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神秘投资
    ,精彩小说免费!

    “确定吗?会不会还有其他拍卖会?”任旭尧提问道,拍卖会这种东西,总是不定时不定点的。

    万一有其他的拍卖会交叉在了一起,或者还有不知名的拍卖会,那还是会错过。

    “如果有其他的拍卖会的话,文昊少爷一定会提前通知,不过这么久以来他只送了这么一张邀请函,应该只有这一个了。”

    老墨回想起这么些年来的拍卖会,不管少爷去不去,文昊少爷都会在收到邀请函第一时间给少爷送一张过来,有些时候邀请函不够,文昊少爷宁愿自己不去也要让少爷去,并且提前准备好足够的资金让少爷能够拍到自己喜欢的东西。

    喜欢的东西自然不是什么金银珠宝,而是那些珍贵且稀有的绝世药材,这些基本都只出现在拍卖会,所以文昊少爷才会这么坚持。可见他对少爷的情深义重。

    “任旭尧,据我所知,本来这半年以来大大小小的拍卖会隔三差五的就会举行一次。但由于a‘国局势动荡,那些拍卖会的举办方要么是没钱在举办,要么就是跑到别国去了。”

    阿巧见任旭尧对这些一无所知的样子,轻蔑的一笑,原来医神也不是万能的……

    “听说贤阳拍卖会当年也面临着破产的危机,但是有一位神秘的投资人拯救了他们,不仅让他们起死回生,还让贤阳拍卖会成了a国的一条巨龙,也就是唯一的拍卖会。”

    “有没有可能他们会去别国?”阿乐问道,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如果去了别国可就麻烦了。

    “不会的。”任旭尧摇摇头,如果真的只有贤阳这一家拍卖会,那事情可简单多了,“每一种药材都有专门的保管方式,那群人很明显对药材没有研究,如果私自运出国的话药材很容易损坏,而且在海关他们也很有可能被国家安检机构给盘查下来,太冒险了!”

    “那这样的话我们就得提前准备,以防到时候突发状况!”大家各自分析好之后,老墨提出了建议。

    “走吧!”任旭尧淡淡的说了一句,带着老墨等人转身离去。

    “任旭尧!”阿巧急急的喊住他,生怕晚了一步自己就会没命似的,“你就这么走了,那群人又来找我怎么办?”

    “既然这么怕死,当初哪儿来的胆子背叛我?”任旭尧双手插在裤兜里,那冷冷的样子比不近人情还要可怕,如果阮黎芫在的话,一定能够认出,那是她所熟悉的,那股嗜血的冷。

    “我……”阿巧哽咽,如今是他做错了事,是他理亏,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死也就罢了,他可不想被活活蹂躏,生不如死,“我……这里还有很多那群人的其他消息,所以你们一定要保护我,否则你们永远都不会知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任旭尧朝阿巧射过一记冷光,冻的他浑身直哆嗦。

    “我只想活而已……”阿巧颤颤巍巍的说道,之前遇上任旭尧的那股自信、那股冷嘲热讽早就被任旭尧不知不觉升起来的威压给震慑没了。

    “呵!”任旭尧冷笑一声,扭头一言不发的走了,徒留阿巧一人在那里嘶喊。

    “任旭尧,你说过要保我一命的!”

    “任旭尧,你回来啊!”

    “任旭尧,你个王八蛋!”

    阿巧一个人在这里骂的上劲,丝毫没有发现身后向他走来了一个人。

    那个人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把他吓了一跳,可不就是刚刚那个朝他开枪的领头人?

    “你……你不能杀我!”阿巧吓得赶紧躲到一边,自己抱着自己,生怕对方一言不合又给他开一枪。手上被打穿了一个洞,到现在都还留着血,如果再来一枪,恐怕就直接进棺材了。

    “如果你还敢骂旭尧少爷,我可保不准你会不会缺只胳膊少只腿!”那人擦了擦手中枪上的一丝污垢,然后插进自己的腰包里放好,呲牙咧嘴的笑了一下,配上他的动作,显得格外骇人。

    “……”阿巧现在不敢说话,只能任由那群人把他拖到医院随意包扎了一下伤口,就把他带走不知道关进了哪里的小黑屋里面,偶尔给他一口饭吊着他的命……

    ——晚上九点,任旭尧办完事情之后准时的回到家中。

    他用钥匙打开大门,看了看上面那一根由于摩擦而产生的痕迹,还有鞋架上那双尚有泥泞的小鞋,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和今天面对阿巧的那副模样完全不一样。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该为她的不听话生气好呢还是为她的小聪明高兴好。

    “我一定会回来的!”手机里,那灰太狼熟悉的台词再一次响起,阮黎芫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拿着任文昊给她买的智能手机,吃着任文昊送给她的薯片,看着手机那小小屏幕里的《喜洋洋与灰太狼》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这个动画片1980年就已经出现了,在阮黎芫以前已经过时了,她也没时间看,所以这会儿喜欢的不得了。

    突然“咔嚓”一声,门外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她一惊,连忙将手机关机,把没吃完的薯片放进柜子里,吃完的垃圾口袋塞到床底下,然后检查了一遍看看有没有漏下的,确定没问题之后,才钻进被子里面哭泣。

    “……”任旭尧用钥匙打开她的房门,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在哭什么呢?”

    “!!!”阮黎芫踢了踢被子,赌气似的不理他。

    “真不理我?本来还想着跟你商量出去玩的事情的,如今想来,还是算了吧!早点睡觉,晚安!”任旭尧故意这么说,引起阮黎芫的兴趣,然后就真的起身,拉着门把准备关上门出去。

    “等一下!”阮黎芫扔掉被子,嘟着嘴,不情不愿的叫住他。

    “怎么,不生为师的气了?”任旭尧回头,温柔的一笑。

    “师父说话不算话,明明答应了人家要带我出去,却趁我睡觉把我反锁在家里,都快把我闷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