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老祖出世
    整个会场都愣住了。

    “竟,竟然有人花一亿买这个戒指?”

    就连拍卖师都愣住了,他从业十几年,当时戒指送来的时候,以他的专业眼

    光,就看的出来,这戒指实在太普通了。

    放在大街上,能够卖个几百块钱,就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不是这戒指的材质很

    特别,恐怕拍卖行的人都不会接受这件拍卖品。而当时那个送来的人定价一亿的时

    候,更是让他下了一跳。

    他今天都已经做好了这件拍卖品要流拍的准备,却没有想到,竟然立马就有人

    报价,而且还是从包间当中传来的。

    冯远途和戴邵元都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么多好东西,朱家都不出

    手,却对一个戒指如此在意?

    莫非这真的是个宝物?

    一时间,所有人全都交头接耳。

    但是却没有人叫价。花一亿买这么一件无法确定的东西?还没有人有这种魄力。

    “陈,陈大师,这,这戒指难道真是什么宝贝不成?”

    朱厚朝愣愣问道。

    陈羽重重点了点头。别人看不出来,但是在他眼中,却一眼就发现,这戒指乃

    是修行界中的一种法宝,纳戒!

    这可是空间宝物,内含独立的空间,能够存放东西。这样的物品,哪怕是在修

    行界中,也是好东西,如果放在世俗界中,更是价值千亿往上,现在一亿元买这么

    个东西,简直就是赚翻了。

    “2亿!”

    就在这个时候,冯家中传来的报价,更是让整个会场都骚动起来。

    陈羽目光顿时一寒,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3亿!”

    短短片刻时间,两方就多次加价,直接到了10亿!

    “我的天啊,这是买戒指还是买面子啊。”

    有人捂着嘴,完全不敢相信。

    “哎,现在两家已经拼出了火气,这个戒指哪怕是坨狗屎,也要拍出来天价了。”

    拍卖师在台上,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最不被他看好的东

    西,竟然拍出了这么高的价格。

    冯远途和戴邵元都是面红耳赤,一开始他们不过是试探一下罢了,并没打算买

    这个东西。

    可是每次陈羽都是立刻加价,一副一定要压他们一头的样子,让两人的怒火,

    渐渐被挑了起来。

    于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两人就直接一路跟随,价格不停往上加。

    “我就不相信,你朱家能和我们争!”

    冯远途怒火极旺。

    “陈大师,今天哪怕我朱家付出所有,也一定给您把这枚戒指买下来!”

    朱厚朝坚定道。

    陈羽却是摇了摇头。

    “不用了,让他们拍吧。”

    什么?

    朱厚朝一愣。

    “可您不是对这个戒指势在必得的么?”

    陈羽冷冷一笑,道:“今晚他们拍下来的所有东西,都将是我的。”

    嘶!

    朱厚朝和朱怡月两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陈羽是要直接抢啊。

    不过,他们听到这话,为什么有一丝幸灾乐祸呢?

    于是拍卖会场,刚才彼此不让的叫价声,猛地一顿。除了冯远途的最后一次叫

    价之外,朱家竟然再也没有喊过。

    “居然,居然喊到了三十亿!”

    整个会场都沸腾了。

    “冯家真有钱,花三十亿买这么一个戒指?”

    “果然是超级豪门,这种魄力,实在是我们无法比拟的。”

    “果真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啊。”

    众人全都在感慨,拍卖师一脸激动的宣布了结果。

    但是在包厢里,冯远途和戴邵元两人,此刻脸色比锅底还要黑。

    刚才还不觉得,现在结束以后,连他们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他们,竟然花了

    三十亿,买了这么个东西?

    现在他们不仅没有压倒朱家的开心感觉,反倒有种被人耍了的憋屈感。

    似乎朱厚朝是托一样,把价格抬到最顶点以后,突然就撤了,让他们郁闷的想

    要吐血。

    尤其是通过屏幕,他们听到外界的议论声之后,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两人闷闷不乐,后面的拍卖再也没有出手。

    等到拍卖会结束后,两人互相看了眼,立马起身,乘车前往和宝山。

    而陈羽几人,此刻也是悄无声息的动身,紧随其后,赶往和宝山。

    月如银盘,繁星满天。

    此刻的和宝山上,一片银白。冯远途和戴邵元两人,此刻已经站在了山顶之

    上,而在他们的身旁,三个足有两米的壮汉,站在两人的身旁,目光幽冷。

    冯远途看着三人,腿肚子都有些打哆嗦。

    这可是裁决所的高手,狼人一脉的三大强者,威尔斯,芬恩,马修。三人都是

    金刚不坏顶峰的超绝人物,现在光是站在那里,就充满了浓浓的压迫感。

    “戴邵元,快点解开我们老祖的封印。”

    为首的威尔斯沉声道。

    戴邵元点了点头。

    “我在多年前,布置下转阴蚀元大阵,利用月华阴气,消磨留在这里的封印,

    今天子时阴气最重之际,正是封印消散之时!”

    唰!

    戴邵元长啸一声,双手不断结印,顿时间,整个和宝山顶上,一条条发光的线

    条,出现在地面上,这些线条纵横交错在一起,瞬间构建出一个法阵。

    而在法阵的最中央,一个高足有七米的符箓凭空出现,符箓上的“封”字,燃烧

    着熊熊烈焰,从其中,似乎还能听到狼吼之声。

    “给我破!”

    随着戴邵元的怒吼,在法阵笼罩范围内,银色月光,突然变成了无数闪烁的光

    点,疯狂的向那个符箓汇聚而去。

    过了足有十几分钟之后,符箓上的烈焰渐渐消失,随后只听到咔嚓声不断响

    起,一道道裂纹就出现在了符箓之上。

    嘭!

    猛地一声爆响,整个符箓全都炸裂,一个足有三米高的狼人,缓缓迈步,从虚

    无中走了出来,浑身密布着长长的黑毛,无风自动。一嘴的尖锐牙齿,令人生畏。

    “朱雀,你封禁我这么多年,我一定要杀死你!嗷呜!”

    狼人对月长啸,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向四周辐散而去,掀起了狂风。

    “我的天啊。”

    冯远途仰天看着狼人,整个人都呆了。戴邵元则是目露精光。

    “老祖,您终于出来了!”

    威尔斯三人,激动的跪在了地上。

    狼人看到威尔斯三人,微微一愣。

    “威尔斯,没想到你们三个狼崽子,已经长得这么大了。不错,我今天出世,

    要以华国人的鲜血,洗刷我的耻辱!今夜,我要蹂躏一百个华国处女,泄我心头之

    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