本来并不想害母亲的性命,给父亲下药也不过就是女人之间的攀比让她觉得自卑,她想要站在万众瞩目之下,可是母亲一来就把她挡住了,所以她才会不甘心,才会这么做的。

    只是她没想到母亲会因此永远陷入了沉睡,她也曾经害怕过,迷茫过,可是母亲不在了,她就又像是被戴了荣耀光环一样,被人称赞,这正好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所以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可是外祖父居然偏袒到分财产都如此不公平,她恨啊!无意之中,她居然发现了外祖父手底下的纹龙帮,她觉得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一个像外祖父表现的机会,所以她找祖父要来了纹龙的管理权。

    祖父本不想同意,可是他自己都这样了,已无心再管什么。可是没过一个月,他纹龙帮的心腹就来告诉他姑姑所做的丑事,当时外祖父就气的鼻孔冒烟。

    纹龙虽是黑帮,可却是一件坏事都没有做过,甚至还帮助那些平民百姓做好事,可是姑姑接管纹龙之后,不仅大量吞噬其他黑帮扩充自己的实力,而且根本不把人命放在眼里,滥杀无辜,肆意妄为。

    那些纹龙的老成员对她的做法简直是敢怒不敢言,没办法,只好来找他这个卧病在床的人想想主意。

    外祖父知道这件事之后,当然不能同意姑姑的做法,想要让她把纹龙管理权还回来,可是姑姑当时已经将纹龙淙名不见经传的小帮派挤进排行榜前一百了,她又怎么会就此放弃?

    所以姑姑一意孤行,连外祖父的任何命令都不听,外祖父没有办法,只能再次请律师警告姑姑,如果姑姑在这样的话,连那最后的四分之一到财产都没有了。

    孙家财大业大,仅仅四分之一的财产在当时就能买十个任氏,所以姑姑也只能暂时停止她手上的动作,可是要让她就此放弃,怎么可能?

    正好她在医院里有个当医生的朋友,她以请教医术为由从那朋友口中得知了白酒的秘密。

    白酒能有什么秘密?其实并没有什么秘密,而是在这次谈话中,她无意间知道了24二硝基苯肼和白酒里面的醛酮会发生反应,产生黄色或红色晶体,而这种晶体里面有剧毒,人一旦碰到一点点便可以死于非命。(化学好的同学应该知道,24二硝基苯肼和醛酮确实会反应,而且还会产生黄色或红色晶体,这是这种晶体是否有毒,昕昕也不知道,剧情需要,请大家不要当真,多多包涵)

    虽然不知道24二硝基苯肼和醛酮到底是什么,但是她有一次看见医生给母亲开的药房里面就有一个24什么的,之所以会这么在意是因为她已经起了彻底让母亲消失的杀意。

    她以病人家属的名义,向医院要来了母亲每天输的营养液的列表对比了一下,上面果然有一项24二硝基苯肼需要输入,并且定时在每天下午四点注射。

    下午四点,可是最好的杀人时间,因为父亲也是在每天下午四点之后到医院照顾母亲的,她正好可以嫁祸给父亲。

    买好白酒之后将一切都准备好,下午四点她准时的来到了母亲病房之中,此时兰雪正在祖父房间,父亲还没有到医院,所以她顺利的在医生注射完药物后潜了进去。

    在她手上的是一管针筒,姑姑在母亲的耳后将针筒插了进去,由于耳后被发丝挡住了针孔的痕迹,所以也没人发现这个。

    母亲死了,父亲更加自暴自弃,姑姑将她送出了国,之后就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

    当然,这些都是按照兰雪的角度来说的,其实任文昊告诉她的也和这些差不多,但是有很多细节任文昊也没办法交代,所以为了避免麻烦,所以用兰雪的视觉将整件事情的真相写了出来,逻辑也更加清晰,更好理解一些。

    而此时,知道真相的兰雪瞪大眼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像是受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似的,不,准确的来说是已经受了打击,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

    “兰雪,你到现在还不肯相信我吗?”任文昊说了那么久,他也觉得口干舌燥,他之所以会知道这么多,也全是通过黑鹰查出来的。

    既然不能从活人身上查到线索,那就让死人开口,有些时候死人说的话比活人有用的多。在兰雪父亲死后没多久,任文昊就派人悄悄的去墓地开棺验尸,果然在兰雪父亲尸体里找到了残留的药物,拿回去给任旭尧检验,在通过他母亲的所作所为一分析,结果就出来了。

    连这个谜题都被破了,那么兰雪母亲的事就更简单了,再加上任氏前些年的收入情况,若是没有任母在背后收购兰式,怕是任氏早就在金融危机里面销声匿迹了吧。

    “文昊哥哥,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兰雪闭上眼睛,尽量不让自己眼里的泪水流出来,“文昊哥哥,我知道你与姑姑之间有恩怨,可你为什么要这么污蔑姑姑?她可是你的亲生母亲啊!”

    “亲生母亲又如何?难道就因为如此,我就该给她的罪行负责吗?”任文昊冷笑一声,亲生母亲,这个词对他从小听到大,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太可笑了,他从来都把自己当做孤儿来看待,绝不会承认有这样的母亲。

    “文昊哥哥,你一口一句的说着罪行两个字,可是你从头到尾一点证据都没有拿出来,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兰雪伤心不已,她没想到,任文昊居然能够如此绝情,挑拨她和姑姑的关系也就罢了,如今还要诋毁姑姑。不,她不允许,姑姑是她的至亲之人,她不要别人这样污蔑她!

    “证据?”任文昊轻笑,“兰雪,你母亲和你父亲的尸检报告就是最好的证据!你心中的那个善良的姑姑,不过就是一个贪图钱财,忘恩负义的小人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