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人鱼之泪
    ,精彩小说免费!

    不管台上的主持人怎么活跃,他们都再也提不起兴趣。甚至有的脾气不好的人早就开始闹了起来。

    还有不少虽然对‘逆天’有兴趣,但实在囊中羞涩没有信心拍下的人早就走了,连那位“孙夫人”也为了避嫌草草收拾东西离开了拍卖场。

    她走的早,甚至连自己儿子躲在人群之中都没有发现。

    这才仅仅过了半个小时,人都已经做了一半,工作人员更怕的是他们的目标人物也这么走了,那岂不是白干一场?

    不过他们又只收到了拖延时间的命令,除此之外啥也没有,他们也不敢贸然行动啊!

    而任文昊倒是挺有耐心,他就坐在那里等待时机,唯一的动作就是不停的看手表,看手表……

    事实上,他是真的没什么可焦急的,不过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小刺猬了,刚刚给任旭尧通话之后他就给通了几个,可是一个都没有人接,然后他打了第二个对讲机,可是依旧没有任何回音。

    一开始他只以为小刺猬在监听信息不太方便,过一会儿也就会给他打回来。可是这已经过了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甚至四五十分钟,对讲机里面丝毫没有回信,让他不得不担忧万分,然而自己又不能擅自离开,真是让人焦急。

    二楼包间,任旭尧的想法和任文昊差不多,他也给芫芫打了不下十个通话过去,但是那边一直显示忙音,气得他都后悔把芫芫带出来了。

    旁边还有个大叔在那里不停聒噪,搅的他心神不宁的,他和任文昊想不到的是,阮黎芫由于带着对讲机不太方便,所以把它关机找了个地方将东西藏了起来,这才偷偷潜入王福林的休息室的。

    人家根本就没有拿,又怎么会接到呢?

    “涛哥!”正在台上与观众尬聊的主持人,口水都快讲干了,他都不知道该找谁来救救他,突然,旁边有个人悄悄叫了他一声,他转过去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同事,和自己一起工作的小伙伴。

    “什么事?”他在台上不好意思的笑笑,跟观众说了声对不起,走到一旁听那人讲话。

    “老板的最新消息,待会儿那会儿会带个人亲临现场进行拍卖,让我们准备好,计划就随时开始!”那人凑近他的耳朵,小声的说了几句,然后就离开了那个地方。

    “刚刚同事告诉我,‘逆天’虽然出了点问题,但是与‘逆天’分毫不差的‘人鱼之泪’却会亲临现场!”主持人一听,心情打好,终于不用在尬聊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他满心欢喜的笑笑,开始说道。

    众人一听,连那仅存的期待也化为乌有,“人鱼之泪”确实和“逆天”同等价格,但是真正的“逆天”是可以救人性命的啊,甚至不同的伎俩都能达到不一样的效果。

    之所以珍贵,不仅是它的药效,还有它的每一样原材料都是天价,每一步制作过程都复杂无比,几乎没有人可以完全掌握。

    甚至当今世界只有一人可以制出——那就是发明它的人,不过那人已经死了,做完两瓶‘逆天’之后就因‘逆天’而死,毕竟要逆天改命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完成的。

    所以“逆天”现在是用一滴少一滴,谁知道会不会已经有人用过了?所以谁不会倾尽所有去得到已知的“逆天”?

    而“人鱼之泪”是什么?那可只是一个观赏品,中看不中用的那种,虽然里面也有“逆天”之水,但是它早就因为放置过久而失去了药效。况且那颗泪晶就连金刚钻都打不破,又如何谈其他?

    它不过是世界上存在的第一滴“逆天”,存在的价值也就只剩下天的拥有纪念意义罢了。

    这样一想,这些人失望的起身,准备转身就走,之前说的两者同等价值,那是和一整瓶“逆天”想比较而言,这样想着,就算只买买一滴“逆天”也买不起“人鱼之泪”啊!

    天价。这才是真正的天价,因为没人集的齐整瓶“逆天”,所以也没人买的起“人鱼之泪”。

    人鱼之泪?任文昊听见这个词,下意识的就看向任旭尧,但由于角度问题,他确实看的不太清楚。

    要知道,那可是那人的宝贝啊,怎么会出现在这儿?难道是诊所被盗那会儿的事?不过人鱼之泪对那人来说那么重要,又怎么会不贴身放着,要放诊所里被人偷?

    任旭尧倒是不以为然,他所表现出来的实在太过平静,坐在他身旁的李海不了解他,只以为他情绪本来就这样,没有任何波动。

    了解他的人站在这儿也只会以为那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毕竟任旭尧就是那种越有事情月笑得开的人。

    而主持人见这场景,赶紧开始打圆场:“各位!听我说一句,为了补偿大家,我们拍卖会专门为大家送来了一个特别的礼物,难道大家不想留下来看看吗?”

    “什么礼物啊!你倒是说啊!”之前那位带头闹事的客人第一个坐不住,他开口问道。

    “这我倒是不能说,不过我们老板说了,这礼物保证能让大家满意,今天,‘人鱼之泪’都只能为她做赔品,买礼物就送人鱼之泪!”

    “你就别卖关子了,那到底是什么礼物啊!这么大的架子,连人鱼之泪都能比下去?”另一个大老板也开口问道,他的耐心不会,能等到现在已是不易,在不来个满意点的东西他就得抄家伙弄死这个贤阳拍卖会了,管它背后有没有神秘人,干了再说!

    “人鱼之泪毕竟只是死物,又怎么能与天生尤物相提并论呢?”

    “你是说……那礼物是个人?”大家能够走到这个地步,自然不是傻子,只要给一点提示都能猜出来,何况这提示这么明显。

    “没错!”主持人正准备开口回答,王福林就大摇大摆的上了台阶。身后跟着四五人,在台阶是放了几块板子,然后推了一个有一人高的正方形却笼着黑布的笼子上了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