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新睡美人
    ,精彩小说免费!

    “!!!”任文昊一看那笼子,黑布完全不透明,没有人看得清里面,可是他却已然是坐不住了,他有种不详的预感,那里面,会不会是……

    是了,很有可能,小刺猬这么久不和他们一起联系,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如今王福林又搞这么一出,不是专门针对他们又是什么?

    这个畜牲!有种光明正大的跟他们比试啊!欺负小孩子算什么!还是个女孩!

    王福林,你最好祈祷我的小刺猬没有少一根汗毛,否则,我将你千刀万剐都难以解恨!

    任文昊的手捏紧了拳头,甚至越捏越紧,就像是在积攒一个力气,一旦到顶点了,就会全面爆发。

    王福林从主持人手中拿过话筒,摆摆手示意他下去,然后自己开始开始了讲解:“我们以前在逛妓院的时候,总是说这个女人天生尤物,那个女人惊鸿艳影,看的也就是她的前凸后翘的火辣身材,还有那国色天香般的精致脸庞,而如今我见了她,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天生尤物,而且——还是尤物中的尤物!”

    任文昊心中一气,王福林,居然把他的小刺猬拿去跟窑子里的女人相比,那些女人连小刺猬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凭什么被……

    他实在是压不过这口气,想要绕过那重重人群,上台去解救他的小刺猬,可是他刚一动身,就被任旭尧给拉住,一直到了厕所,也就是他刚刚给任旭尧通话的地方。

    “你干什么?”任文昊皱眉,挣脱开他的手掌,极不情愿的从厕所的角落往台上看去,观察动向。

    “你又想干什么?”任旭尧低吼一声,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又要达到教训任文昊的目的。

    “你没看见小刺猬被他们给抓住了么,你不在乎小刺猬吗?”任文昊急红了眼,连说话的语气都开始变得很急。

    “芫芫是我徒儿,我又怎么会不在乎她?”任旭尧沉稳的说道,“但是任文昊你要知道,现在事情还没有发展到最紧要的一步,我们不能轻易动手!”

    “小刺猬都被抓住了,还没到紧要地步?那什么才算,小刺猬死了吗?”任文昊怒嚎,幸好他还尚存理智,控制了声音,并没有被人发现。

    “任文昊,你听我说,他们虽然抓住了芫芫,但毕竟还没有公布出来,如果我们先动了,那么很有可能中他们的计,到时候很难挽回局面的!”任旭尧心里也是乱做一团,但他必须要做好军师这个工作,决不能让任文昊去冒险。

    “可是小刺猬怎么办?我们难道就因为害怕敌人的阴谋诡计就弃她而不顾吗?”任文昊一拍脑袋,他时刻观察着台上的动静,生怕王福林趁他们不注意对小刺猬做点什么。

    “不是弃她不顾,只是商量一下对策而已,难道你想这么冒冒失失得冲出去,不仅救不了芫芫,反而把自己搭进去吗?”任旭尧嘴角莫名一笑,“还是说,你想将魂组的人全部找来对付王福林,让芫芫知道你是黑帮的人,然后害怕你、疏远你、离开你?”

    “原来你在怕这个!”其实两样都有吧,不过任文昊觉得后者更为重要一些,毕竟就算中了计,他们也有后招,但是芫芫若是对他们生了嫌隙,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任旭尧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其实刚刚主持人介绍礼物的时候就已经把李海悄悄的安排好了然后下了楼。

    芫芫现在算是他唯一的亲人,他也不想她收到任何伤害,但是他们却不得不防,不得不去遗忘那些莫名的感情……

    “听我说,待会儿我们这样……”任旭尧向他介绍着整个事情的流程,可是任文昊却一心二用,一心只想看台上,想看看看他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小刺猬,想看看他的小刺猬是否安好,想……

    “我们的这个礼物,她完全属于那种让男人第一眼看到就会两眼充血,恨不得眼珠子夺眶而出贴到她身上去的那种。容貌更是上乘之选,这声音也是异常好听,一般人见了第一次,就不会在忘记她。”而场地里面,女人几乎都走光了,只留下一些好色之徒,王福林继续介绍着,“大家试想一下,如果将她压在身下,享受这种**,也不枉费我们在人间走这一遭!”

    任文昊听见他那露骨的词汇,无一不是在刺激那些人的荷尔蒙,暗示那群人接下来该干什么。

    他听着听着,实在是忍不了了,可是又不得不忍,只恨自己手上没有一把刀,砍自己一下才能清醒清醒。

    “我说王总,你介绍了这么多,总该让我们见一见那东西吧!不然我们怎么能够相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那闹事的再一次开口,王福林说了这么多,他的口水都快出来了,感觉身下都已经起了反应,恨不得马上抱得美人归,但还是要矜持。

    这是商场上的规矩,一旦你表现出了过度的渴求心里,那么对方很有可能坐地起价,这样的话,再好的东西,超过了它的价值都会变得无用。

    “请看!”王福林观察了一下,周围除了那群猥琐男,平静的很,没有他预想中的那种要爆炸的气氛。

    任旭尧,很沉的住气嘛,那么接下来,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吗?

    他露出一抹淫笑,将盖在笼子上的黑布取下,众人定睛一看,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至美的风景。

    只见笼子里面,一个大约六岁的小女孩像睡美人似的睡在里面。那本来就小小的身子,穿着更小,小的似乎不太合身的露脐装,紧绷着勒紧了她虽未发育完全却惊人的好身材。

    长得象洋娃娃一样可爱的面孔,却偏偏被这露挤装衬托出了一对呼之欲飞的**,规模不太巨大,却造型优美,堪堪能让成年男性一手掌握的样子。

    **中间,躺着一条由水晶项链串起来的人鱼之泪躺在精致的锁骨下,更加将其衬托的完美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