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分道扬镳
    ,精彩小说免费!

    “任文昊!”任旭尧拿着刀,刀片上还反射出强光,衬得他的表情更加微妙起来。转身便冷着脸出了房门。

    “啊?”任文昊正在床边的柜子旁找线索,他认为小刺猬很有可能在里面放些什么东西。毕竟她要走的话,不可能什么都带走不是。可是找了很久都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只听任旭尧喊了他一声,他一回头,对方已经带着黑衣人走远了。

    “喂!等等我啊!”任文昊赶紧丢下手头的东西,任旭尧这么严肃,想必是已经知道了什么。他当然要跟过去瞧瞧,只希望小刺猬不要出什么危险才好。

    不过看任旭尧的表情,倒是真的有些可怕起来。以前任旭尧就算冷,也没有冷到这种地步。连他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任旭尧。其实如果细算的话,任旭尧这一生还没真正的生过气,不过这一次,他好像是来真的了……

    “嘭!”的一声,禁闭的大门被人一脚踢开,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放药的地方,是那种已经做好了可以直接用的药,西药中药全都有。

    看起来琳琅满目的,如果不懂行的人进来眼睛一定会看花。可是任旭尧将黑衣人留在外面,自己带着任文昊,想都不想一下的直接进到房间最里面,开了暗道。

    “尧尧,我们不是要去找小刺猬吗?为什么要来这儿?”任文昊一脸懵逼的跟着任旭尧,他只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无头苍蝇一般,找不到任和思绪。

    任旭尧没有理他,只是大迈步一直往暗道里面走,经过了一条长长的隧道,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任文昊只看见,面前有一扇门,门半掩着看不清里面。但可以听到的是里面时不时的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还有轻微的咳嗽声。

    任旭尧冷着脸打开门,里面顿时飘出了一团烟雾。烟雾很呛鼻,任文昊都忍不住咳嗽两声,而且视线烟雾浓的让他更加看不清里面。可是任旭尧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慢慢的走了进去,在任文昊看不见的地方沉着声说了一句,好玩么?

    “师……师父!”阮黎芫本来坐在地上,用扇子往炉子里面扇火,控制火的大小而不熄。可能是太过专注,连师父什么时候到了她的身后都不知道。

    这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吓得她手一抖,扇子扇的风大了些,里面唯一的一根小火苗就这么没了。

    火没了,烟雾也就慢慢的散了,任文昊走进去,果然看见小刺猬待在里面,手上还拿了一把“芭蕉扇”。

    再看看周围,除了阮黎芫面前有一只特别大的,甚至他都没见过的炉子之外。还有不少药材,可是为什么长的那么熟悉?

    对,他想起来了,这些药材,有好多都是任旭尧让魂组替他收集的。听说,是用来批发生产逆天的……难道,小刺猬辛辛苦苦的跑进来,就是为了制作逆天?

    “呵……”在所有人都以为任旭尧会发火的时候,他却只拿了一个小瓷瓶,绕到炉子后面的一个开关那儿,按压了一下,然后,就有一些透明的液体流了出来,流到了那小瓷瓶中。

    任旭尧将瓷瓶凑近鼻端,闻了闻里面的散发出来的清香,淡淡的说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刚刚如果你没有失误的话,这,应该可以成为便是绝品逆天。”

    不是绝对,而是应该,还是那句话,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也许阮黎芫接下来的关键时刻也会出错也说不定。

    “师父……你不生气啊?”阮黎芫弱弱地问了一句。上一世的师父就是在自己诊所的小院后面,开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药房,药房里面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暗道,暗道下面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炼丹房,专门用来生产逆天。

    不,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那药的名字,只觉得很神奇,然后非要缠着师父传授与她。事实上,师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教她,甚至还手把手的亲自教导,什么时候该放什么,什么时候火候应该多大,怎样制作绝品逆天,都是一字不漏的告诉了她。

    潜水的师父的院子除他自己以外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今世也是。前世师父的诊所结构和如今如此相像,虽然地点不同。前世的师父……

    一切都是那么的相似,当她从病房里往外看到这片熟悉的庭院时,她就想来试试运气。没想到真的让她给找到了。

    反正她需要药品来储存,正好练练手艺,于是就有了刚刚阮黎芫恋药的那一幕。

    可是没想到被抓了个正着,阮黎芫知道,前世与今生到底是有差别的,师父不会在百般纵容着她,她以为师父会狠狠的惩罚自己,没想到……

    “为什么要生气?”任旭尧没了刚刚那骇人的情绪,反而异常温和耐心的道,“我的小徒儿长大了,能够无师自通自己制作逆天,为师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生气?”

    真的吗?阮黎芫很想问一句,因为她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既然你连逆天都会,那么其他的自然也不在话下,为师已经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以后的路你自己走,好自为之……”任旭尧淡淡的,语气之间没有丝毫情绪,就好像他现在只是在说一件很普通不过的事情,而非与阮黎芫断绝关系。

    “师父……”阮黎芫心中一惊,所以师父之所以不生气,是已经对她失望了吗?是已经懒得跟她生气了吗?

    “走吧!”任旭尧转身,似是在跟阮黎芫说话,又似是在跟任文昊说话,其实他是在跟自己说话,人终有一别,可是他周围的空气为何沉寂了下来,为何他的呼吸都感觉快要停止……

    原来,不知不觉中,芫芫在他心中占据了如此的地位了么?芫芫已经成为他身体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吗?

    可是芫芫才六岁,他已经成了恋童癖了么?

    “师父……”阮黎芫上前一步,她以为,师父和郗溟夜一样,不是她所喜欢的类型,这样的结局无疑是最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