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任家二少
    ,精彩小说免费!

    阮黎芫紧咬着双唇,自责的低下头,前世,她欠师父的太多了,今生都还不完,现在又添了这么件事……

    “这种情况你也控制不了不是?”任文昊安慰着阮黎芫。说实话,今天他本来在忙着比较重要的事情,所以任旭尧找他借人按照平常的情况他都会亲自出马,但是今天没有出现。

    当他弄到一半的时候任旭尧家的电话打到了他这边来,他明明知道任旭尧不在家可是却阴差阳错的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依旧是那软软蠕蠕的声音,让他想起了那可爱的小萌娃,那本该训练成职业杀手却被照顾成了萝莉的小公主。

    他虽有些遗憾,但对这小公主却更加的爱不释手,他一听小公主有事找他,二话不说的推了所有的工作,开着飞车来到了小公主的身边。

    什么重不重要?他只觉得,有小公主在身边,什么都不重要了。

    尽管小公主找他,是为了她的师父,但是此时此刻,是自己在她身边,就够了。

    而阮黎芫此时心中却在想,她耽误的这一个多月,可就是故意的呢。

    上次她感冒发烧,师父没日没夜的守在她的身边,给她唱歌讲故事,她真的再一次得到了那已经失去的师父的宠爱。

    所以在病快要好的时候,她趁师父不注意,去厨房拿了把刀,故意造成那种意外事故,让刀从桌子上自然滑落。

    刀划伤了大腿,一直到小腿几乎二十厘米长的样子。就连师父给她上好药之后,她也悄悄的去拿了盐洒在伤口上。

    她想要霸占整个师父,想要自私的只和师父在一起。

    可是伤总会好的,即使她再不想,如今的腿上也只剩下了一道淡淡的疤痕,没几天就会脱落,一点痕迹都不留。她依旧是那个水灵灵粉嫩嫩的师父的小可爱。

    那一段美好的回忆,就算付出的代价不少,她也没有后悔过。可如今,她后悔极了……

    “任旭尧,你不过就是一个人面兽心,表面仁慈内心却极为险恶的伪君子而已!”另一边,阿巧继续骂着师父,讽刺着他,“我可不想变成那种忠心耿耿的跟着你,到最后家里出事了都无法收场的家伙!”

    这个家伙两个字,他还刻意的加重了语气,指的就是阿宽和阿乐两人。

    而阮黎芫心中郁闷极了,看着那样陷入困境无法自拔的师父,她好想要去帮一帮,去上前揭穿那阿巧的阴谋。

    “你疯了么?”任文昊冲上前去,蹲下身,拉着她控制不住的身形,以最快的速度悄悄的将她抱起,然后闪到了另一边躲起来,这才将她放下,“你忘了你今天是怎么跟我说的了?”

    我……又怎么会忘呢?我不过是担心师父而已……

    记得阮黎芫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日上三竿了,她懊悔自己怎么这么懒,错过了师父出门的时间,极速把自己打理好之后才发现桌上的早餐和师父留得纸条:

    芫芫,对不起,师父不能带你去冒险,早餐已经做好了,记得趁热吃,电视按照你说的已经换了液晶电视(还是找任文昊以各种要求拿回的),好好的待在家里,等师父回来以后随便你怎么打骂师父都可以,再见。

    阮黎芫看着这张纸条,眼皮一条,赶紧跑到门前去拉了拉房门,果然,她被反锁了起来,再看看窗户,也已经悄悄的安了防护栏,即使是一楼她也跳不出去。

    这里面又是卧室,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她无力的笑笑,不仅感叹师父的办事效率,一夜之间安排好了所有,又感叹自己的天真,居然又相信了那个骗子师父!

    只是开门这种小事又怎么会难的倒她?

    轻轻松松的找了工具之后两分钟就搞定了,师父也很天真,低估了她的能力。

    开了卧室的门之后,大门自然也不在话下,不过她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她根本不知道师父要去哪儿啊摔!

    无力感再一次弄得她绝望,躺在沙发上面数着星星,可是她刚刚才睡醒,是怎么也睡不着得了,反而脑子越来越清醒。

    她记得师父找了任文昊借人,既然是任文昊的人,那他一定能够掌握师父的行踪,只要找到任文昊,就一定可以找到师父!

    找他可比找师父简单多了,阮黎芫去了自己的房间,在衣柜下面找到了一张写满了数字的名片,那就是任文昊以前偷偷塞给她的,幸好她没丢!

    再加上八四年,没有钱买手机,于是家境一般的人就只有用座机来代替,,而师父家就正好有一台,她很轻松的就呼叫了对方。

    即使心里已经确认了对方就是郗溟夜,可是她还是不得不去找那人帮忙,也许,这就是他们两人的羁绊。

    为了师父,也顾不了太多,她跟郗溟夜,不,是任文昊解释了一些,最后说了一句别人师父发现然后就来了这边。

    没想到,任文昊现在还记着呢……

    “让我去吧!”任文昊蹲下身,看着她圆圆的大眼睛,深情款款的说道,恰有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意境。

    “……”阮黎芫无语的点点头,去就去呗,对面那些和师父八竿子打不着边的吃瓜群众都是你的人,你有那么多保护还能缺斤少两不成,干嘛做出这副模样?

    “你个小没良心的。”我这是为了谁?

    任文昊刮了刮她的小鼻子,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裳,将刚刚那由于着急弄出来人痕迹捋了捋,才走了出去。

    而这边,阿巧依旧不停的骂着任旭尧。

    “我尧也是你能骂的吗?”任文昊走进去,气势立马就上来了,那些小弟一见大哥来了,本来被他们堵的水泄不通的通道,也让了路出来。

    “你是谁?”阿巧停了咒骂,开始打量着他。

    “连我都不知道,还敢在这道上混?”任文昊绕过阿巧,走到任旭尧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点安慰,漫不经心的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