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五章 风起云涌
    看到殷伤诧异的样子,顾阳云面色一肃,声音立马低沉了下来。

    “当然要了,那可是九百多块钱啊,我也是看在殷公子出身尊贵,而且当时连鞋都没有了,这才咬牙借出去的!怎么,殷公子难道想要赖账。”

    顾阳云音调立马高了起来,众人听到之后,全都议论纷纷。

    “喂,怎么回事,莫非殷伤欠顾阳云的钱?真的假的?”

    “肯定是真的啊,顾阳云在天医阁是出了名的守财奴,他肯定不会记错的,恐怕真的是殷伤欠了他的钱。”

    “能欠顾阳云九百多块钱,啧啧,果然不愧是副阁主的儿子,要是我们,哪怕是一百块,顾阳云恐怕都不会借给我们吧。但是为什么殷伤要问顾阳云借钱呢?”

    所有人的议论声,殷伤听得清清楚楚,他的脸已经完全黑成了锅底。上次自己从江东分部回来的时候,可谓是凄惨无比,没想到现在顾阳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让他还钱!

    “该死的,我堂堂副阁主之子,竟然会被顾阳云这个家伙弄得这么狼狈!”

    狠狠咬着牙,殷伤一把从口袋中掏出了十张红票子,用力摔在了顾阳云的身前,冷哼一声,就要离去。

    “哎,殷少爷别走啊,我把多的八十一块五找给你啊。你看,我都准备好了。”

    笑嘻嘻地把地上的钱捡起来,顾阳云立马拦下了殷伤,从口袋里掏出了皱皱巴巴的钱,里面还有几个硬币,递到了殷伤的脸前。

    所有人都张着嘴巴看着这一幕。堂堂的副阁主之子,家中的财富是平常人仰望的多,现在却被顾阳云追着找钱?关键是这还不到一百块!

    陈羽嘴角抽了抽,看着顾阳云的样子,彻底无语了。

    殷伤手指着笑嘻嘻的顾阳云,气的乱抖。

    “你,你,你!”

    “呵呵,殷少爷不要激动,我顾阳云算账最是清楚,你欠我的就是你欠我的,但是我也不会多要你一分。这钱你拿着,否则就是败坏我顾阳云的好名声!”

    一脸正气的说完这番话,顾阳云郑重地拉过殷伤的手,把钱放在他手里,满脸真诚地点了点头,转身就回到了陈羽的身旁。

    “啊!”

    殷伤气的暴吼一声,再也没有脸留在这里,立马就离开了。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暗中都向顾阳云竖了个大拇指。

    殷伤离去之后,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中,一把将钱狠狠摔在地上,自顾自的咆哮起来。

    “tmd我是缺这些钱的人么,啊!我tmd随便一晚玩乐的钱,都比这多出十倍百倍!啊,气死我了!”

    殷伤不断暴吼,自诩为风流倜傥的他,被顾阳云弄得已经彻底没有了风度。

    “伤儿,怎么回事,如此大呼小叫?”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突然打开,一个淡淡的冷漠声音传了进来,让刚才还暴怒的殷伤,立马安静了下来。

    随着声音,一个个头不高,但是极有威严的中年人,不急不缓的走了进来。

    此人就是殷伤的父亲,天医阁两大副阁主之一的,殷天壑!

    殷伤立马恭敬地鞠了一躬,道:“父亲,今天我遇到了上次和您提到的陈羽和顾阳云。”

    “哦?”

    殷天壑眉头一挑,有些意外,但随后就淡淡笑了笑。

    “这次丹道大会,我天医阁众多高层都要前来,你遇到他们两人也不奇怪。我和你说过,遇到事情要沉静,像蛇一般,不动则已,一动就要置人于死地。你火候还是不够啊。”

    殷伤心中立马一抖,头深深地下。

    “父亲教训的是,孩儿受教了。”

    殷天壑点了点头,又淡淡开口。

    “虽然上次你和我说过,阮经纶死在陈羽的手中,但是经过我们的宣传,大家都以为阮经纶是死在你的破魔七星针下,而那三人也是为了抓捕阮经纶,这才身死。”

    “而你,也因为这一次的大功,可以直接参加丹道大会最后一轮,你有在秘境中得到的天医阁前代阁主的随身戒指,这一次的丹道大会,将是你和殷家一举腾飞的机会!”

    “至于那个陈羽,不过是你的一块踏板而已,你的眼界,不要被这种小人物给局限了。”

    殷伤一震,心中陡然升起无穷豪气,冷冷笑了起来。

    “父亲说的是,这次我一定会获得丹道大会的优胜!让我殷家成为天医阁的阁主一脉!”

    两人的对话陈羽自然不知道,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只会不屑一顾。

    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都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

    此时的他,正和顾阳云一起,在一处华府之中。

    陈羽淡淡喝着茶,而在他的身旁,则是一脸笑眯眯的刘景辉。当初陈羽成为天医阁的客卿长老,就是他的极力推荐。

    而在刘景辉身旁的主座之上,一个身上贵气十足的中年人则在不停地打量着陈羽,此人就是天医阁的另一位副阁主,萧刚!

    “副阁主,这位就是我和你提过的陈大师。”刘景辉拱手说道。

    萧刚淡淡扫了眼陈羽,并未起身,在他的眼底深处,也有隐隐一丝失望。

    “恩,知道了。你就是陈大师?果然还不错。”

    靠在椅子中,淡淡仰着头,眼前低垂地看着陈羽,萧刚连手都没有动半分。

    他和殷天壑都在争夺阁主之位,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每一分力量对他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助力。

    而刘景辉就是支持他的人,曾向他极力推荐过陈羽。虽然听说陈羽的实力很强,但是看到陈羽如此年轻,他依然不抱太大希望。

    “萧副阁主,不知道你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陈羽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看都没看萧刚一眼,只是淡淡抿了口茶,神色漠然。

    萧刚眉头一皱,对陈羽如此态度有些不喜欢,一直以来,谁见到他不是神色恭敬,哪怕是其他客卿长老见到自己,也是笑脸相迎,但是区区一个小年轻,竟然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中?

    不满的看了眼刘景辉,萧刚还是耐着性子说了起来,不过语气很是冷淡,充满了疏远。

    “不知道陈大师是否知道这次丹道大会的意义?”

    陈羽挑了挑眉,道:“不知道。”

    萧刚深深叹了口气,眼神悠远,道:“这次的丹道大会,可不是那么简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