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只要师父
    ,精彩小说免费!

    来贴药也挺不实际的,毕竟他的药全在市中心的诊所里面,而这里这么偏远,哪儿来的什么药店给他备用啊。

    他这个大夫也无可用处了。

    做完一切事情,确定烧退了不在反复之后。

    他才从卧室里抱了一床被子出来,盖在阮黎芫的身上。

    他可不敢去碰那个小祖宗,发起疯来简直不得了。

    是的,在他眼中,女人个孩子都会发疯……完全控制不了,而阮黎芫两样都占了。

    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抢着答应收徒,唉,一时冲动毁恨终生呐。

    在看看刚刚买的那条公主裙,还有尿不湿之类的,他也是第一次带孩子,也不知道该买什么怎么买,索性全部包下来,可怜了他三个月的诊费,下个月要么吃土,要么又要跟任文昊借钱顺便随他奴役使唤一阵子,太悲催了……

    任旭尧正在收拾东西,可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声“师父?”。

    他只以为那是对方在梦里叫的,也没怎么在意。

    “师父!”

    身后的人儿又叫了一声,这声更大了些,他才终于转过头去看着阮黎芫。

    “芫芫,你怎么醒了?”任旭尧这才走过来,递了杯水给她。

    “师父,我不舒服。”阮黎芫轻轻抿了一口,都到了这种被人照顾的地步了,还不忘撩一下对方,没办法,谁让这是她最喜欢的师父呢。

    “哪儿不舒服,我看看。”任旭尧听见她不舒服,职业化的拿起她的手准备把脉。

    “师父,原来你这么关心我。”阮黎芫甜甜笑着,看着他那专心致志的样子,简直迷人的很。

    “没什么大事,多喝点水。”任旭尧不以为然的看了她一眼,准备抽回手,却被对方狠狠的抓住。

    “师父,我害怕,我想和你在一起……”阮黎芫摇着师父的手,软软绵绵的撒娇。

    “你今天杀人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害怕?”任旭尧想要挣脱她的束缚,只是她那的那双小手,实在是让人拒绝不了。

    “师……师父……”阮黎芫眼中逼出泪水,今天,师父果然看见了她杀人的场景,师父那么不喜欢血腥,难怪会不喜欢她,想当年,她是受害者,可如今,她却变成了杀人犯。

    “行了,别哭了……”任旭尧用手抹了抹她的脸,一颗一颗珍珠般大的泪珠,阻都阻止不了。

    “师父,我真的害怕,我好害怕像今天那样,好害怕失去亲人,我好害怕孤独,师父你不要走,不要走好不好!”

    她没有在演戏,这确确实实是她小时候,六岁时最害怕的事情,那个时候,师父对她无微不至,她自然不会去说这些煽情之事或做这些事。

    但如今,师父根本就不在乎她,如果不做点什么来留住师父,可能,她回来这一次,什么都不能拥有……

    刚刚的那个梦,里面绝对有很多深意。

    师父有喜欢的人,她一直都是知道的,只是她从来没有见过,根据自己的经验,可以断定,那个人已经死了。

    很有可能是因为她和那个人长的很像,所以总感觉以前师父在透过她看一个人。可那又怎样,她阮黎芫难道还斗不过一个已死之人?就算师父忘不了她,被当做替身,那也没有关系。

    按照她对师父的了解,师父谈过恋爱之后,会变得柔情似水,但是现在他对任何人都有点抵触的感觉,所以他一定还没有遇到那个人。

    既然这样,那么她的机会就大了很多,而且和师父的年纪相差也没有以前大。

    这么一想,她突然有点感谢那群把她送到这里的奸商了,虽然还没有找到那群人的目的……

    说实话,从前,她确实是给郗溟夜留了那么些位置的,但是经过这次的事情过后,她觉得,自己决不能再像现在这样,当断不断了。

    她要师父,并且只要师父,所以,郗溟夜……对不起了。

    “好好好,师父不走,师父就留在这里陪着芫芫。”任旭尧无奈的安慰着她,笑道。

    “师父……”阮黎芫顺势趴在任旭尧的身上,抽泣着。

    “快睡吧,师父在这儿陪着你……”任旭尧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她的肩膀,不知道为什么,除了今天见的那个血腥场面有点不高兴以外,他挺喜欢这个小女孩的。

    也许是天定的缘分,他对她真的很喜欢,这是一个很不常见的,也许,这是打开他心里那个矛盾的一个钥匙……

    “……”阮黎芫趴在任旭尧身上,闻着他身上那久违的古龙香水的味道,安心的睡着了。

    ——一个月后。

    门外,一辆声音很大的摩托在街道里面穿梭,直接来到了任旭尧的家门前,按着门铃。

    “谁啊?”阮黎芫从卧室里跑出来,准备开门,但是她却由于身高不够,够不着门把,只能找找附近有没有什么凳子之类的,好不容易推过去,还没站上去门就已经开了。

    阮黎芫转过头,甜甜一笑:“师父,你什么时候起来的啊?”

    “你起来的时候我就起来了!”任旭尧抱起阮黎芫,把凳子踢到一边,走出门外,只见那里停着一辆摩托车,任文昊把头盔挂在车上,向这边招着手。

    “尧尧,早上好啊!”任文昊笑笑,跑过来,把手上的东西递给阮黎芫,“小刺猬,这是给你的,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你先吃着,我明天给你换一样。”

    阮黎芫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东西,那是一盒巧克力,还是八四年最出名的那种,可是巧克力吃多了会胖,她并不喜欢。

    “多谢你的好意,这大清早的,你来干嘛?”不知道为什么,任旭尧并不喜欢任文昊接近阮黎芫,尽管芫芫是他带来的,但他已经不知不觉成为了护徒狂魔。

    “我又没给你!”任文昊嘟了嘟嘴,再一次把巧克力递给阮黎芫。

    “昊叔叔,我不喜欢吃巧克力。”阮黎芫微微一笑,依旧是拒绝他,现在她很怀疑任文昊就是郗溟夜,所以,她还是不要轻易去接受什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