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五章 遗迹异变
    “不,这不可能!”

    肖云死死瞪着眼睛,如同见了鬼一般。刚才的自信从容,此刻彻底消失不见了。

    “我们的剑上,都有我们的真元附在其上,别说是人,哪怕是一块精钢,也会被一剑斩断,怎么会斩不开一个人的脖子?”

    鸿舞喃喃自语,眼神中一片呆滞。

    五大世家的众人,此刻已经完全愣住了,心中一片冰冷。尤其是陈玄武等四人,扫了眼司马阴的无头尸身,再看着陈羽那淡漠的面孔,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呵呵,真元?不过是比内力稍微高级点罢了,也敢在我面前卖弄?”

    陈羽脸露讥讽。

    如果说地球上的内力是沙子的话,那么他们所谓的真元,最多只能算是掺了水的沙子,虽然要凝实一些,但是依然不够看。

    可自己体内的,可是修炼皇龙无极道产生的元力啊!那真的比较起来,就像沙子和金刚石相比,岂是他们能够想象的?

    “你们自认为高高在上,但是在我面前,你们和地上蝼蚁也没有什么区别。”

    陈羽挥了挥手中金剑,眼中充斥着不屑。

    “混账,简直狂妄!”

    肖云怒吼道,单手一挥,铁剑瞬间从陈羽身旁飞掠回去,悬浮在两人身旁。

    两人此时看着陈羽,眼中都有一丝震惊。

    “看来必须要动用本命剑丸了!”

    鸿舞语气沉凝,肖云微微一愣,随后就重重点了点头。

    “虽然会让我们元气大伤,但是这个人,必须要杀!剑来!”

    单手一握,肖云和鸿舞同时握住了悬在身前的长剑,而后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狠狠往自己的胸口一插!

    “嗯?这个流岚剑宗竟然有凝练剑丸的方法?看来我倒是小瞧了地球上的修行者。”

    陈羽微微有了些意外。

    两人的行为看似是在自杀,但却不是,他们已经在胸口凝练了剑丸,是全身剑气真元的汇聚,现在一剑插入,等于是用透支剑丸的力量,提高自己的实力!

    但是这属于搏命的招式,对自身的损害极大,一辈子中也只能用个一两次而已。

    插入两人胸口的长剑上,迅速覆盖上了一层银白色的光华,等把长剑拔出体外,两人胸口上竟然诡异的没有流血,而是有银色光芒在其中游动不停。

    唰!

    两人只是随意舞动长剑,顿时两道凌冽无比的银色剑气直接喷薄而出,斩在一旁的地上,砖石翻飞,出现了一条长达几百米,深有十几米的沟壑!

    嘶!

    看到这一幕,陈玄武等人全都是心中恐惧,这种力量,已经超出他们的想象。

    哪怕是军队,在这样的人物面前,恐怕也不够看啊。

    “你,必死!”

    肖云和鸿舞足下一踏,顿时急射而出,奔向陈羽。

    “来的好!”

    陈羽大吼一声,手握升龙剑,迎着两人就冲了上去。他也想看看,释放了剑丸力量的两人,到底有几分实力。

    叮叮叮叮!

    三人瞬间战成一团,升龙剑和两人的长剑在几秒钟内,连碰上千次,无数的花火飞溅而出,落在地上就炸出一个大坑,简直比最绚丽的烟火还要夺目。

    三人不断游走,在广袤的遗迹之中不停掠过,一道道剑气时不时从其中迸发而出,斩在地上就是一道数百米的沟壑,有的剑气洞穿地面,直接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孔洞。

    随着三人的交手,不间断的爆炸声响彻云霄。

    “这,这,这!”

    陈玄武等人看着这一切,已经吃惊的说不出话。

    这样的战斗早就超出了他的想象,饶是他们比一般人更清楚,这个世界不像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但是他也没有想到,人的力量竟然能够强到这种地步。

    “该死的,这小家伙怎么这么强!”

    肖云和鸿舞两人,此刻满脸的惊骇神色。升龙剑上传来的力道,每一击都让两人虎口发麻,这么多年来,他们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物!

    陈羽则是点了点头,这两人用了剑丸之后,实力的确大涨,能让他稍稍用些力气,不过也只是稍稍而已。

    “退!”

    肖云大吼,和鸿舞两人立马极速后退,抛出手中长剑,随后两人手中同时结印,两把长剑立马一震,极速冲向了陈羽!

    “给我断!”

    陈羽一声断喝,举起金剑,自天空斩下,正正砍在两把长剑的中央位置。

    咔嚓!

    一剑而下,两把长剑直接断为两半,断刃激射而出,直接洞穿地面而下,留下一个直径一米看不见底的孔洞,再也不可见。

    噗!

    肖云和鸿舞两人一口鲜血猛地喷出,整个人都萎靡了下来。

    两人透支了剑丸的力量,又运用御剑诀把自己和长剑相连,现在长剑被斩后,两人直接遭受了反噬。

    “我们,竟然败了?”

    肖云和鸿舞两人,此刻全都跌坐在地上,相互看着对方,眼神中有着呆滞,也有迷茫。

    他们一直以华夏唯一正统修真门派自居,这么多年来,隐世不出,暗中扶持五大世家的人纵横华夏,自认为再也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可是现在,竟然输给了一个不到十八岁的小家伙?

    陈玄武等人也是彻底镇住了。

    “连流岚剑宗的人,都败了?”

    噗通,有人看到这一幕,腿脚一软,直接就跌坐在了地上。

    此时此刻,陈羽立在当场,虽然面孔俊美清秀,却如同大魔神一般。所有人都看着他,眼中都有着浓浓的惊惧。

    挥了挥手中金剑,陈羽缓缓朝肖云两人走去。

    “你,你想干什么!”

    肖云心中一惊,立马喝道。

    “干什么?你们不是说我是邪魔外道,要杀了我?现在我自然是要杀你们的!”

    “你放肆,我可是流岚剑宗的人,我的宗门实力可不是你能想象的,你如果敢动我,小心你全家死无全尸!”

    听到这话,陈羽目光一瞪,凌冽的杀机直冲天际,毫不犹豫的一剑力劈而下!

    哗啦。

    鲜血飞溅在鸿舞的身上,她侧着头愣愣看着肖云,就这样在自己身旁被陈羽一剑劈为两半!

    “区区蝼蚁,也敢威胁我?”

    陈羽不屑说道,咧嘴看着鸿舞。

    正要说话之际,整个遗迹的大地突然一阵剧烈抖动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