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六章 北都陈家?不配我父亲!
    蹬蹬蹬!

    陈玄武连退三步,死死盯着陈羽,目光中有着浓浓的复杂神色。

    “好,真的好。没想到这个普通的女人,竟然能够生出你这样的种!”

    狠狠紧了紧自己手中的龙头拐杖,陈玄武气得咬牙切齿,恶狠狠地看了眼一旁

    的吴念之。

    陈羽立马一闪,挡在吴念之的身前。

    “普通女人?告诉你们,收起你们的高高在上,他是我的母亲,比你们任何一

    个人都要高贵!”

    陈羽眸光湛湛,四下环顾之际,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和他对视。

    陈太林等人站在陈玄武的身后,看着陈羽的目光中,依然还是满满的震撼,他

    们实在弄不明白,陈羽怎么会有如此地位?

    前来观礼的众多人物,此刻也站了起来,将众人围在中间,眼中又惊又奇。

    他们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尤其是当他们知道,陈羽竟然是如此绝世人

    物之后,全都震得说不出话来。

    “呵呵,竖子狂妄,哪怕这些事情真的是你做的又能如何?我承认,你超过了

    我的想象,但是这里可是北都陈家,还由不得你撒野!今天你们不过只是外人罢

    了,想要回到陈家?不可能!”

    陈玄武冷冷笑了起来,陈羽的态度已经彻底激怒了他,哪怕陈羽在如何绝世天

    才,他也不会让这样的人回到北都陈家当中。

    陈羽轻蔑一笑,道:“陈玄武,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哪只眼看到我要回到北

    都陈家?”

    “哼,如此最好!那你们就安心地看着我北都陈家的继承人仪式。”

    大袖一挥,陈玄武冷声道。

    而这个时候,所有的宾客都已经来的差不多了,众人全都看着陈羽和陈玄武。

    陈羽扫了眼周边众人,淡淡一笑。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就说了,今天这继承人仪式,我不同意。”

    轰!

    一句话出,众人全都炸锅了。围观人群全都窃窃私语起来。

    “喂,他说什么?北都陈家的继承人仪式,他竟然不同意?”

    “我靠,有没有搞错,这可是北都陈家啊,他一个小孩子,再厉害的话,难道

    能和陈家掰手腕?”

    陈太林和陈安两人全都目光一狠,看着陈羽的眼中有着浓浓的杀机!

    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眼看马上就要成为陈家继承人,没想到现在竟然被

    人给否了?

    “哼!陈羽,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么和老爷子讲话?你不同意?你不同意又

    能怎么样,今天我就打得你同意!”

    陈安已经怒火中烧,虽然今天被陈羽震惊了多次,但是他很自信,以自己的武

    道修为,绝对可以拿的下陈羽!

    “那可是陈安啊,听说此人已经是半步先天,在北都年轻一辈中是个大高手!”

    众人很是震惊,但是陈羽却只感到好笑。而在他的身后,叶东来等人都像看傻

    子一样,看着陈安。

    “你们,你们,啊,气死我了!”

    察觉到众人的目光,陈安只感到受到了无穷的羞辱,怒吼一声,直接窜了出去!

    “给我滚!”

    吼声中,陈安犹如下山猛虎一般,右手成爪状,其中利风呼啸,隐隐有一丝淡

    淡的光华要透体而出,充满了威势。

    众人看到这一幕,无不是心中惊骇。

    陈太林和陈玄武都是冷冷一笑,对陈安的表现感到满意,他们北都陈家的威

    严,可由不得一个小孩子挑衅!

    “蝼蚁,滚开。”

    看着冲向自己的陈安,陈羽脸色丝毫不变,只是轻轻一挥手,就如同是挥一只

    苍蝇一般,瞬间一股极其强烈的旋风凭空出现,轰向陈安!

    砰!

    一声闷响,陈安只感到自己如同撞在了一堵无形的墙上,五脏六腑全都一阵巨

    震。他口中不自觉的喷出一口鲜血,立马倒飞了出去,如同一个破麻袋一般,砸在

    了地上!

    而他的那之手,此刻已经完全变形,彻底废了!

    “你让燕婉儿与我订婚,要我倒插门来羞辱我,今天我就废你一臂,让你知道

    天高地厚。”

    一挥衣袖,陈羽目露不屑。

    什么?

    所有人都愣住了。

    只是挥挥手,陈安就飞走了?

    在陈羽的身后,叶东来等人全都讥笑起来。

    “真是无知,陈大师在盘龙江号称陈无敌,连武风雷都被陈大师斩于盘龙江

    上,一个还不到先天之境的小家伙,竟然也敢挑衅陈大师的威严?”

    “啊,陈羽,你该死,你该死啊!我要杀了你!”

    豆大的汗珠从陈安头上低了下来,他捂着自己的胳膊,眼中全是疯狂凶狠。自

    己可是北都的超级纨绔,从来只有他打人,哪有人打他?

    但是偏偏今天,自己竟然被一个从没有看在眼里的杂种给打了,而且是当着这

    么多人的面!

    “哼,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叫嚣?如果不是因为我父亲是陈家人,今

    天,你们一个都别想活!”

    陈羽淡淡说道,一种凶威瞬间让陈安心中一冷,再也不敢多说半句话。

    “好啊,陈羽,你真的很凶啊,在我面前也敢如此放肆!你以为这样,我就会

    让你父亲再次成为继承人?别做梦了!他违背我的意思,娶了一个普通女人,就是

    这点,我就永远不会让他成为继承人!”

    咚!

    陈玄武手中的龙头拐杖狠狠砸下,闷响声中,其陈家家主的威严显露无疑!

    所有人都是暗中点头,陈玄武怎么会因为一个小孩子的话,就退缩呢。

    陈羽逼视陈玄武,嘴角微微翘起。

    “陈玄武,你以为这个继承人之位被我看在眼中?今天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恢

    复我父亲的继承人身份,而是要告诉你北都陈家,我父亲的尊严,我一定要拿回来!”

    “你北都陈家,不配我父亲!”

    轰!

    所有人听到这句话,全都爆发出惊天的喧哗!

    陈太一和吴念之,紧紧相互握着双手,眼中早已经热泪盈眶!

    有儿如此,夫复何求!

    陈羽扫了眼在一旁的陈太林父子,轻蔑一笑。

    “虽然我父亲不做这个继承人,但是就算这样,这两人也没有资格成为继承

    人。有我在这,你们,敢接么!”

    陈羽一步踏出,陈太林父子被吓得连退了十几步!

    “放肆!”

    陈玄武暴吼出声。

    “今天,我就要教训教训你这个小小孙子!”

    唰!

    重达百斤的龙头拐杖,被陈玄武单手横举在胸前,一股令人压抑的气势陡然升起!

    所有人都是一震,陈玄武,要出手了!

    ,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