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 第一等保镖
    第二天清晨,陈羽和萧萱儿一起坐上回北都的高铁时,陈羽的脸上还有着浓浓的怨念。

    昨晚和萧萱儿在一起呆了一个晚上,竟然什么也干不了!饶是他是万人惧怕、横压武道界的陈无敌,却没有想到,居然败在了大姨妈手上。

    一旁的萧萱儿,看着陈羽的样子咯咯直笑。

    “小姑娘,你很嚣张啊,信不信回北都我就吃了你?”

    陈羽故意恶狠狠的说道。

    “好哇,你来呀。本姑娘,随时恭候呦。”

    萧萱儿故意凑到陈羽的耳边,一双诱人的粉嫩小唇轻轻挂过陈羽的耳朵,让陈羽整个人都有些触电的感觉。

    “太嚣张了!得找个时候,把这个小妮子给吃了。”

    陈羽心中想到。

    “恩?”

    正在这个时候,陈羽的脸色突然一变,抬起头来,露出了冷笑。

    “知羽,怎么了?”

    看到陈羽的面色变化,萧萱儿有些疑惑。

    “没事,看来是有些不开眼的家伙上门了。”

    恰在此时,列车已经进站,陈羽拉起萧萱儿的手,直接下了车后,就来到了站前广场。

    此时时间尚早,行人离去之后,站前广场都没有什么人。

    “萱儿,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样子么?”

    萧萱儿点了点头,依然是一脸的惊叹。

    “怎么会忘记呢,你当时踏湖而去的样子,好多人都以为是神仙呢。”

    陈羽笑了笑,道:“在这等我,我再去给你表演一次。”

    萧萱儿虽然奇怪,但依然点了点头。

    陈羽看着湖面,顿时一步踏出,整个人如同是流星一般,飞掠湖面。

    “滚出来!”

    对着空无一人的湖面,陈羽一声暴喝,单手并爪,就抓了过去。

    而原本空无一物的湖面之上,此刻突然如同是有面镜子爆碎一般,一个人影骤然闪现而出,脸上还有着浓浓的震惊。

    他虽惊不乱,足下轻点如同是箭矢般,向后掠去,湖水被他踩的不断炸裂,形成重重水幕,遮盖自己的身影。

    与此同时,他的手中,一把银针握在手中,少说也有百根,全部猛地向前一掷,在水幕的遮挡之下,向着陈羽飞奔而去。

    “哼!找死!”

    陈羽丝毫不变,没有任何避让,任凭那些银针打在自己身上,发出乒乒乓乓的声响。一爪依然穿过重重水幕,在那人震惊的眼神中,一下子就扣住了对方的脖子!

    “说,你是什么人!”

    陈羽神色冷漠。

    那人却是冷笑一声。

    “幽魂殿出手,你死定了!”

    说完这话,那人眼睛一瞪,整个人身上竟然发出彩色雾气,随后整个人全都化为了一滩血水。

    陈羽瞳孔一缩,身上龙炎遍布,将那彩色雾气烧的滋滋作响。

    而在他的脚下,大片的死鱼却泛出水面。

    这人竟然以身化毒,要毒死陈羽。

    “幽魂殿?”

    陈羽眼神微眯,不在意的笑了笑,“又要有人死在我的手上了。”

    摇了摇头,他直接几个飞掠,就回到了萧萱儿的身旁。

    “知羽,刚才怎么回事?”

    “没什么,有个小虾米,被我杀死了。”

    离开之后,陈羽刚到学校,就接到了庄兴河的电话。

    “陈大师,您在哪里,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您的帮助。”

    陈羽有些疑惑,以庄兴河的地位,已经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求人帮忙了。

    告诉了庄兴河自己在学校之后,庄兴河立马派了车子前来。直接带到了一个四合院中。

    陈羽看着眼前古朴的四合院,有些惊异。

    在这里住着的,可都是国之重器,过去曾在战场上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人。

    还没有进门,陈羽就能感受到浓浓的军伍气息。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在军队之中一样,规矩分明,有条不紊。

    庄兴河已经在门口等了半天,看到陈羽下车之后,立马迎了上去,握着陈羽的手。

    “哎呀,陈大师,可算是等到您来了。这都急死我了,快进来,我们慢慢说。”

    庄兴河拉着陈羽就往里走。

    “哎,老庄,你是不是老糊涂了,现在也迷信起来了,拉着这么个小伙子喊大师?”

    一个老者正在浇着花,听到庄兴河的话之后,嗤笑起来。

    “去去去,就你嘴厉害,浇你的花去。”

    说完之后,庄兴河就把陈羽给请进了自己的屋子。

    “庄老,你这么急急忙忙的把我请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庄兴河看着陈羽,一脸的郑重。

    “陈大师,我想请您保护一个人。”

    恩?

    听到这话,陈羽愣住了,庄兴河可是知道自己的实力和地位的,竟然想请自己保护人?寻常人哪有资格轮到自己保护?难道是保护最高首长?

    淡淡看着庄兴河,陈羽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我这次请您保护的,是一位孤儿,他被传说中的幽魂殿盯上了。”

    轰!

    陈羽眼中突然精光爆射,今天自己才杀了一个幽魂殿的人,没想到现在就听到了幽魂殿的消息。

    “说给我听听。”

    陈羽淡淡道。

    “这个孤儿叫做暮歌,家里一门三代都是在军队。他的爷爷在开国之战中阵亡了,他的父亲暮天赐,之前也是部队将领,而且是少有的古武高手,后来因为在边疆地区阻止了他国的众多不法活动,最后被人挂到了暗杀榜上,夫妻双双都被幽魂殿的人暗杀了。”

    “而这个暮歌,现在也被幽魂殿的人盯上了,至于原因,暂时还不得而知。”

    庄兴河一把拉起了陈羽的手,目光灼灼。

    “陈大师,暮歌是英雄后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幽魂殿的人杀死啊!现在谁去保护他,我都不放心,只有您亲自出马,才能让幽魂殿的人无功而返。”

    “这个幽魂殿和幽魂者联盟到底是什么关系?”

    陈羽有些疑惑,过去他就曾杀过幽魂者联盟的人。

    “幽魂者联盟只能算是幽魂殿的外围组织,里面的杀手都比较松散,实力也没有特别强,但是幽魂殿的可是一个严密的暗杀组织,其中的杀手全都是世界顶级的杀手,他们也有个称谓:魂使!”

    陈羽点了点头,于公于私,他都不会让幽魂殿的人,去暗杀华国的将门之后。

    “这个任务,我接下来了。”

    庄兴河一听,立马喜笑颜开,道:“好!我现在就带您去见见暮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