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密室逃脱
    ,精彩小说免费!

    既然任文昊说了,他要做一个完美师父,那就不能使用暴力手段,妥协,虽不是他一贯的风格,但至少不会让小刺猬觉得,自己是个坏师父。

    况且兰雪的这件事,他从其他地方已经找不到什么突破点了,唯有一搏,才能机会。

    再说阮黎芫这边,她一看见那些黑衣人就知道不对劲,也不挣扎什么,很自觉的重新打开门走了进去,乖乖的坐着。

    黑衣人诧异同时,还进来检查了一下是否有诈,确定没什么之后,才退出去轻轻的把门关上,然后在门外看守。

    阮黎芫轻笑一声,把电视机打开,挑了好几个频道才找到她目前最爱的喜洋洋动画片,就好像故意与黑衣人做气似的,把电视机的声音开到了最大。

    不仅如此,他还吩咐了那些黑衣人给她买零食,买水,买点心……要不是任文昊特意吩咐过满足她一切要求,他们根本就不会离开半步。

    幸好黑衣人够多,足够她使唤,始终有一个替班的在门外守着,阮黎芫也不急,就那么硬生生的坐在房间里看电视吃零食吹空调玩玩具。

    好不容易阮黎芫没了要求,那些被使唤来使唤去的黑衣人可以休息一会儿,阮黎芫又突然闹肚子痛,要看医生。

    笑话,不停歇的一直吃着零食,又是冰激凌又是辣条,她那么小的肚子能承受么?

    更何况阮黎芫还故意挑了些能使人食物中毒的东西混着吃,那些不懂医的白痴又怎么看得出来?

    没办法,只得为她请来护士,但护士若是不带医箱她便死活不给看。可是带了医箱的护士,又被她以各种理由赶走,直到诊所里所有的护士都被她瞧了个遍,她都没能歇停。

    黑衣人一度以为阮黎芫是在故意为难他们,可是看她的样子又不像是装的,倒让黑衣人们为难了。

    为难的其实是阮黎芫才对啊,她都已经用自己的生命做代价了,那些人还是不懂她是意思!

    她都快吃出阑尾炎了,都骗不到一点她想要的药材。气的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幸好骗了那么多东西,还是有助消化的,不然她今天哪儿也别想去。

    没事吃了两颗药丸,从刚刚拿到的医药箱里找出剪刀,手术刀,绑带之类的物品,邪邪的笑了一下。

    “大哥,这里面已经很久没有动静了,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啊?”守在门左边的黑衣人乙,向右边的黑衣人甲问道,按理说这小祖宗的脾气应该会折腾他们到折腾不动为止,怎么这么快就放过他们了?

    “胡说什么!许是今天折腾那么久累坏了,在里面睡觉呢?还是说,不想让她继续折磨我们?”黑衣人甲哑着嗓子,斥训着乙,连他都差点累趴下,就不信那小祖宗有无限精力!

    黑衣人乙连连摇头,他也累的不行了,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是会死人的!

    其余的黑衣人也是面面相觑,他们也自然是不想再去招惹那小祖宗的,只好老实的待在门口。任由走廊里来来回回的病人打量着。

    房内,阮黎芫将耳朵贴在门上,听见他们说的话,忍不住的笑了一下。这老大当的才对嘛,终于懂得她的心思了。

    她保持着笑容,将门反锁起来,然后用支架把门把抵起来,这才开始她的宏图伟业!

    下午四点零四分,任旭尧两人处理好了魂组的一些事情,准备回来接阮黎芫出院。

    任旭尧走在前面,任文昊紧跟其后,一路都很顺利,还有不少病情好转出来散心的病人跟他们打招呼,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自然。

    四点零五分,两人来到了阮黎芫的病房门口,任文昊给黑衣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将门打开,黑衣人甲转身,摸着门把,扭了扭,本以为轻松就可以扭开,确实比他想象中的要难。

    黑衣人甲再次扭了扭,确定扭不动之后一脸茫然看着黑衣人乙,乙也来扭了扭门把。

    “什么意思?”任文昊皱眉,难道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少爷,可能是里面被……”黑衣人为自己的无能找着借口,可是反锁住了四个字还没说出口,任旭尧就递了一把钥匙给他们。

    由于惊讶他随身携带钥匙,所以黑衣人倒是愣了几秒,知道任文昊耐心被磨足,怒吼一声才反应过来。

    实际上,任旭尧也只随身携带阮黎芫房门的钥匙而已,这样会比较方便一些。

    可出乎大家意料的是,甲就算拿了钥匙,使出了吃奶的劲儿都打不开房门。

    任文昊眉头紧蹙,与任旭尧对视一眼,指使身后的其他黑衣人一起上前,撞开房门。

    “哈!哈!哈!”连续好几次之后,门才有些微的松动,只听见里面“哐当”一声,似有什么东西滑落在地上,任文昊这种有经验的人一下子就清楚了。

    他拿着钥匙上前,然后打开房门,果然,门旁有一根棍子,原来之前之所以打不开房门,就是因为这跟棍子牢牢的把门把固定住,所以才导致扭不动的。

    任文昊第一个进门,里面一片狼藉,不仅是窗帘,还是病床上的被单,全部都被撕扯了下来。

    还有很多多余的破布,被窗外进来的风吹的到处都是。

    不仅如此,地上还有不少的零食口袋,四五个医药箱摆在旁边,里面的器具无一意外全都被拿走了。

    在这里面,什么吃的喝的,该有的都有了,唯独缺少的是那些吃的的主人——阮黎芫。

    任旭尧眸子更冷了,他迈步向前,往窗外看去,只见窗边的一根固定栏杆上,拴着一截由白色布做成的麻绳。

    麻绳只有一截,很明显被人用刀隔断过。但割口却又不是很整齐。

    而麻绳的旁边的墙上却插着一把手术刀,一把很锋利的手术刀……

    “呵呵……”任旭尧手伸出去,取下那把刀,放在手中仔细端详了一下,往下面的院子里一瞧,他算是明白了阮黎芫“作案”的全部过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