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 这天下,无不可杀之人
    “陈,陈无敌?”

    蔡远康几人,都是面面相觑,有一丝疑惑。北都有这么一号人?

    他们不过是富二代罢了,陈羽这种存在,只有全球高层、顶级势力、一方大

    佬、武道界中的高手,才有资格知道。

    他们?

    还没有那种资格。

    宋达却是面色一变,想起来自己父亲曾经无意中提过,现在华国形势大变,有

    一个绝世大佬横空出世,在全球高层都很出名,武道界中,更是奉他为当世第一!

    而那个人,他父亲提过,就叫做陈无敌!

    苏一沫的男朋友,是当世第一的陈无敌?

    宋达身子一晃,差点直接栽倒在地。

    他妈的,自己得罪的人,竟然是这样的存在?

    一种绝望,在宋达心中迅速蔓延开来。

    “陈,陈无敌?陈羽,这是你的外号么?”

    苏一沫傻傻问道,陈羽只是淡淡一笑,随后又看着石浪。

    “我还没有去找你们,结果你们自己竟然送上门来?不仅如此,在华国你还敢

    这么嚣张,要杀人不说,更是要把苏一沫抢走?怎么,当我华国是什么地方?嗯!”

    陈羽手掌骤然一紧,石浪立马憋得脸色通红,双腿不断在空中乱蹬。

    “陈,陈大师,放了我,我是巫灵阁的少主,桑玻大师更是我的叔叔,巫灵阁

    是缅国国教,你杀了我,就是招惹了我巫灵阁,还会得罪整个缅国,对你没好处的。”

    “之前是我不对,我现在道歉,立马就离开华国,再也不踏足华国,您看如何。”

    石浪虽然害怕,但是语气中依然有一丝威胁。

    一方大势力,一个国家,哪怕是陈无敌,也要好好掂量掂量吧。

    而且现在自己还服软道歉,也照顾到了陈无敌的面子,给了他台阶下,陈无敌

    只要不傻,就不会动自己。

    这次,可是要吃点苦头了。

    如此想着,石浪心中长出了一口气。

    但是陈羽接下来的话,立马让他心中一紧。

    “招惹你们?呵呵,我就是招惹你们又如何?区区巫灵阁和缅国,真以为自己

    算什么东西?”

    陈羽淡淡笑着,眼中有着显而易见的不屑。

    苏一沫愣住了,看着陈羽,有些不敢相信。

    巫灵阁是什么,她不清楚,但是缅国他还是知道的,那可是一个国家啊!难不

    成,陈羽竟然要对抗一个国家?

    他,他还只是个大学生啊!

    蔡远康等人也愣住了,苏一沫的男朋友,竟然这么狂,要一个人对抗一个国

    家?他疯了么!

    宋达却是瘫坐在地上,整个人都在颤抖不停。

    “原来,原来我爸说的是真的,陈无敌,真的,真的有压服小国的实力?”

    郑云裳意外的看了眼宋达,丹凤眼中有一丝嘲笑。

    “没想到你竟然知道陈大师的名号。既然如此,你们也敢挑衅陈大师?真是找死!”

    转过头看着陈羽,郑云裳眯起了眼睛,目光充满敬畏。

    “陈大师,自出道以来,有谁威胁的了他?当世第一,当世无敌,真以为一个

    巫灵阁和缅国,就能让陈大师忌惮?”

    当时陈羽从东川出道,郑云裳可是亲眼看到,那么多的天才、大佬,在陈羽面

    前,都是被杀的人头滚滚。

    之后的战绩,更是让人瞠目结舌,放眼这一路,哪一个威胁陈羽的人,会有好

    下场?

    转过头,郑云裳看着地上的你们,嘴角轻轻勾了起来。

    “你们,是不是傻?”

    “我!”宋达呼吸一滞,心中的绝望更甚。

    陈羽歪着头,笑着看向石浪。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杀你?可惜你错了,在我眼中,除了我的亲人女人朋

    友之外,这天下,无不可杀之人。”

    嘶!

    石浪倒吸一口冷气,瞳孔骤然猛缩,整个人都是一抖。

    “你,你不能杀我,我是巫灵阁少主!我的地位崇高!我……”

    咔嚓。

    石浪的话,在一声脆响中,直接断了。陈羽没有任何废话,直接扭断了石浪的

    脖子。

    石浪直到死的时候,还不敢相信,陈羽竟然真的动手了。

    随意把石浪丢在地上,陈羽眼皮低垂,淡淡转了转手指。

    “任你权势涛涛,在我眼中,也不过是浮云罢了。更何况,比权势?你也比不

    过我啊。”

    场中,陈羽独自站在那里,脚下就是石浪瞪着眼睛的尸体,画面极具冲击性。

    苏一沫捂着小嘴,眼睛死死瞪着。

    “陈羽,你,你杀人了,你杀人了啊!怎么办,怎么办,这下子闹出人命了啊!”

    苏一沫吓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整个人都已经完全呆了。她不过是个大学生

    罢了,又怎么看过这种场面?

    郑云裳却是走到了苏一沫的身旁,拍了拍苏一沫的肩膀,淡淡笑了笑。

    “小姑娘不要怕,这种事情没有什么的,多看看,就不害怕了。”

    什,什么?多看看?麻蛋,这种事情怎么多看看啊!

    “我,我还是个孩子啊。”

    苏一沫咧着嘴,带着哭腔说道。

    这个时候,陈羽转过头,看着宋达几人,立马就让他们心中一紧。

    “陈羽,放,放过我,今天看到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我发誓!”

    其他几人也是心中一紧,他们看到电视剧上,那些凶手杀了人以后,都是把旁

    观者杀了灭口,难道!

    “陈羽,陈大爷,陈爷爷,我们错了,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蔡远康第一个跪在地上,爬到陈羽面前,不停磕着头。

    陈羽看着几人,面色漠然无情。

    “今天如果不是我在这里,换成别人,你们是不是就要把那个人给废了,然后

    苏一沫晚上也难逃你们的魔掌?”

    几人一听,全都是一震。

    他们的确是这样想的,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迷药和催,情,药。到时候弄到宾

    馆里,直接上了以后,再拍下视频,不怕苏一沫不就范。

    “你们!无耻!”

    苏一沫看到几人的表情,就知道陈羽说的不假。

    陈羽淡淡笑了起来。

    “为富不仁、欺压普通人、妄想毁人清白、对异国狗东西卑躬屈膝,你们,活

    着有什么用?”

    淡淡竖起一根手指,点点金光,浮现在陈羽的指尖。

    “不,不要!”

    宋达等人全都是心中一惊,还想求饶,陈羽已经一指划过!

    几人的脖子上,瞬间出现了一条血线,每个人的脸上全都残留着惊恐。

    噗通一声,全都倒在了地上。

    郑云裳看着呆滞的苏一沫,笑道:“你看,这不就多看了几个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