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九章 臣服
    随着伊悬壶的话音落下,整个会场如同是被人定住了一般,所有人全都僵住了。

    咕咚。

    不知是谁咽了口口水,在整个安静的会场都清晰可闻。随后惊天的喧哗声突然响起!

    “卧槽,真的假的,竟然有人能答对一千题!那可是从一万多道题目中随机抽出来的啊!”

    “这怎么可能?就算是姚坤和郑宗鼎,也没有全对,这个陈羽到底是什么怪物,竟然能压他们一头?”

    “不得了,不得了啊,这下子可有的看了!”

    有些人在此之前并不认识陈羽,现在纷纷四下张望,找寻陈羽的身影。当他们看到陈羽时候,更是惊呼出声,没有想到能够力压两人的,竟然是个如此年轻的家伙!

    姚坤豁然转头,死死瞪着陈羽,一脸难以置信。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全部答对?”

    郑宗鼎也是冷冷盯着陈羽,第一次对陈羽有了些重视。

    “没想到区区小年轻,竟然能够在第一关夺得第一?”

    而在高台之上,萧刚和刘景辉互相看了眼,彼此之间,都有一丝震惊。

    “副阁主,这,这是什么情况?”

    萧刚一脸的阴沉,冷冷看着场中那道桀骜的身影,不屑地冷哼一声。

    “不过是答题罢了,第一关只是考验基本功,全都是死记硬背的东西,看来他对这些药材早就已经记下来了,所以才会那么嚣张。但是后面两关可没那么容易,我不信他还能有这样的表现!”

    刘景辉听到这话,心中也有了一丝释然,长舒了一口气,眼中的震惊渐渐消退。

    而在台下,姚坤和郑宗鼎在最初的震惊后,也回过神来,再次冷笑起来。

    他们都以为陈羽不过是靠死记硬背,所以才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罢了,但是接下来的第二关,他们不相信,陈羽还能够有如此成绩。

    “呵呵,小子不错,让你侥幸拿到了第一,但是接下来,考验的可是炼丹的真本事,你可没有那么幸运了。”

    姚坤狞笑着,陈羽瞥了他一眼,淡淡开口。

    “你信不信,有我在这里,你始终要被我压着?”

    什么?

    姚坤一愣,随后立马怒道:“好小子,真是狂妄,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压我一头!哼!”

    大袖一挥,姚坤直接转过头去,不再关注陈羽。开始等着下一关的开始。

    高台之上,伊悬壶深深看了眼陈羽,这才再次开口。

    “好了,现在晋级的这些人,休息两个小时后,准备第二关,现场炼丹!”

    喔!

    众人全都沸腾了,炼丹可是重头戏啊,毕竟能够看到这么多人一起炼丹的机会,可是少之又少,而且在观看的同时,还能够相互比较,对自身的提高,也很有好处,当下每个人都兴奋的不得了。

    刚才被淘汰的那些人立马退了下去,通过第一关的人全都到了休息区,全力恢复精力,准备迎接第二关。

    殷天壑深深看了眼陈羽,随后和身旁的一个长老耳语了两句,那个长老就立马退了下去。

    而萧刚也是同样,对着刘景辉悄悄说了几句,刘景辉点了点头,便离开了高台。

    两个小时过的很快,这段时间中,有人直接把现场的桌子给撤了下去,端上来了许多炼丹的炉子和炭火,在一侧还有十几样药材。

    “好了,通过第一关的人按照编号,到各自的炉前,准备炼丹。”

    随着伊悬壶的一声令下,陈羽等人全都来到炉前。

    “第二关,考验的是你们的炼丹技术,丹道一途,最终证明自己的还是丹药,这里有十五样药材,你们要在两个小时内炼制出回力丹。丹药品质越高,那么成绩就越好。这一关中,只取前十名,现在开始!”

    听到这话,众人心中一抖,没想到眼前的三十几人中,只有十人能够通过,当下微微放松的心全都紧绷了起来。

    陈羽看着眼前的这些药材,淡淡笑了。

    回力丹不过是最低等级的丹药,对他来说,闭着眼睛也能够通过。

    “虽然这炉子和炭火都很劣质,不过也足够了。”

    陈羽扬了扬眉头,炼制回力丹,他并不打算使用龙炎,否则也太过惊世骇俗了点。

    加好炭火,陈羽直接点燃,但是让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轰!

    陈羽刚刚点燃炭火,一声巨响就传了出来。

    本来应该稳定燃烧的炭火,此刻猛地炸裂开,宛如一个小炸弹一般,在炉底爆炸。而那个炉子,也在瞬间就轰然爆碎,如同瓷器一般,四散飞出!

    瞬息之间,陈羽体表浮现出一层罡气,所有的激射而出的碎片全部砸在了罡气之上,没有对他造成半点伤害。

    众人看到这一幕,全都震惊了,大喊大叫起来。

    “卧槽,怎么回事,他的丹炉怎么炸了?”

    “哈哈,这个家伙一直很狂妄,现在丹炉都炸了,我看他还怎么炼丹?”

    “这个家伙运气真是不好啊,竟然遇到了这种事情,哪怕他再能蹦跶,又能怎么样?”

    顾阳云张着嘴,看着眼前的一切,有着浓浓的震惊和担忧。

    陈羽就算炼丹之术再强,可是没有丹炉的话,他又怎么去炼丹?毕竟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啊。

    更何况,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再去给陈羽弄来一个丹炉。

    姚坤和郑宗鼎也是一愣,但是随后就冷冷笑了起来。

    “这样也好,否则真是炼丹的话,你岂不是要被我羞辱?现在退出,你还能保全名声。”

    姚坤说完,就不再看向陈羽,继续开始炼丹。他的手法十分娴熟,让围观众人看的如痴如醉。

    场中,陈羽扫了眼满地的残骸后,抬起头看向高台之上,脸色无悲无喜。

    刚才殷天壑和萧刚的举动,他都看在眼里,现在回头想想,自己的丹炉和炭火应该就是被两人动了手脚。

    殷天壑和萧刚两人全都靠在椅背上,淡淡俯视着台下的陈羽,嘴角不约而同的升起了一道讥讽的笑容。

    在他们的眼中,陈羽不过是个任他们揉捏的小家伙罢了。

    “呵呵,如此情况,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那么狂妄?”

    手指点着扶手,萧刚端起身旁的茶水,惬意地呷了一口,一脸悠然。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从陈羽的脸上,他没有看到有丝毫的愤怒、失望和无奈。那张俊美的脸上只有浓浓的不屑。

    淡淡抬起了手,陈羽冷冷笑了起来。

    “以为这样我就没有办法了?本来不想太过惊世骇俗,可惜啊,你们有眼无珠。龙炎,现!”

    轻喝一声,一道金色火焰突然出现在陈羽的手掌中。

    此炎一出,全场所有火焰立刻小了下去,如同臣子看见君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