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一丘之貉
    ,精彩小说免费!

    女子蹲下身,自己也捡着自己的东西。当她拿到一瓶绿色的喷瓶之后,轻轻挤压了一下,喷出了不少液体出来,全部往那侍应身上喷去。

    侍应抬头看着她,女人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不好意思,我试试香水!”

    说完,女人收拾好东西,转身离开,侍应擦了擦脸上的水,不明所以。

    “帮主,最后一把枪也已经解决了,按照您的吩咐一共留了三十八把枪只,全在大厅立面。”

    “好,吩咐下去,接下来全部按照计划行事,务必保证各自的安全!”

    “是,帮主!”

    报告结束后,任旭尧摘下耳机,台上的主持人已经介绍到了第九件拍卖品,就在台下观众越来越兴奋的时候,工作人员却越来越不安。

    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老板计划的时间早已经过了,他们为了安全,可只准备了十件拍卖品,如果计划在不开始的话,接下来他们该怎么办?毕竟拍卖会可是对外宣称有‘逆天’将会出现的……

    而此刻,休息室,王福林,也就是那“小王”,正在到处发脾气。杯子、酒瓶等所有能砸的都砸了,地上全是玻璃碎片,还差点砸到依旧躲在上次那只柜子后面的阮黎芫。

    “王总,现在该怎么办?”拍卖会副经理站在他的旁边,说好听点是副经理,说难听点不过和王福林是一丘之貉,没什么区别。

    “还能怎么办!”在王福林计划快开始的前十分钟,他收到消息,说自己的那些“储备粮”被一锅给端了,他那个气啊!那些可都是他存了好几年的!而且这次只剩下三十八把运作枪,那可不就是嘲笑他是个三八么?

    这口气,怎么也不能忍!

    王福林泄愤似的一拍桌子,嘴角狞笑道:“他们这样不就是想逼我么,那我就好好的陪他们玩玩儿!”

    阮黎芫心头一惊,她不知道王福林要干什么,但此刻他却朝着自己走来。是发现自己了,还是另有隐情?

    这本就是角落里一个不起眼的小木柜,虽然上了锁,但也让人联想不到什么,所以阮黎芫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发现了。

    手心握紧了拳头,她已经紧张到额头和手心全部出汗,就差没有直接走出去“自首”了。

    就在最紧要关头,王福林确是看都没看阮黎芫一眼,直接打开了那个小木柜,取出了里面的保险箱,讥笑道:“所谓‘逆天’之路,正是付出与代价,正是坎坷与艰辛……”

    他继续打开保险箱,从里面拿出那颗被命名为“人鱼之泪”的东西,这正是从任旭尧宝库里拿出来的,由‘逆天’出产的第一滴药水作为原材料制造的一颗泪晶。甚至与‘逆天’本身同等价值。

    当然,他也派人去找过真正的‘逆天’,但是寻找无果,便只有这个,也不算亏。

    “王总,您是要……”

    王福林沉冷一笑,捏着“人鱼之泪”的手紧了紧。

    阮黎芫心里一紧,虽然她不知道“人鱼之泪”有什么样的价值,但是王福林居然拿了两颗出来,看他那阴险的表情,里面肯定有诈!

    随后,他放了一颗“人鱼之泪”到自己的卧室之中锁起来,拿着另一颗和副经理一起走了出去。

    待那群人走远,阮黎芫悄悄的走出来,因为她觉得,这“人鱼之泪”一定是有真假之分的,而王福林的性子绝对不会带真的出去,那么真的就只有在卧室里面了。

    她检查了一下休息室外门的锁是否正常,然后又走到卧室门前,拿了一根铁丝。开锁这种事情对于她来说根本就不成问题,从上次师父的锁被她轻而易举打开就可以看出来。

    事实上,在做杀手之前,她也曾干过神偷的事情,从偷财偷物这种事情再到偷人性命,这之间是有一个过程的,她的经验越来越足,野心也越来越大,甚至她有一颗杀戮的心,所以才造成曾经的局面。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因为这种东西都是会上瘾的,一旦养成了习惯就改不了了,发展只会越来越大#

    只听“咔嚓”一声,门锁便被她给打开了,结果她还买来得及进去瞧上一瞧,就被扑面而来奇奇怪怪的味道给弄得昏昏沉沉的。

    “呵!我说我们的计划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暴露了,原来这里还有只小老鼠。”就在阮黎芫扶着墙快站不住脚跟的时休息室大门被打开,传来王福林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她想躲已然是来不及,就连看王福林的脸都是模模糊糊的。

    “哟,这么可爱的小老鼠,任旭尧都舍得放出来,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啊!”王福林一步一步走进,指尖轻佻她的发丝,若不是阮黎芫现在年龄小,这其中还真有一丝丝的暧昧气息,“若不是小老鼠实在太小,我还真想尝尝味道,这细皮嫩肉的,味道一定不错!”

    “放开我!”阮黎芫虽为神医,但却是有点轻敌了,对这里面没有丝毫防备,这才中了迷烟,连挣扎的逃出对方掌控都做不到。

    “还挺硬气?虽然我比较喜欢服软的,不过这个样子的……别人喜欢就好了!”王福林阴险一笑,收回了对她挑逗的手,对旁边的保安说道,“把她抓起来,送去拍卖!”

    “是!”王福林要卖人,保安丝毫不意外,以前这种先例又不是没有过,政府没有能力管,干脆就视而不见。

    况且马上那个关键的政治官就要被干掉,他们就更不怕了。只要忠心跟着老板,就会有好日子过,这,可是是他们始终坚信的。

    “你们……”阮黎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那名大汉给抱起来带走了,她的意识迷迷糊糊,还没到拍卖场,就已经昏了过去。

    拍卖场地内,工作人员所准备的拍卖品全都已经被客人收入囊中。但是他们所等的‘逆天’始终没有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