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冥顽不化
    ,精彩小说免费!

    “不觉得什么?”冰翎月冷情的打断她的话,“你一直在跟我说这之中有多少好处,可是这种利弊权衡的事情我当然都知道。但是你却真的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吗?”

    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当然知道,他想过了,再大的付出到最后也不过一死而已,他对芫芫做出那样的事情,早就不配在这世间苟活,死了,也是一种解脱。

    可是冰翎月讨厌他,却又不希望他就这么死了。因为芫芫还需要他来救,就算以后芫芫真的复活,看不见他,也是心里有落差的。

    毕竟该了断的都还未断干净,前尘往事,他们两人互相欠着对方的实在太多,早已乱成一团,分不清了。

    若是在让他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芫芫心里一定还有那未消的念头,始终缠绕着她……这也是冰翎月当初没有一剑劈死他的原因,剪不断理还乱,若是真的不理,那会更加乱的。

    “阿姐,请你成全我……”郗溟夜低声道,这是唯一的机会,就算是求也得求来。

    “成全?郗溟夜,你当初好歹也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堂堂魔君大人,你也好意思说出成全这种话?若是那些人知道你的这般的出息,怕是气都会被你气活。”冰翎月讥笑一声,她说的那些人,自然是和芫芫的死有关的人,那群永远……都不可饶恕的人。

    “若是真能被气活,他们也不会被长埋于地下,慢慢的腐化了。”提起那人,郗溟夜也是恨透了的,如果不是他与那人的亲人关系,他也不至于会为了那人而不顾芫芫的感受,也不会造成如今的局面了,“不过阿姐,芫芫的事真的值得您在考虑一下,阿姐你……”

    “你怎么就这么冥顽不化呢?”冰翎月打断他的话,无奈的说了一句,“如果你一直纠结这件事的话,那么我们也没有在谈下去的必要了,好好在这里面待着吧。”

    她转身一拂长袖,准备离开。看来,她是刻意的在回避这个话题,如果说刚开始她是因为兴趣才和郗溟夜聊下去,那么现在怕是因为心事而停止谈话的吧,那么,她心中究竟是有什么?

    “阿姐……”即使冰翎月已经走远,郗溟夜还是想要将她叫住,万一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呢?可无论他怎么叫,冰翎月都是没有回来,倒是来了另一个人。

    “她,已经走远了。”缙云棾站在他面前,手中拿着一把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折扇,一摇一晃的扇动着,那模样,可有半分对冰翎月时的感觉?

    “走远了……”郗溟夜默默的重复了一遍,眼里黯淡无光。他被封印的这亿万年里,阿姐从未连瞧过他一眼,只给了一颗可以传递信息的紫晶石,如果有什么事便可以找她。不过只有三次机会,他第一次用,却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局。

    “你也不用灰心,刚刚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也许,我可以帮你。”缙云棾轻轻关上折扇,拍打着自己的手,漫不经心的说道。

    “帮我?缙云棾,你我非亲非故,为何一次又一次的主动来帮我?”郗溟夜疑心道,这一次也就罢了,两次他也受的起,可如果是三次四次,那他就不得不多心了。

    “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集,但我们的缘分就在,爱上的人都姓冰……”阮黎芫,她的真实姓名并不是这个,她也姓冰,叫做冰翎芫。和冰翎月很配吧,他也这么觉得,外界传闻冰翎芫的姿色比冰翎月还要美上几分,可是在他眼中,冰翎月切要更胜一筹,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冰,本就无情,冰姓女子更是如此。在经历过血海深仇之后,她们俩已经不能用无情来形容了。可是冰翎芫至少还能够表达出自己的心意,他却从未从冰翎月眼中找到半分情意……

    郗溟夜与缙云棾两人相识无言,心中居然有着相同的感受,起了相同的共鸣。这和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道理是一样的。

    即使他们以前不熟,却为了各自心爱的女人,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奋进着。

    犹记得当年芫芫狠心的抛下他时,是那么的干脆果断,可是从未想过他以后该怎么过。她虽然性子活泼了些,可骨子里还是那种豪爽洒脱的性子,做事不留任何余地,当真是狠心无比啊……

    “芫芫……芫芫……芫芫……芫芫!”沙发上,任旭尧浑身是汗,衣服都快被水给打湿了。他紧皱着眉头,双手紧握,即使修长的手指上没有多余的指甲,也能将自己的给抓出了血。

    “……”任文昊在一旁看着,心里感慨万千,任旭尧啊任旭尧,即然已经决定放她走了,又何必在如此一般?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不管在怎么舍不得,最终都是要舍下的,这不是你自己,告诉我的吗?

    过了许久,太阳悄悄的从那地平线下爬上了云端。那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照耀着白茫茫的大地,反射出银色的光芒,耀得人眼睛发花。

    而任文昊,就这么站在那里,站了整整一宿都没有合过眼。任旭尧那稍稍恢复的记忆终究是被重新封印了起来,可是他的呢?在那些人封印的时候,他的记忆却慢慢复苏了。

    那些人居然告诉他,是时候完成自己的任务,该回去了……

    任务?这真的只是任务吗?可是他当真了……

    回去?回哪儿?反正他都没有家,他好像,一直留在这里……

    可是,即使留在这里,那个人也不知去向,他到底,该怎么办?

    “任文昊……”微弱的声音传来,换回了任文昊飘的愈来愈远的思绪,他惊了一下,连忙收好情绪,假意轻松的走了过去,“尧尧,你感觉怎么样?”

    “我这是怎么了?”任旭尧将手放在脑袋上,虽然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却感觉那里有一股剧痛传来,好像快要炸裂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