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六章 我杀你,管你爷爷是谁?
    愣愣的看着场中的陈羽,苏一沫脑海中空白一片。

    自己的同学,北都大学的一个学生,竟然是华国最强的男人?

    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小说中的情节,怎么可能发生在现实里?可是看着凌家三

    人的样子,却又不似作伪,苏一沫哪怕是再不相信,也知道这就是事实!

    难怪,难怪他总是一副傲气的样子,谁都不放在眼中,难怪他看我,就像是看

    一个小孩子,完全不像其他的大学生,眼中充满了花痴般的渴望。

    原来他竟然有如此身份!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会把我放在眼中?

    一瞬间,苏一沫竟然感到心中有一丝微微的酸楚,不禁撇了撇嘴。随后就是心

    中一惊,自己这是怎么了?难不成,竟然还对陈羽有些什么情愫么?

    越想下去,苏一沫越感到陈羽离自己越来越远,心中就越发苦涩起来,眼眶都

    是红红一片。

    无双啊,难怪除了陈羽,不论是谁追求你,你都不屑一顾。有陈羽这样的人

    在,还有什么人能够入我们的眼呢?

    自古美女爱英雄,强者,总是受美女的青睐。苏一沫知道,从此以后,陈羽的

    身影,在自己的心中再也挥不去了。哪怕以后她毕业嫁人,也会永远记得陈羽这么

    一个男人。

    狠狠摇了摇头,苏一沫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甩到了脑后,再次看向场中。

    “你,你是陈无敌!”

    刚才凌远的大吼,众人都听到一清二楚。

    伊万毛里斯吓得整张脸都是苍白一片。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当世第一人,连

    自己爷爷都没有把握战胜的绝顶强者!?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在二楼上,米罗托夫也是吓得手脚冰冷。

    这实在是太恐怖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陈无敌。他们去找他的麻烦,岂

    不是找死?

    嗖嗖嗖!

    连续几道破空声,米罗托夫等人全都落在地上,恐惧的看着陈羽,身子不由往

    后缩了缩。

    前来看黑拳比赛的众人,看到这一幕后,全都一愣。

    眼前的景象实在是太过怪异。

    擂台这边,陈羽虽然身形单薄,却是头颅微扬,神色睥睨,如同掌控万物生死

    的霸道神帝一般,一步一步,缓缓向毛里斯等人走去。

    而在擂台那边,清一色的壮汉,胳膊上能跑马,汗毛如野人般的存在,却是神

    色惊恐,像是见了猫的老鼠,不停往后缩,额头之上,全是冷汗。

    “陈无敌,你,你不要过来!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陈羽淡淡一笑,道:“你们是什么人不重要,我只知道,今晚你们都会变成死人。”

    “你们这些毛子,总是认为我华国人软弱可欺,看到我们强大,就和其他国家

    的人一起,杀我华国武者,让我华国武道界,陷入深渊。”

    “现在我华国武道再次复苏,你们又想重演当年那一幕,更是跑到我华国土地

    上,耀武扬威。”

    脚步猛地一顿,陈羽陡然怒吼起来。

    “你们这些杂碎,真当我华国无人了吗!”

    轰!

    如同是惊世霹雳,直接炸的毛里斯等人都是一个踉跄,脸色更白了。

    猛地握了握拳,陈羽眼中杀气涌动,整个厂房的温度,似乎都是猛地一降。

    “之前看来我杀得不够狠,你们竟然还敢来挑衅,既然如此,我就杀到你们胆

    寒,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够不够我杀!”

    “陈无敌!你站住!你可知道这位大人是谁!”

    陈羽正要往前走去,米罗托夫指着毛里斯大吼起来。

    “他是死亡训练营创建者,暗网第五的强者,伊万诺维奇的孙子!伊万诺维奇

    大人,连俄皇见到了,都要恭恭敬敬,是纵横全球几十年的超级强者!你要是杀了

    他孙子,必定会引起他的滔天怒火!”

    所有人都愣住了,米罗托夫说的这些事情,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陈羽眉头一挑,看着毛里斯有一丝意外。

    “你还有这种背景?”

    看到陈羽的样子,毛里斯又有了些底气。

    “不错,我的爷爷,就是伊万诺维奇,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到了您,我们现在

    就走。”

    正要转身离去,陈羽突然一指划过,随后毛里斯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等定下来的时候,毛里斯诧异的看到,在他的对面,有一具高达三米的无头尸

    体,正站在那里。

    “那,那是我的身体?!”

    死死瞪着眼睛,毛里斯这才发现,自己的头,现在正被陈羽抓在手里!

    自己,竟然被陈羽割头了?

    死寂,绝对的死寂笼罩全场。所有人全都死死盯着陈羽,瞳孔都是剧烈晃动这。

    那些观众,虽然也看到过拳赛上死人,可是如此暴戾的一幕,他们却从来没有

    见过!

    哪怕是之前顾天纵杀人取心,也远远不如陈羽一指割头来的震撼!

    陈羽站在那里,一只手淡淡背负在身后,另一只手,则一把攥着毛里斯的头

    颅,毛里斯的眼睛,直到最后都在死死瞪着。鲜血,还不停的滴落下来。

    “我要杀你,还管你爷爷是谁?”

    陈羽眼皮低垂,面色轻蔑。

    “你,你竟然杀了毛里斯?”

    米罗托夫怔怔说道,完全不敢相信,陈羽竟然丝毫不顾及,就这么杀了毛里斯。

    凌远等人,却是狠狠攥着拳头,恨不得放声大吼。

    这就是华国武道第一人的威严啊!

    陈羽却是淡淡哼了一声。

    “杀就杀了,那又如何?不只是他,你们既然来了,就全都留下来吧。”

    米罗托夫头皮一炸,立马大吼,“快逃!”

    一声怒吼,足有十来人,立马四散奔逃。米罗托夫更是直接撞碎了厂房的屋

    顶,向远处奔逃。

    “你们,逃得了?”

    陈羽冷冷一笑,一道道金光,从指间不断射出,每一次出手,都必定洞穿一人

    的心脏,不过片刻,众人全都被彻底杀死。

    而正在月色中急速奔跑的米罗托夫,刚刚跑出不过百米,眼中就看到一道寒光

    闪过,随后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头颅直接冲天而起!

    在半空中,陈羽直接一把抓住了米罗托夫的人头,在那一轮满月银光之下,如

    神如魔。

    视线望向远方,陈羽冷冷笑了起来。

    “死亡训练营?呵呵,既然犯我华国,那你们,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