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九章 磕头拜年
    嘎吱。

    鞋子踩在雪地上的声音响起,清脆悦耳,正如陈太一夫妇此刻的心情一般。

    这是十几年来,他们第二次踏入这里!

    “走吧,穿过这个大院子,里面就是正厅了。”

    陈太一抬头望了望天,紧了紧吴念之的手,缓步向里走去。

    陈羽刻意放慢了自己的步伐,微微落后于自己的父亲,他要自己的父亲,堂堂正正出现在陈家众人的面前。

    对于外界的事情,正厅中的陈太林并不知情,此刻他端着一杯咖啡,轻轻嗅了嗅香气,一脸成功人士的样子。

    在他的身旁,陈太文和陈太勇两家都是谈笑风生,张口而出股市大盘操控,买几栋大楼之类的话,一派指点江山的样子。

    在他们的身旁,陈安等人也从偏厅过来,淡淡陪笑着,每个人都是天之骄子的样子,让人羡慕。

    “二哥,我说他们也快到了吧,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陈太一和吴念之两人,经过这么多年的风霜,到底成了什么样子。”

    陈太文笑嘻嘻的说道,言语间没有对自己大哥的丝毫尊重。

    “哼哼,他们夫妻到了东川以后,听说过的可不好,现在估计苍老的不得了吧,毕竟他们可不像我们,有那么多钱花在保养上。”

    陈太文的老婆一脸讥笑,丝毫不以为意。

    “三嫂说的对,听说他们还把自己儿子弄进了东川的一所贵族学校里,要我说,他们就是打肿脸充胖子,他们生出来的儿子,就算是上了好学校,又哪能和小安他们相比?咯咯咯咯。”

    陈太勇的老婆捂着嘴调笑着。其他人也笑了起来,眼中尽是轻蔑。

    “哎呀,四娘,你可真会开玩笑,那个陈羽怎么能和二哥哥相比?这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泥里好嘛。”

    陈美玲虽然长得不错,但却是一脸刻薄的样子,对陈羽这个素未见面的大哥,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正在众人尽情说笑之际,一阵沉闷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缓缓传了过来。

    这声音似乎踏在每个人的心头一般,让场中众人全都感到心头一闷,脸色微微发白。

    他们抬起头互相望了望,眼中尽是惊骇之情。

    “回来了啊。”

    一声充满苍凉意味的感慨声从门口响起,客厅的大门随机打开,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只是一眼,陈太林等人就全都愣住了。

    “陈,陈太一?吴念之?”

    陈太勇看着眼前如同三十岁的陈太一夫妇,死死瞪着眼,不敢置信。

    其他众人也是一样,尤其是他们几人的老婆,当看到吴念之满头青丝,一脸胶原蛋白的年轻样子,更是惊骇的捂住了嘴,眼中有着毒妇独有的妒忌和阴狠。

    陈羽站在陈太一的身后,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冷冷一笑。

    这些人刚才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这才特意加重了脚步,略施惩戒而已。

    陈太一微微皱起了眉头,看着陈太勇。

    “太勇,你也太没有规矩了,见到你大哥,就是这样称呼的么?嗯?”

    有了自己儿子,陈太一也放下了顾忌,昔日那个高高在上,让所有人都敬畏的陈家大公子,此刻又回来了。

    “我。”

    陈太勇心中一抖,有一丝惧怕,毕竟陈太一是他的亲哥哥,虽然被逐出家门了,但是一看到陈太一威严的样子,他本能上还是有些害怕。

    陈太林看到这一幕,眼神阴沉,但他心机颇深,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既然太一回来了,就赶紧进来吧,今天毕竟是年三十嘛,我们下午一起叙叙旧,晚上一起吃顿团圆饭。”

    陈太林俨然以当家人自居,招呼陈羽一家进来,就像是招呼一个客人一般。

    陈太一看了眼这个二弟,冷哼一声,带着吴念之和陈羽就走了进来。

    落座之后,陈太林介绍了陈安等人。

    陈安、陈斌和陈美玲三人,全都皱眉看着陈羽,对这个便宜大哥有一丝轻蔑。

    尤其是陈安,更是不屑到了极点。

    “太一,今天既然是过年,而且我们又是第一次见到你的儿子陈羽,按理来说,可是要给我们磕头拜年的哦。你放心,我们可都准备好了红包呦。”

    陈太林眼神一眯,阴冷笑着,从怀中拿出一个红包,与此同时其他人也笑了起来,从怀中纷纷拿出红包,在陈羽面前摇了摇,像是在逗狗一般。

    他们相互之间都笑了起来,这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事情,他们的红包当中,每个都包了十万的支票,加在一起,可就是三十万!目的就是为了羞辱陈太一一家。

    陈太林冷冷笑着,对他们来说,这三十万可是无关紧要的,但是对陈太一一家来说,那可是天大的红包。他倒要看看,等会这个陈太一怎么给陈安他们发红包?

    看到这一幕,陈羽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

    这些东西,怎么配受他一跪?

    “拜年?好啊,不过我是大哥,按理来说,也是陈安他们先给我拜年才对,陈安、陈斌、陈美玲,你们三个小娃娃还不过来,跪下磕头?大伯也给你们准备了红包呦。”

    陈太一像变戏法似的,竟然也从怀里掏出了三个红包,在众人面前晃了晃。

    什么?

    所有人都愣住了,没有想到陈太一竟然口气如此之大,他知不知道,给他们包红包的起步价格是多少?

    往年陈玄武给他们的红包,都是六十六万一个的!

    “哦?大哥看起来很有气魄嘛,那也好,陈安,你们三人就给你们大伯磕头拜年。我们的红包是十万,你们大伯的红包想必不会比我们少。你们做小辈的,一定要懂得感恩。这样吧,等会你们把红包拆开看看,每多十万,你们就磕一个响头。”

    陈太林冷冷笑了起来。陈太林能给多大的红包?撑死了也就千把块钱罢了,他就是要当众羞辱陈太一一家,让他知道,在自己的面前,他们一家就是地上的烂泥罢了!

    拿三十万来羞辱陈太一?

    值!

    陈羽眉头一扬,却是淡淡笑了起来。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他们回来之后,这些陈家人肯定会刁难他们。但是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陈安三人在最初的震惊后,俱是冷冷一笑,明白了陈安的意思,当下齐齐来到陈太一的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祝大伯新年快乐。”

    “哎,真乖!”

    陈太一笑呵呵的说道,但是听在他们三人的耳中却异常的刺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