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记忆复苏
    ,精彩小说免费!

    “所以说,我妈她容不下你,在发现你创建了魂组之后,直接就对你不利。而兰雪喜欢你,即使远在m国,但她作为纹龙的副帮主,再接到消息之后,直接飞回来以匿名的方式请弗兰德帮助我们,然后在飞了回去?”任文昊理智的分析出来,浅然一笑。

    他之所以说的是你,而不是我们,原因和之前说的一样,任文昊是后来加入魂组的,在任旭尧创建以后,看在他的表现良好,任旭尧才将他的位置慢慢提上来的。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任旭尧挑了挑眉,看样子,任文昊确实没有被影响,可是他真的不在乎那骨肉亲情?

    “那这与让小刺猬离开有什么关系?”任文昊继续问道,他不理解,也不想理解。

    这里面肯定有不少的心酸,他虽不想知道,可始终敌不过心中的那点情绪。

    “你不是说过么,兰雪这次回来是有目的的,如果目的达不成,她很有可能使用纹龙的力量,再加上任父与你母亲的帮助,简直就是如虎添翼。”任旭尧顿了一下,“他们又发现了芫芫的存在,如果伤害芫芫……后果是难以预料的!”

    “呵……我只记得你曾经说过,做任何事都不要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任文昊苦笑一声,那副凄惨的模样,几乎是要绝望似的,“因为那样,会将自己时时处于被动,连那唯一的念想都不得不舍去……”

    任文昊走了几步,站在沙发旁,悲痛的瘫坐了下去。虽说他现在明白了事情的原因,但他却始终放不下对小刺猬的感情。

    那唯一的小刺猬啊……男儿可爱,那么令人心动的小刺猬……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任文昊的眼角似是凝结出了一颗泪晶,却硬生生的被突然响起的警报声给逼了回去。

    两人从悲伤的情绪中一下子被拉倒了战斗状态,任文昊冷着脸站了起来,居然从自己裤兜里摸出了一颗小型监听器……

    这种新型的监听器,虽然小巧玲珑方便监听,但有一个缺点就是不能剧烈震动否则就会响起来。

    两人对视一眼,能够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放这种东西的人,也就只有芫芫/小刺猬了,但她放的时候应该没有想到任文昊会因为伤感而整个人倒在沙发上,沙发有弹性,产生了震动,这才启动了警报装置。

    也就是说,刚刚他们的谈话全都被芫芫/小刺猬给听到了,那么,芫芫/小刺猬还会不会心甘情愿的离开?

    如任文昊和任旭尧所料,阮黎芫离开后,心里依旧不平衡,想要听一听他们还会说些什么。

    所以阮黎芫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坐下,拿出耳机,根据蓝牙连接到了监听器,把他们的话完完整整的听了个遍。

    当警报声响起之后,她这边也出现了一阵刺耳的忙音,震的她耳朵都聋了,幸好她反应快第一时间将耳机给取了下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把头埋在膝盖里,完全将自己裹成了一个球。她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应该好好想想,到底,是要选择什么?

    如果说,师父直接将她赶走,只是因为讨厌她,不喜欢她才这么做的话。她可以理解,甚至她会很伤心,会很难过,还会有想要挽回的心思,如果实在忍不了这种痛苦的话,她会想方设法的缠着师父,就算是耍赖皮,也要留在师父身边。

    可是现在呢?她似乎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正好,这是她不愿意听到的……甚至她现在要离开的心更加明确了。

    她想要的东西很明确,就是患难与共、福祸相依,是同甘共苦、同舟共济。而不是宁愿两人的感情分崩离析,也要独自一人撑起一片天……

    有些时候,两个人一起面对,往往比一个人独自承担要好的多。当初郗溟夜就是如此,而如今,师父也……

    所以说,像她这种人总是会遭报应的,爱情,本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而她,也离得越来越远了……

    “以后要记得叫我师傅,还有,从今往后,你就叫阮,黎,芫了……听懂了么?”

    “又哭了,师傅不是教过你,不要在人前流出你的眼泪么?”

    她是越来越想前世的师父了,也许,只有那个时候,她才能够真正的,拥有她想要的……

    “嗒……嗒……嗒……”黑暗的树林里,有个墨色长袍之人,不,似乎不是墨色,但在这忽明忽暗的月光中,确实又像极了墨色。

    那是一个古代人,神色慌张极了,像是在追赶什么东西似的。衣裳被草丛里的荆棘给划破,他都毫不在意,他只想,追到那什么东西。

    任旭尧站在一颗树后面,不管那人怎么跑,他都能从这个角度看见。没错,这又是梦,又是一个带有象征意义的梦。

    在男子的前方,出现了一个女子的虚影,那女子身着红衣,是那血红的长衫,明明于她来说是那么合适,却又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似乎,那女子真正适合的,不是这种颜色一般。奇怪……明明连那女子是谁都不知道,为何他会这般想?

    “芫芫……不要离开我……芫芫,求求你,不要走……”那男子许是跑的太急,居然连脚下那么大一块石头都看不见,‘嘭’的一声,他倒在地上,想爬却又爬不起来。

    ‘芫芫?那人是芫芫?’任旭尧一听男子说的话,心里一下子就急了,他明明知道这是梦境,一切都是虚幻,可还是忍不住想要冲上前去询问一番。

    如果那人不是芫芫,只是同名同姓,那由为何会出现在他梦中?如果这些和他没有关系,那他又如何会情不自禁的泪流起来?

    又是“嘭”的一声,男子重重的一拳砸在地上,傻傻的看着那女子的虚影,那明明就在眼前却又遥不可及的珍宝,那失去之后悔恨莫急的痛,任旭尧居然能够一一感受得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