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三章 你待如何
    看着那道身影,陈玄武震惊的久久无言,一股凉气从他的尾椎直蹿而上。

    “我,我们败了?!”

    浓浓的苦涩充斥在众人的心头。刚才的那一击,已经让他们倾尽全力,但是连让陈羽受伤都不行,传出去有谁会相信?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突然升起浓浓的后悔。

    如果自己没有把陈太一逐出陈家,那么现在陈羽这样的绝世妖孽,早就成为了陈家的靠山,镇压陈家百年气运都没有问题。

    可是现在,自己竟然硬生生地把他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上!

    “吴念之啊吴念之,我真是有眼无珠啊!”

    狠狠锤着地,陈玄武不停的摇头叹息。

    “陈,陈羽,你想要干什么?我可告诉你,我们五大世家超出你的想象,你如果杀了我们这些人,一定会引起大祸!”

    看着陈羽缓缓走了过来,司马阴瞳孔猛缩,哆嗦着说道,他现在宛如受惊的野猫,完全没有了高手风范。

    “大祸?”

    陈羽淡淡一笑,升龙剑向旁边一剑斩下,一颗头颅冲天而起,与之相随的,则是那彪飞的血色!

    司马阴死死瞪着眼睛,那是他司马家的一位老者,实力早已经达到了先天大宗师的地步,在外界称尊做祖的存在,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人人膜拜。

    可是现在,却被陈羽像杀鸡一样,直接给杀了!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来。

    “有什么大祸?哪怕是有大祸,我也能一力压之。”

    陈羽歪着头,嘴角翘起。

    嘶!

    听到陈羽的话,众人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你不懂!虽然你实力滔天,但是我们五大家族的存在,哪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杀了我们,你就犯下了滔天大罪啊!”

    欧阳百恒跌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着说道。

    “哦?为什么这么说?”

    陈羽有了一丝好奇。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陈羽扭头望去,就发现在百米之外的一处残破的矮屋中,竟然有一男一女走了出来!

    两人穿着很奇特,一声青色长衫,身后都背有一把长剑,在袖口也绣了一把剑的形状。

    他们都很年轻,看样子绝不会超过三十岁,但是无一例外的,脸上都有着浓浓的倨傲神色,哪怕是看到陈玄武等人,依然高昂着头,宛如看下人一般。

    嗯?

    陈羽眼神一凝,没有想到除了五大世家以外,这个遗迹中竟然还有人能够进来。

    扫了眼两人背后的矮屋,陈羽心中了然。看来在那里,也有一个传送阵,能够直通这里。

    陈玄武等人看到来人之后,脸色大喜。

    “两位上人,还望救救我等啊!”

    下一刻,让人震惊的事情就发生了!

    在外面叱咤风云的五大世家家主,此刻竟然齐齐向这两人跪了下来!

    而看那一男一女的样子,丝毫不在意,只是淡淡点了点头,坦然受了这一拜。

    “起来吧,我们保你们无恙。”

    “是!”

    五人长舒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再次看着陈羽的时候,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害怕。

    “师兄,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能够遇到一个真正的修行者,我还以为除了我们流岚剑宗之外,这世上已经再也没有真正的修行者了。”

    那个女子上下扫视了陈羽,眼中有一丝意外,不过也仅限于此,并没有把陈羽放在心上。

    在他身旁的男子点了点头,但神色中却又一番高高在上。

    “的确让人意外,不过一个区区散修罢了,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男子说完,就看向陈羽,淡淡道:“不管你是何人,从何处得到修行之法,今天我们既然现身,你就不能再肆意妄为。五大家族的人,你不可再杀。”

    男子语气笃定,有着不容置疑的权威,一双眼睛扫视陈羽,宛如再看一个下等人一般。

    嗯?

    陈羽淡淡皱眉,对两人如此态度很是不满。

    “之前你说杀他们有大祸,指的就是你们?”

    男子轻轻一笑,道:“不错,五大世家是我流岚剑宗选定的世俗力量,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陈羽眼神一眯,男子接着自顾自说了起来。

    “世俗之间,纷纷扰扰,相互之间争斗不休,各种势力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都不得安生。我流岚剑宗作为玄界之门关闭后,留在世俗界的唯一修行宗门,这才选出了五大世家,外以御外敌,内以镇诸强。”

    “而这个遗迹,就是我流岚剑宗为五大家族提供的试炼场,供他们加强实力,只要是表现优异的家族,都会得到我流岚剑宗的丹药、功法的赏赐。”

    “如果你杀了他们,那么以后其他国家的实力就会肆无忌惮地入侵,国内的各大势力也不会安稳,这个责任,你担得起么?嗯?”

    男子冷眼斜扫,逼问陈羽。

    陈羽冷冷一笑,道:“那五大世家如果要杀我,我是不是要伸着脑袋给他们杀?”

    “放肆,你怎么敢这么和肖云、鸿舞两位上人说话!”

    陈玄武怒吼道。

    肖云摆了摆手,看着陈羽笑道:“不错,五大家族所做的功绩很大,自然有些特权。他们想要杀你,那就是你的问题,杀了也就杀了。你不应该反抗。”

    “是啊,正是如此。这个世界实力就是一切,你比他们强,所以他们要听你的话,而我们比你强,所以你要听我们的话。”

    鸿舞轻轻笑了起来,明眸皓齿,十分美艳,但是说出的话却有视人命于无物的轻贱。

    “实力就是一切么?”

    陈羽点了点头,很是赞同。他八百年来一路厮杀,早已经知道这才是颠簸不破的真理,在宇宙修行界中,是真正的物竞天择,强者生存。

    抬起头,看着两人,陈羽笑了起来。

    “既然如此,你们又怎么有底气敢在我面前说出这种话来。”

    两人一愣,随后就齐齐轻笑起来。

    “区区散修,还是不知道我们的厉害啊,我给你个机会,现在跪在五大世家面前,磕满一百个响头,再自废手脚,我可以饶过你的性命,否则的话,你今天就会死在这里。”

    “不错,立马跪下,爬到我面前!”

    “跪下!”

    看到有人撑腰,司马阴瞬间就嚣张起来,大声吼道,司马家的众人也是同样吼了起来,毕竟陈羽可是杀了司马飞昂。

    “聒噪!”

    陈羽眼睛一瞪,直接一剑斩出!一道金光瞬间横掠虚空,司马阴和他身后的几个司马家的人只感到脖子一凉,一条红色线条就出现在他们的脖子上!

    一剑斩过,人头滚滚!

    司马阴的头颅重重摔在地上,直到死的时候依然瞪着眼睛,有着浓浓的不相信。

    “混账!”

    肖云和鸿舞怒声喝到。其他的人则已经彻底被陈羽的手段吓到了。

    陈羽淡淡笑了起来。

    “你看,我杀了他们,你待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