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真相揭开
    ,精彩小说免费!

    任文昊与他吵吵起来,他本就是来替小刺猬求情的,听见对方如此评价小刺猬,他怎么可能受得了?

    “知人知面不知心,就像我的那些病人一样,他们会知道我是魂组的帮主么!”任旭尧嘴角轻撇,讽刺道。

    “可你不是说过,你要做一个完美师父,你怎么能……”任文昊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任旭尧说的话,没有一句不带有针对性,他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这不应该是他所认识的尧尧啊!

    “可是我这个师父本来就不完美!不管再怎么伪装,也始终不完美!”任旭尧掐断他说的话,继续冷言冷语的说着。其实他并不介意,说出更加令人寒心的话,只为了让门口的那人真正对他失望,从而死心。

    他其实不想失去她的,他本来想要等这件事过后就找芫芫复合的。可是他任旭尧,几乎没有任何的太平日子,这件事过了,很有可能再来一件事。这个兰雪走了,很有可能下一次来个蓝雪或者岚雪,永远都是没完没了的,根本就应付不过来。

    既然如此,倒不如真正的离开,长痛不如短痛,芫芫即使是恨他,他也不悔了。

    而门外,阮黎芫靠在墙上,低着头,就连她眼里噙着的那几滴泪水都已经干了。她似乎已经忘了哭的感觉,她似乎,要被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给伤透。

    小声的抽泣了几声,她终是释然的一笑,她突然好想成为那卖火柴的小女孩,至少,能够在死之前,再见一见那已经逝去的温暖。

    从前的回忆总是让人不停的重温幸福,又在微笑时候不停揭开伤疤……

    阮黎芫终是下了天大的决心似的,站直身子,一步一步的从楼梯下去,像是在慢慢的,离开一个不属于她的世界。

    明明有电梯,她却要从十六楼徒步走下去,似乎,是要从在这更加长久的痛苦之中却忘记那个刻骨铭心的人。

    任文昊听见了,阮黎芫离开的脚步声,他心中一颤,回头果然看见那门口缝隙里慢慢消失的红色。那是阮黎芫今日所穿的小红裙的颜色。

    “小刺猬!”任文昊害怕,他可不能让小刺猬走,他的小刺猬,如果离开了,恐怕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想跑,想去将小刺猬追回来,可是手被人牵制住,他跑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刺猬的远去。

    “让她走吧……”任旭尧哑着声音,感觉像是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变得沉重起来,就连面色也有些苍白,让人心疼。

    “呵……”任文昊不怒反笑,这个笑,倒更显的苍凉无比,“也就是说,你早就知道她在门外,所以你刚刚是故意那么说的,为的就是逼她离开?”

    “对……”任旭尧沉默了一会儿,但还是不得不回答道。

    “为什么?为什么!”任文昊听见这个并不是称心如意的答案,几乎失控,在办公室里大声吼起来,没有丝毫形象,他抓住任旭尧的肩膀摇晃着,“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你还不明白吗?”任旭尧皱着眉推开他,“我们两个都不是什么手上干净的人,我们将来会遇到更多像这样甚至更危险的事情,难道你都要让芫芫去涉险吗?”

    “还是说你能保她一次,你就能保她第二次、第三次以及以后的很多很多次?既然不能的话,为什么要把她绑在身边?”

    “你也看见了,芫芫的能力不比你我差,不管她为何会如此能干,她终会有一自保能力。可是这自保能力为何不能让她去完成更多想完成的事,而要让她跟我们两个自身都难保的‘废物’在一起?”

    “你肯定想说,如果不能让她陷入危险,那就不要带她一起去完成任务好了。可以她的性格,以她的身手,谁又能关的住她?”

    “有她在,我们两个始终会分一层心,到时候不仅没能完成任务,反而还受了伤了怎么办?怎么办!”

    任旭尧的话字字砸在任文昊的心中,这些道理他都能明白,可是他就是不能接受小刺猬的离开。

    虽说从初次见面到现在不过短短几个月,而且很多时候他都见不着小刺猬,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记忆中,总有那么一个人,在吸引着他,让他欲罢不能,让他为之吃你成狂。

    他知道,那个人就是小刺猬,那世界上只有唯一一个的小刺猬。他可以因为对任旭尧的愧疚之情,而不去刻意的争夺小刺猬。可是这并不影响他对小刺猬好,或者为小刺猬做些什么。

    但如果小刺猬走了,他连见都不能见上一面,又何谈其他?

    “其实要保护小刺猬,不一定只有这种方式的……”他这样说着,似乎还要做最后的挣扎一般。

    “哼……”任旭尧最后露出一抹绝望的笑容,“也许有件事情你还不知道……”

    话音未落,他便又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点开微信,那里面是一个未知人发给他的,也许,正是他们魂组的手下之一。

    “就是今天早上,在这里,我做了一个梦……”任文昊眉心一跳,他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接过手机的同时,任旭尧将那个兰雪的噩梦描述了出来,惟妙惟肖的,当然他吧那个六岁小女孩的梦给删了,“我的梦都是有一定的预知能力的,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在想,兰雪不过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小姑娘,又怎么会做出如此的事情。”

    “我也在怀疑,会不会是我对兰雪的偏见造成了我的梦的变化,可是我不得不多一个心眼,让手下的人查了查她这些年来的经历。”

    “虽然时间很短,难度很高。但我们的黑客却依旧查出了她手机中与一个人通信十分频繁且神秘无比,而他们跟踪那条线索,继续查了下去。”

    任文昊根据他所说的,一步一步翻着手机,刚好,找到了一张比较模糊的照片,为了保持真实性,还配上了一段虽然更加模糊却信息量很大的视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