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 你有多厉害,我不需要知道
    所有人都知道,东北哈大市的凌家,纵横黑白两道,提到凌家,在哈大市,凌

    家就是绝对的土霸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够入凌家的眼。

    可是现在,在哈大市的飞机场,前来接机的众多普通人,此刻全都愣愣地看着

    眼前一幕,眼眸中有着浓浓的不敢相信。

    在接站的地方,两排身穿黑西服的保镖,戴着墨镜,背负双手静静站在那里,

    全都是面色森冷。

    而在中央,则是一个打扮靓丽的短发女子,双手交织握在身前,大眼之中,有

    一丝丝的期待。在女子的身旁,还有一个腰背挺得笔直的老者,面色之中,自有一

    股子高高在上的傲气。

    “喂,那不是凌家的管家,刘山刘管家么?他在哈大市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

    上,平常根本就不会出面的,今天怎么会来这里接人?”

    “不只是刘管家,你们看那个女子,那可是凌家的小公主,凌兰!当时连市长

    公子想要见她,她一甩脸说不见就不见,今天竟然会来到这里接人?到底是谁,竟

    然有这么大的面子?”

    此刻众多哈大市本地的人,将凌家的众人全都围在中间,窃窃私语,脸上有一

    丝浓浓的好奇。

    “小姐,你的那位朋友苏一沫,真的认识什么武道高手?现在我们凌家的好些

    地下黑拳场子,都被那群老毛子给闹翻天了,这段时间,我们的损失已经有数千

    万。我们辛苦培养出来的拳手,现在也是死伤很大。”

    刘山的脸上,一片焦虑神色。

    凌兰脸色变了变,这才咬着牙说道:“苏一沫和我是很好的朋友,她绝对不会

    骗我的!”

    上次自己在和苏一沫打电话的时候,苏一沫就说自己认识一个大高手,只要能

    够请动那个人出山,凌家的危机绝对能够化解。

    至于那个人到底是谁,苏一沫却卖了关子,怎么问他都不说。

    “哎,但愿吧,现在老爷和公子两人,都是心力交瘁,之前找的很多武道高

    手,在那些俄国老毛子面前,统统被打死打残,这样下去,我们凌家,在黑拳这块

    的产业,就要彻底废了。”

    凌兰面色一变。

    凌家之所以能够在哈大市呼风唤雨,黑拳这一块的产业,是很大的一块利润,

    每年带来的收入,足有数十亿。尤其是现在,国家大兴武道,利润更是可观。

    这块要是废了,那对凌家来说,绝对是极重的打击。

    这段时间,自己的哥哥凌傲和父亲凌远,为了把那群俄国人给打败,已经请了

    不少的武道高手,却完全没有人是对方的对手,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听说苏

    一沫提到的高手,立马就带着刘山来接站了。

    “来了!”

    这个时候,凌兰突然欢喜的喊了起来,一脸激动的看着通道口。

    刘山一愣,也随着看了过去,就看到苏一沫和陈羽两人,走了过来。

    其他的人,疑惑的看着两人,窃窃私语。

    “那就是凌家大小姐接的人?长得倒是很漂亮,不知道是什么身份?”

    “你管他呢,能被凌家如此郑重对待,绝对是了不得的人物。”

    对众人的议论,凌兰却丝毫不顾,一路小跑着来到苏一沫的身旁,拉起对方的

    手。刘山也快步走了过来。

    “一沫,你可终于来了!”

    苏一沫微微一笑,“听到你家里有事,我当然要来帮忙啦。毕竟我们可是好姐

    妹呀。”

    “嗯嗯!”

    凌兰重重点了点头,看着一旁的陈羽笑了笑。

    “这次你把男朋友都带来了?怎么没见那位武道大师?是不是还在后面没有出

    来呢?”

    刘山露出了一个慈祥的笑容,道:“一沫小姐,听到我家小姐说您来帮忙,我

    代表凌家向您表示感谢。前来接你们的车队都在外面,等那位大师出来,我们就可

    以直接走了。”

    苏一沫一愣,立马摆了摆手,笑道:“哎呀,小兰你弄错了,他可不是我的男

    朋友,他就是那位我和你说过的高手,陈大师!”

    什么?

    凌兰和刘山都愣住了,全都看着在一旁,神色淡漠的陈羽。

    “就他?你说的高手?”

    凌兰有些不确信的指着陈羽,瞪着大眼睛。

    “对啊,就是他,他是我大一的学弟,很厉害的。有他在,一定能够帮助你们!”

    苏一沫拍了拍陈羽的胳膊,笑着说道。

    凌兰和刘山互相看了眼,从对方的眼神中,两人都看到了浓浓的失望。

    本以为是个什么样的豪杰,结果却是个大一的学生?

    “那个,不知道这位小友师从何人?”

    刘山依然抱着一丝希望,开口问道。

    陈羽淡淡摇了摇头,“无门无派,自己练的。”

    嗯?没有门派?

    刘山一愣,接着问道:“那不知小友可曾经打过擂台?”

    陈羽道:“打过一两次。”

    听到这话,刘山闭着眼,深深叹了口气,再次睁开眼时,有着掩饰不住的失望。

    武道高手最讲究师承,自己瞎练,最多只是个假把式。而擂台就打过一两次,

    更是表示没有什么实战经验。

    而且对方这么年轻,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强到哪里。

    这样的人是高手?开玩笑吧!

    凌兰也是不停摇头。

    “一沫虽然练过跆拳道,又怎么知道武道界的恐怖?这种小年轻,对付普通人

    也许还行。可黑拳场中,那些俄国人是什么样的存在?哪里是他能够对付的?我真

    是太天真了。”

    虽然如此想着,凌兰还是笑着道:“一沫你有心了,我们先回去吧,这几天在

    这里,我带你们好好玩玩。”

    看到两人的样子,苏一沫哪里还不知道他们的想法,立马就急了。

    “哎呀,你们别这样啊,陈大师真的很厉害的!他以前还去武馆踢过馆呢!那

    些练武学跆拳道的,都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陈羽杀人之类的事情,苏一沫没敢说。

    听到这话,刘山无奈的笑了笑。

    果然这个小女孩什么都不懂,打败几个练跆拳道的,怎么能算高手?毕竟不是

    武道界的人,不知道真正的武道高手,究竟有多麽恐怖。

    不过苏一沫毕竟是来帮忙的,刘山也不好多说什么。

    “好了好了,我知道这位同学很厉害了好吧。”

    凌兰笑了笑,只当苏一沫不知道天地之大,丝毫不在意。

    两人的态度都被陈羽看在眼里,不过他这次来,只是为了看看死亡训练营里的

    那些人,两人虽然轻视自己,却是完全不在乎。

    “不说了,我们先回去吧。”

    不理会苏一沫一副急忙要解释的样子,凌兰直接拉着苏一沫,岔开了话题,带

    着两人,就赶往凌家。

    在路上,陈羽淡淡看着一路的风景,凌兰坐在前方,透过后视镜看到陈羽的样

    子,问道:“不知道陈大师知不知道这次的对手有多厉害?”

    陈羽头都没有回,依然淡淡看着窗外的风景。

    “不需要知道,再厉害,也没有我厉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