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给我滚蛋
    ,精彩小说免费!

    居然当着人家小朋友的面说出这么残忍的话,简直不是人,简直不能忍啊!

    任文昊撇撇嘴,悠悠的目光朝阮黎芫射过去,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就喜欢上了她,圆圆的大眼睛,粉嫩嫩的小红唇,特别是骨子里透出来的那股狠劲,让他欲罢不能。

    他倒是想把那女孩收到自己门下,但是他更清楚,自己的那些小弟都是什么些什么样的人,把她收过去完全就是害了她。

    就算有可能将那天生的杀手磨练成小白兔,他也想把她留下来,保护起来,而任旭尧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他一定不能失败!

    阮黎芫刚刚一直沉浸在师父不要她,师父不爱她的魔咒之中,连最关键的问题都没有发现。

    任文昊,这是刚刚师父与他对话中喊出来的名字,可是她前世根本就没有出现过这个人。

    他一直帮自己求情,让师父接受她,是单纯出于好心还是另有目的?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朝自己这边看过来了,如此隐蔽的地方他都能发现,实力到底到达了怎样的高度?

    她回来之后,本以为只有一点细节的变化,可没想到整个剧情都发生了惊天的逆转,其中又有怎样的阴谋在等着她?

    阮黎芫的脑袋现在一团浆糊,乱的不行,她现在想做的就是待在师父的身边,好好和师父在一起。

    师父,其实是她心底的最大一束光,他出现在自己生命的最低谷,又消失在自己心底最美好的时刻,这样的一个人,又如何能够忘记?

    师父对她好,好出了一个新纪元,她也很喜欢师父,想要和师父永远的在一起。

    这也是之前她拒绝郗溟夜的一个主要原因,即使她对郗溟夜有很多好感,但依旧比不过师父。

    师父就像她的天,她心底最坚硬的那块石头……

    可是……师父……我们之间的故事,你已经不记得了……

    “任旭尧,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你都不要,难道你还想要爹娘给你安排的那个联姻女?”任文昊阴险一笑,“还是说,你不想我帮你做掩护了……”

    “任文昊,你行啊,开始学会威胁我了?”

    “我还就威胁你了,怎么了?”任文昊露出一口大白牙,乐呵呵的,朝阮黎芫摆摆手,“小刺猬,来,快拜见你师父!”

    阮黎芫心头一颤,刚刚,任文昊叫她什么?

    “小刺猬,你还在愣什么呢,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任文昊见阮黎芫不动身,直接跑过去拉住她的手把她拽了出来,“快叫师父好!”

    “师父……”阮黎芫抽回手,目光怔怔的盯着任旭尧,“你今年,多少岁?”

    “怎么……不符合你的要求的话,你就不认我这个师父了?”任旭尧本来目光直视前方,毕竟这个徒弟是别人逼着他收的,他根本就不喜欢。

    但是阮黎芫突然问了这么个问题,倒是有点意思。

    一般来说,认师父的话,都是比较害羞的,甚至有点迷茫与陌生。

    但对方眼里那股莫名的熟悉感,看的他特别不自然,甚至连他都觉得,这个小女孩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这种熟悉感很特别,不是一种,而是两种。相撞在一起,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似乎,他从未体验过的情都包含在了里面。

    “咳咳!小刺猬,你怎么这么没羞没臊的呢,相处久了不就知道你师父的年龄了么,这么问出来多尴尬啊!你说对吧,尧尧!”任文昊在里面充当搅屎棍,缓解缓解这压抑得气氛,他怎么觉得,这两人站在一起,那么的怪呢?

    怪归怪,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能继续怪下去了。

    唉,自己做的孽,哭着也要做完啊。

    可是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弄得他也尴尬了起来,只能干笑道,朝阮黎芫挤眉弄眼,希望她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哈,哈哈,我们尧尧害羞了,你看都不说话,小刺猬,我们换一个话题吧!”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任旭尧冷冷怼过去,嘴角含着一抹凛冽的笑容,对着阮黎芫道,“我们学医的这一门技术,考验的主要就是观察力,你不是想要知道我多少岁么,猜一下!”

    “今年……”阮黎芫嘴唇轻启,“是多少年?”

    她之所以会问这么个问题,就是因为发现了不对劲。

    她所遇到的情节和以前确实差不多,但是周围的建筑确实差的很远。

    就比如他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位置,在她的记忆力,是一块销售量很好的别墅区,并且周围还有一条商业街,里面的商家日进斗金是绝对没问题的。

    而现在,这里确实一片比较荒芜的树林,连路灯都是昏暗无比,毕竟老式的。

    再说他的师父,她第一次遇见师父时,师父刚好三十岁。他师父本来就是那种百里挑一的绝世大帅锅,就算年近三十、四十都不失他年轻时的美貌。

    但是现在,他未免也太年轻了一些,而且那近人情的样子和她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由此,她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另一个世界,还是说……她回来的时间段变了。

    “小刺猬,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今年是1984年啊!”

    “1984?”阮黎芫眉头轻轻一皱。

    这不就说明,她还没出生?

    她出生在1988年,而师父是1964年出生的。

    遇上师父那会儿,她才六岁,而师父已经三十岁了,也就是1994年。

    而现在,她依旧是六岁,但是师父却刚好二十岁,她整整早回来了十年……

    “小刺猬,你怎么了?不会是猜不中吧,我悄悄的告诉你哦,其实很简单的……”任文昊朝着阮黎芫笑笑,再次露出一口大白牙,别看他整天乐呵呵的喜欢笑,但是也只对自己喜欢的人笑得这么开心而已。

    “任文昊,给我闭嘴!”任旭尧脸阴沉沉的,有些骇人,“猜不出来,就给我滚蛋!”

    “这有什么难的,不就是二十岁么!你也太老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