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完美师父
    ,精彩小说免费!

    “……”任文昊只得坐在任旭尧旁边,给他讲述事情的经过,“事情就是这样,小刺猬好像已经怀疑我们了,要不要做点什么……”

    “该知道的总会知道的,再怎么瞒也瞒不住。”任旭尧倒是一点也不在意,虽然他的心也特别凌乱。

    “小刺猬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讨厌我,我也认了,她本来就没喜欢过我,可你是她的师父……”任文昊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典型的皇帝不急太监急,呸呸呸,他才不是太监呢!但他现在是真的有种恨铁不成钢的节奏,“你该不会是忘了初次见小刺猬的场景了吧!你真以为她是自愿杀那些人的?”

    “什么意思?”任旭尧眉头轻蹙,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吗?

    “当初你看见小刺猬杀人的时候,你以为她和那些人一样,是只有血性没有人性的,所以你一言不合的就离开了那里,甚至你一直对小刺猬都有点抵触。”任文昊看着任旭尧那不温不火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气了,就像是那热锅上的蚂蚁,就差没有跳脚了,他用温和的口吻问着任旭尧,“你在听吗?”

    “听着呢,你继续!”任旭尧十指交叉,气定神闲的笑笑,就好像他听的只是一个故事,一个与他无关的故事一样。

    “呵,我这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任旭尧的动作惹得任文昊心中起了一股无名之火,不管他再怎么替对方着想,可是连对方都不在意,那又有什么用?

    就好像你帮别人搬了一块石头,可是他根本就不需要,那你不还得把石头原原本本得放回去么?一切都是徒劳而已。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任旭尧见他这副模样,起身叹了口气,看向玻璃窗外那车来车往的繁华大街,心中甚有感触,“和芫芫相处的久了,我就已经了解了她。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她若是想要知道什么,是瞒不过的。若是强行造假,很有可能适得其反。”

    “没有谁一生下来就会杀人,我们都一样,我相信那个时候的她是被逼的,所以我接受了她,但正因为如此,所以我觉得魂组的事情也没必要刻意隐藏,一切都顺其自然就好。”在没有治安的情况下,车依旧在跑,人依旧在走,正是大家的互相包容才能使得已经千疮百孔的a国继续发展。那他和芫芫又为什么不能?

    “我知道,你母亲的事在你心中扎了根,所以你讨厌血腥,害怕杀戮,但你不得不走上这条路,你也是被逼的。”任文昊也起身,和他一起并肩看向窗外,“但是小刺猬毕竟还小,而且你是她师父,是她唯一的亲人了。若是连你都不给她一条阳光灿烂的大道,难道想让她和你一样,变得越来越没有自我了吗?”

    “自……我……”任旭尧迷离的眼神闪烁着,他好像确实没了自我,不仅被人逼上杀人的绝路,就连学医也是为了报复母亲,为了报复那人……他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想过,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

    “所以任文昊,你需要做一个榜样,你必须要成为一个完美师父,给芫芫留下那心中的一片净土……”任文昊确实在劝诫这方面有天赋,他连任旭尧都能说通,可是没想到,他正打算乘胜追击的时候,茶几上电话响了。

    两人对视一眼,任旭尧转身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数字,一般来说,任旭尧的手机是不设备注的,第一是他记忆力好看一眼就知道了,第二是他认为,手机里最好还是不要设置太多信息的好,免得哪天被人黑了都不知道。虽然他被黑的几率不是很高。

    “任老头又来找你了?”任文昊不经意间撇了一眼,这串数字倒是挺熟悉的,他就算不用背,也能轻易的认出来。

    “这几天他找我的次数比以前加起来都多。”任旭尧一边拿着手机把玩着,一边漫不经心的和任文昊聊着天,可他就是不点接听键,任由那铃声在办公室里回响着。

    “要不……我帮你挡挡?”任文昊拿出自己的手机,将同样的数字输入进去,就成没有点拨打了。

    “你不是刚刚在和我闹别扭么?”任旭尧浅笑一下,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在午后的阳光下显得是那么的让人着迷。

    “那哪是闹别扭啊,我是为你好!”任文昊狗腿的说道,他现在能和任旭尧走到这个地步,哪一次不是自己妥协?没办法啊,他现在就是那路边摊上摆的狗皮膏药,送给别人都不要的那种,他不退一步的话和任旭尧之间不就完了么?

    呜呜,他才不要和尧尧一刀两断,不然以后跟着谁混?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尧尧虽然每次都来找他借钱,但那是因为尧尧对公司、对魂组的事情没兴趣,偶尔心情好了将它们往上推一把,心情不好了没给拉下来就已经不错了。

    就像前面说的,尧尧可比他精干的多,如果尧尧想的话,又怎么会穷的没钱用?可是他离不开尧尧啊,从小就跟尧尧做绑定兄弟(一方被另一方缠着不放的兄弟),没有感情也绑出感情了啊,万一尧尧真跟他闹分手,那可就不好了。

    虽然他是真的喜欢小刺猬,但如果小刺猬喜欢的是尧尧,他也不会强取豪夺,甚至在里面搭搭线也是好的。其实任文昊心中也是有一个男人的血性的,也有那被抢走心爱之物的觉悟,可是多年来对任旭尧的屈就,早已将这些给磨平了。

    如果是其他男人,他或许会去争一争,抢一抢,但如果是任旭尧,他……都会放下……

    没关系,都没关系的,这是他欠尧尧的,他应当还的,可就算心在痛,在哭,他也依旧是没关系的……

    “为我好?”或许是因为上一辈人的关系错综复杂,任旭尧对他本就有点反感,“你为我好的事情还少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