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有事瞒我
    ,精彩小说免费!

    师父昨天说好了要来陪她的,可是到现在都没来,该不会是把她给忘了吧!

    “咔嚓”一声,门被打开了,她欣喜的往外一瞧,还以为是师父,结果,来的确实任文昊。

    “昊叔,你怎么来了?”阮黎芫嘟着小嘴,一脸的失落模样,看的还没走出美女风波的任文昊心里更堵了。

    “小刺猬,我怎么说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吧,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任文昊和任旭尧一样,提着保温瓶,可是阮黎芫一点兴趣都没有。

    “昊叔,师父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忙啊,为什么不来找我?”阮黎芫抬头,闪亮亮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任文昊,弄得他还有点尴尬。

    “对啊,你师父他刚刚接了个得了严重瘫痪的病人,正在为他进行手术呢!”任文昊编了一个自认为天衣无缝的理由,还沾沾自喜了好半天。

    可是阮黎芫确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耷拉着脑袋:“可是你昨天就是这么说的。”

    “额……”任文昊沉默了一会儿,“我的意思是他昨天晚上治好了一个病人之后,今天又来了一个,你不知道,最近瘫痪的人都比较多,你师父他忙得很呢!”

    “那我也要去帮忙!”阮黎芫一听病人多,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她已经好久都没有真正的接触过医学了,虽然有烨灵空间,但根本就没有库存,导致上次被迷倒之后连自救都没有办法。

    她怎么说也得去弄点什么来备用啊!

    可是任文昊怎么可能真的同意让她去,那本来就只是骗骗小刺猬的,让她去了发现真相那还得了?

    “昊叔,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啊……”阮黎芫又变的忧伤起来,盯着地板,愁眉苦脸的说道。

    “额……我们喜欢你都来不及,肯定要把所有美好的东西送给你啊!怎么可能瞒着你呢?”任文昊笑笑,从保温瓶里舀出了一碗粥,递给她,“你看,这就是你师父从百忙之中给你做的,难道你还看不出他的心意吗?”

    “……昊叔,你不用骗我了!我都知道的……”阮黎芫接过,却没有一丝胃口。

    “知道什么?”任文昊心里发虚,想要套一套阮黎芫的话,他们也没有暴露什么啊……

    “你们一定有一个神秘组织对不对,让我猜猜,是黑帮?”阮黎芫一脸兴奋的看着他,就差直接从床上跳起来抓他了。

    “说什么呢?”任文昊吓得嘴巴都快掉地上了,他赶紧收起来,就算到了最后一步也不能妥协啊!“我和你师父,一个是诚实守信的商人,一个是救死扶伤的医生,我们怎么可能会是黑帮呢?”

    “那如果你不是黑帮,上次拍卖会的事情怎么解释,还有啊,我上次在t形小巷里面也问过你的,那个时候你就支支吾吾,肯定有问题啊!”阮黎芫重新坐下,嘟着小嘴,委屈巴巴的说道。

    “你什么时候……”任文昊的心仿佛突然被一块大石给压住,他本来已经忘了这茬,结果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就已经暴露了?

    “你别以为我小就可以欺骗我,我又不傻……”阮黎芫又来了一句,弄得任文昊几乎崩溃。

    “你当然不是傻子了……”分析的这么透彻,你若是傻子那将精神病医院的那些放在何地?

    任文昊小声嘀咕,阮黎芫抬头看着他,他立马就怂:“我的意思是说,黑帮或者杀手组织的那些人,要么精神分裂,要么性格扭曲,要么是心理变态,要么就是经历过什么,否则谁没事会去组织一个帮派杀人来玩?”

    “总结的倒是挺到位。”阮黎芫点点头,评价着。前世的她,不就是精神分裂,性格扭曲么?不过她现在好像也没咋变,要不再去重操旧业?

    “那是,小刺猬,你看我这么积极阳光,在看你师父那么心地善良,跟黑帮简直扯不上一点关系,你又怎么会误会我们呢?”任文昊解除了危机,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那你们每次带的那多么黑衣人是什么意思,别跟我说是你们的保镖!”其实阮黎芫一点点的逼问,并不是非要个结果不可。

    她曾经说过,她喜欢的人他本身可以不是那么的完美,也可以和她一样喜爱杀戮。而师父从来都只将最美好的一面留给她,她又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所以她现在只是想要一个干脆的答案而已,她想,听到任文昊亲口承认……

    “那些……确实不是我的保镖,不过上次的拍卖会是一场大行动,况且我和你师父的计划,需要大量的人来撑场面。所以我让我的保镖去黑市雇佣了一些人来,其实吧……我也不知道那群人的来历,你也知道,黑市的人向来心狠手辣,杀人放火的事肯定做的不少,所以……”任文昊本着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心态,给那群人编了n个身世出来。

    每个身世都有一个故事,各个故事的起因发展和**结尾,都环环相扣,生动离奇,听得阮黎芫冷汗直冒。

    难道你觉得还有比一个人被另一个人讲的笑话给消失了,然后这个人的儿子为了报仇就去了黑市做人口买卖,誓死要弄死那另一个人。然后另一个人的儿子也来报仇bb(此处省略两千字)……这样的故事更加离谱的么!

    “那……”任文昊的故事好不容易讲完,虽然他自我感觉挺好的,但是阮黎芫依旧想问一句。

    “黑市?”然而任文昊脑细胞都差不多死完了,他再也想不出什么有趣动人的故事了,这突然有一个好理由可以用,干嘛要自找苦吃?

    “黑市怎么了?”阮黎芫奇怪的问道,突然冒一个这个词语是怎么回事?

    “芫芫,你师父的那些药材不是那没有找回来么,我想到了,那些人很有可能把药材放到了黑市去卖,为了保护你师父的利益,我这就去跟你师父商量商量,顺便找人去看看啊!”任文昊说完便急匆匆的往外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