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七章 老子是华国的男人!
    次日清晨。

    凌家之中,凌远等人站在陈羽面前,都是一脸恭敬地低着头,每个人的脸上,

    都像猴子屁股一般,通红一片。

    “陈,陈大师,都是我们有眼无珠,真人当面而不自知。请您原谅我们。”

    凌远深深拱了拱手,额头上一片冷汗。

    之前还是一派宗师样子、不把陈羽放在眼中的顾天纵,此刻连大气都不敢多喘

    一口。

    至于凌兰,更是尴尬到不行,自己之前还三番五次的提醒陈羽他们,要听自己

    的话,不要到处乱跑,可是现在?

    凌兰就感觉自己像个傻子般可笑。

    至于苏一沫,此刻看着陈羽的目光中,也有着浓浓的震惊。虽然他知道陈羽很

    厉害,却没有想到,陈羽竟然厉害到了这种地步!

    十三亿人的顶点!那是什么概念?

    此刻苏一沫光是看着陈羽,都感到有点眩晕。

    老娘的身边,竟然有这么**的人!!!

    对众人的反应,陈羽却是毫不在意,淡淡摆了摆手。在他眼中,凌家,还没有

    资格让他动怒。

    “这次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没有其他死亡训练营的人过来?”

    凌远摇了摇头,道:“这倒没有,不过之前曾听他们无意提起过,似乎他们中

    的大部分人,现在都还在大本营。”

    陈羽点了点头,随后就打了个电话给陈玄武,让他找到死亡训练营的地址。

    陈玄武的速度很快,不过一个小时,关于死亡训练营的位置和介绍,就发到了

    陈羽的手机上。

    “西柏利亚斯的兰黛雪原?”

    看着手机上显示的位置,陈羽笑了起来。也不管苏一沫和凌家众人,就直接离去。

    “喂!陈羽,你去哪!”

    苏一沫看着陈羽的背影,大声喊道。

    “俄国!”

    远远的声音传来,让苏一沫一愣,“那我怎么办?”

    “自己回去!”

    “我,卧槽!”

    苏一沫气得肺都要炸了,尼玛能不能不要这么坑姐?

    而凌远等人相互看了眼,依然没有从之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兰黛雪原,白雪皑皑,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死亡训练营的大本营,就坐落在这里。常年没有人烟的此地,现在却是有十几

    辆重型吉普车一字排开,在漫天大雪中,停在死亡训练营的门口。

    两排整齐的士兵,人人手持武器,一脸的肃穆。而在最前方,则是两个身穿制

    服的人,其中一人较为年轻,脸上傲气的很,另一人却是一脸老成,跟在那人旁边。

    “伯晶斯阁下,您是刚被任命的官员,可能并不知道死亡训练营到底代表了什

    么,在这里,我们要保持足够的敬畏。”

    那个老成点的家伙,凝重说道。

    “呵呵,卡丘尔,你就是太过小心,所以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升职。死亡训

    练营再厉害,那也是在俄国的统治之下,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不是我们要对他

    们敬畏,而是他们,要对我们低头!”

    卡丘尔一脸着急,道:“可是我们是来求助的。之前我们俄国的几位大商人,

    在华国玩过几个小姐后,把她们全都虐杀了。虽然我们偷偷派出保镖,把他们接回

    了俄国,但是那些华国的武道高手,却是千里追杀,死咬着不放。”

    “那些大商人,可都是我们俄国中很重要的存在,他们之前换了好几批保镖,

    都被这些华国的高手杀了,我们这次来,是代表政府来请死亡训练营的人帮忙的,

    万一死亡训练营的人被你激怒了,我们的目的就达不到了。”

    伯晶斯却是傲气一笑,丝毫不在意。

    “怕什么,我是俄国的官员,代表的是国家的意志,哪怕是死亡训练营的人,

    也要乖乖听我的话!”

    “我们进去!”

    说完之后,两人通知死亡训练营开门,直接迈步走进其中。

    可当他们刚刚进去,就是脚步一顿,面色大变。

    进去时候,是个巨大的广场,全都铺满了白雪,本来广场应该是空无一人,可

    是现在,却有好些人在这里。

    而在两人眼前,还有十几个赤身**的人,被反绑着双手,跪在地上,他们的

    小腿全都被砍断,鲜血直流,大片的白雪,都变成了红色。

    “这,这是!”

    伯晶斯愣愣看着这一幕,突然大吼起来。

    “这些人,不是华国的那些武者么!”

    卡丘尔也是一脸的震惊。

    之前那些追杀的人,此刻竟然全都被抓到了这里,而且都被砍断了腿,跪在地

    上?!

    “呦,这不是伯晶斯大人和卡丘尔长官吗?”

    在两人对面,有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秃顶,笑着向两人挥了挥手。

    “桑坦思老板,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都在我们为你们准备的安全公寓

    中么。怎么会在这里?这些华国人,又是怎么回事?”

    桑坦思和身旁几个大老板相互看了看,全都笑了起来。

    “哈哈,两位,我们和死亡训练营中的瓦吉姆教官认识,所以拜托他帮我们搞

    定了这些华国的野狗。”

    桑坦思低头看着这些华国武者,发现这些人,虽然被砍去了双腿,眼神依然如

    同利剑一般,锋锐无比。

    砰!

    狠狠一脚,把其中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年轻人踹翻在地,桑坦思狠狠吐了口口水。

    “他妈的,再这样看我,我把你们的眼睛全都挖出来!不就是杀了几个婊子

    么?你们跟他妈的野狗一样,从华国追到这里来,杀了我几十个保镖,现在还不是

    要死?”

    那个年轻人死死咬着牙,看着桑坦思,眼中尽是仇恨。

    被桑坦思杀掉的几个小姐中,其中有一个,正是这个年轻人的老乡,是个下岗

    的单亲妈妈,当时为了四岁的女儿筹钱治病,不得已才出来做这种事情。

    “我这辈子啥都不图了,我就希望,以后能够给妞妞把病给瞧好了,哪怕我被

    千人骑,万人骂,我也认了。”

    他还记得那个女子说过的话,可是等再次看到的时候,却是在一个巷子里。

    那天他去买东西,在一个巷子口围了一群人,里面还拉上了警戒线。等他走进

    去一看,才发现那个女子,竟然已经被残忍的分尸!!!

    “我的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妞妞最喜欢妈妈了。”

    “妈妈怎么还没有回来呀,妞妞饿了。”

    “妈妈死了?大哥哥,死是什么意思呀?妞妞还能见到妈妈么?”

    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她的话依然还在自己的耳边回荡着!

    “老子是华国的男人!你们敢动华国的女人,老子就是死,也绝对不放过你们!”

    怒吼声,在死亡训练营中冲天而起。

    而这个时候,在兰黛雪原的漫天风雪之中,陈羽缓缓踏步而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