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 第一送给你,你敢接么?
    死寂,绝对的死寂,笼罩在北都大学的操场上。

    陈羽站在最中央,手提王定山的头颅,上面还在滴落着鲜血。而王定山的脸

    上,还残留着惊恐,震惊,绝望等等神色。

    “说杀就杀,这,这。”众人愣愣看着陈羽,死死瞪着眼睛。

    堂堂天神境强者,活了那么长时间的老怪物,竟然只是三招,就被打死?

    “好,杀得好。”

    咕咚。

    陈羽直接把王定山的头颅甩到岳卓群两人面前。

    两人面色异常阴沉,当着自己的面,王定山竟然被杀了?

    这简直就是当面打脸。而且还是在华国武道界那么多高手面前!

    “小子,你很狂。”

    岳卓群冷冷说道,语气中有着压抑不住的愤怒。

    “我狂,是因为我有狂的资本。”

    陈羽一步踏出,冷眼看着两人,有着浓浓的鄙视。

    “我不会像你们一样,只会当个缩头乌龟,有人敢来侵犯我,我就杀。哪怕是

    与全世界为敌,我也不惧。”

    “而你们呢?只配一辈子躲在地洞里,任凭别人欺凌你们的同族。我很好奇,

    如果是你的父母被杀,女人被对方凌辱,你还能不能忍住不出手?”

    岳卓群冷哼一声。

    “你一个小孩子懂个屁。明哲保身,大道藏锋,这才是真理。当时全球强者一

    起来围攻,哪怕你再厉害又能如何?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只有活着,才是真理!”

    杜崇楼也是点了点头,嘿嘿冷笑。

    “岳卓群说的不错,你还不知道吧,当年大战的时候,岳卓群的确有个女人,

    被西方三位顶级强者看上了,岳卓群可是亲手,把他女人的衣服给扒光了,送到了

    三人的床上,这才逃过一命。”

    轰!

    众人全都鼓噪起来,震惊地看着岳卓群,这可是天神境强者啊,竟然能够亲自

    把自己女人送给对方,是有多无耻?

    岳卓群却丝毫不在意,反而淡淡笑了起来。

    “女人如衣服,和我的命相比,一个女人算什么?我现在活的不是很好?每天

    都是红酒美女相伴。哪像那些战死的人?只有坟头草一堆,什么都得不到。岂不是

    白痴?”

    “有舍有得,我舍弃一个女人,换来百年的奢靡享受,有什么不好?”

    飞雪在远处,听到这话之后,气得脸色通红。

    “真是无耻之极!把自己女人送出去,还如此洋洋得意,更是嘲笑那些战死英

    灵!真是该死!”

    寒鹰面色如霜,一言不发,但是拳头死死握着,惨白一片。

    如此渣滓,枉为人!

    杜崇楼却是哈哈大笑。

    “正是如此,只有聪明的人,才能活到最后,当年我们避战不出,现在过得逍

    遥自在,而他们呢?死的死,残的残,不过是一群被忠义束缚的白痴罢了。”

    “放你妈的屁!”

    一声断喝,立马让两人闭嘴。

    陈羽冷冷看着两人,眼中有浓浓寒意。

    “我曾听一个朋友说过,胯下有鸟,必做男人,顶天立地,去他妈的。你们,

    算什么男人?”

    “你们两个人,不过是不带把的懦夫罢了,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侮辱那些英灵?”

    “我布武天下,就是要华国人人如龙,自强自立,傲立天地之间。今天,我当

    杀你们两人,让所有人都知道,华国武道界,只有站着死的英豪,没有跪着求生的

    懦夫!”

    轰!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全都怒吼起来。

    “杀,杀,杀!”

    震天之音响起,让两人脸色一变。

    “哼,你不就是为了一个武道第一人的虚名么?别说的那么无私。”

    岳卓群不屑道。

    陈羽冷冷一笑,道:“两个懦夫,连虚名都没有,你们还敢说要杀我?今天,

    我把当世第一的名头给你们,你们,敢不敢接!”

    “这!”

    两人立马就愣住了,随后就说不出话来。

    当世第一,多么沉甸甸的四个字,如果真的接了下来,那么今后,两人就成为

    了所有高手的目标。

    高处不胜寒。

    他们,没有这种胆量,去担起这个名头!

    “哈哈,果然是不带把的家伙,看我如何杀你们!”

    此时此刻,陈羽放肆大笑,猛然间就动了。

    陈羽脚下一挫,直接欺身而上,一腿横扫而出,响起虎啸龙吟之声,极为骇人。

    岳卓群和杜崇楼两人,目光一闪,纷纷长啸起来,身上内力沸腾,心脏猛地一

    炸,血液奔涌,同时向两个方向窜了出去,躲过陈羽的横扫,从左右两边,同时袭

    向陈羽。

    陈羽眼神一凝,横扫之后,整个人在瞬息间扭转腰身,向两边同时轰出两拳,

    和岳卓群和杜崇楼两人战在一起。

    轰轰轰!

    爆响声密集响起,三人如同三个光团,极短时间内,就相撞数千次。

    众人全都屏住呼吸,看着交手的三人,目光一眨不眨。

    “不好!这样下去,对陈大师不利!”

    寒鹰突然喊道。

    飞雪一怔,道:“不会吧,陈大师刚才是何等狂放姿态,只是三招,就已经杀

    了天罗金刚体的王定山,这两人和王定山实力差不多,对陈大师而言,还不是简简

    单单?”

    寒鹰凝重的摇了摇头。

    “刚才王定山是要在瞬间打死陈大师,一上来就用上了最强的力量。后来陈大

    师一下子破了他的天罗金刚体,直接让他心态崩溃,随后陈大师猛地爆发,这才有

    了三招击杀王定山的霸气。”

    “这就像是关羽在万军之中,温酒斩华雄,靠的就是瞬间的爆发和气势。可是

    这两人刚才见过陈大师三招杀人以后,明显是要缠斗,以二打一,生生耗死陈大师

    啊。”

    飞雪心中一沉,立刻升起浓浓的忧虑。

    有些人显然也察觉到这一点,面色很是沉重。

    “哈哈,陈无敌,你**再强又能如何?今天我们就让你生生耗死在这里!”

    岳卓群放肆大笑。

    “好像你有个女人,叫做萧萱儿?到那时,我就在你坟前,喝着红酒,玩弄你

    的女人,让你知道,女人,不过是泄欲的工具,我当初的选择,没有错!”

    陈羽杀机突然暴涌,身上金光骤然强横。

    猛喝一声,陈羽一拳,直接将杜崇楼逼退几十米,随后猛地一跃,来到岳卓群

    面前。

    “你个杂碎,我的女人,你也敢想?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