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四章 赶紧还钱
    客卿长老之间的比试?

    听到这话,周围众人全都瞪大了眼睛。众人看着陈羽的目光中,多出许多的怜悯。更有很多人,露出冷冷的笑容,一脸不屑。

    “真可怜,那可是郑宗鼎啊,一身丹道修为深不可测,这个家伙在他的面前,注定要被虐了。”

    “这就是狂妄自大的下场,像这种人就应该被好好教训教训!”

    “这个家伙如此年轻就成为了客卿长老,当然傲气了,但是在郑宗鼎的面前,也要知道自己的分量啊,一味的狂妄,最后只能自取灭亡!”

    众人议论纷纷,但是没有一个人看好陈羽,毕竟在他们眼中,陈羽实在太年轻了,而丹道修为最需要时间的积累,陈羽在郑宗鼎面前,怎么可能取胜?

    顾阳云却是着急起来。

    “哎呀,郑长老,你怎么不听我的劝告呢,等会你被陈大师虐了,面子上可挂不住啊。”

    “我怎么会输!你走开,小子,你敢不敢和我比试!”

    郑宗鼎简直要气炸了,一把将身前的顾阳云赶到一旁,怒气冲冲地看着陈羽。

    从没有人,敢如此蔑视他!

    面对如同愤怒公牛一般的郑宗鼎,陈羽却是一脸的云淡风轻,嘴角隐隐有一丝不屑的笑容。

    “比试?也可以,既然你想要找虐,那我就满足你。怎么比试你说吧,反正你也是输,也好让你心服口服。”

    不在意的挥了挥手,陈羽瞥了眼郑宗鼎,如高高在上的天神,看一只蝼蚁的挑衅一般,十分不屑。

    郑宗鼎简直要气炸了,从来都是他让别人,没想到这次竟然被一个他眼中的小家伙如此看不起。

    周围众人全都诧异的看着陈羽,没有想到陈羽竟然如此的强势。但随后他们就全都一脸嘲讽,暗叹陈羽太不自量力。

    众人都在等着看陈羽的笑话。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人群突然骚动起来。

    “快看,殷副阁主之子,殷伤来了!”

    随着一声惊呼,殷伤从远处走了过来。陈羽有一丝意外,没有想到自己刚来就看到了这个“熟人”。

    “怎么回事,你们都围在这里做什么,我天医阁的人要有风度,你们围在这里,像是在菜市场一样,成何体统?”

    殷伤看着围拢在一起的众人,眉头深深皱在一起,脸色有一丝不悦。

    他身旁的人立马有人告诉他,郑宗鼎就在这里。

    “哦?郑大长老也在这里?而且还被人挑衅了?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如此目无尊卑!”

    穿过围拢的众人,殷伤就看到郑宗鼎正怒气勃发,看着在他面前的两人。由于陈羽两人都背对着自己,殷伤虽然感觉眼熟,但是第一时间没有认出来。

    “郑大长老,许久不见,家父非常想念您呢。今天到底是谁这么不开眼,竟然敢惹您?您放心,有我在这里,一定会让所有人都知道您的威严。”

    殷伤客气的说道。自己父亲现在正在争夺阁主的关键时期,郑宗鼎虽然只是客卿长老,但是实力却极强,如果有他的帮助,那自己父亲这边的实力就又多一分。

    他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讨好郑宗鼎的机会。

    但是郑宗鼎还没有说话,顾阳云却发出了一个惊喜的声音。

    “哎呀,殷少爷,没想到我们一来就遇到你了。”

    顾阳云不停搓着手,一脸的局促。

    刚才还高高在上的殷伤,死死看着顾阳云还有他身旁的陈羽,蹬蹬蹬连退了好几步,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怎,怎么是你们!”

    陈羽淡淡笑了起来。

    “殷伤,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轰。

    陈羽一句话,却让殷伤心中翻江倒海,之前在江东分部的惨痛经历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陈羽那无敌的样子也恍如昨天一般,让他感到一阵恍惚。

    那可是连阮经纶都能轻松杀死的存在啊,他竟然敢在这种人面前张狂?

    咕咚。

    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殷伤勉强挤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看到这一幕,郑宗鼎微微有些疑惑。

    “殷少爷,你认识这两人?如果他们是你的朋友,我倒是可以看在你殷家的面子上,不再和他们一番见识,只要他们向我鞠躬道歉,我可以原谅他们的不敬之罪。”

    郑宗鼎捋了捋胡子,高昂着头,一副大气的样子。

    众人都是眼神一亮,暗叹郑宗鼎不愧是客卿大长老,竟然如此宽宏大量,相比较而言,陈羽则实在是太狂妄了,让他们深深鄙视。

    但是殷伤心中却咯噔一下,脸色极为难看,心中泛起浓浓的苦涩。

    不再一般见识?你怎么知道,在你对面的人,可是连阮经纶都能杀死的强者啊?这种人物,又怎么会低头向你道歉?

    殷伤直想抽自己几个耳光,没事凑什么热闹?现在好了,自己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时间非常纠结。

    突然他眼睛一转,立马有了办法,凑到郑宗鼎的耳朵旁,悄悄耳语着。

    “郑大长老,丹道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到时候可是群雄汇聚,如果在那个时候,您以无敌身姿击败他,岂不是更好?现在就算您能击败他,也会让别人说您是以大欺小啊。”

    听到这话,郑宗鼎一愣,随后就点了点头。

    “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好,我就让他们再安稳一段时间,等丹道大会正式开始之后,我再让他们知道,我的威严不容冒犯!哼!”

    重重哼了一声,郑宗鼎怒气冲冲地看了眼陈羽和顾阳云,这才大袖一甩,转身离去。

    呼。

    看到这一幕,殷伤长舒了一口气,如果陈羽和郑宗鼎现在真的起冲突了,那自己夹在中间,还真的不好办。

    而且自己为了找回上次的面子,杀手锏可还没有准备好,也还需要时间,暂时不能得罪陈羽。

    “就让你们再嚣张一会吧,等到丹道大会上,我就让你们都知道,这天医阁到底谁说了算!”

    殷伤眼中厉芒闪过,狠狠地握了握拳,有一丝无敌的自信。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顾阳云一脸笑嘻嘻地走到殷伤的身旁,还不停地搓着手。

    “那个啥,殷公子啊,上次我借给你的那九百一十八块五毛钱,你看现在是不是能还我啊?呵呵。”

    咯噔!

    原本自信飞扬的殷伤,突然一愣,呆呆地看着顾阳云,道:“你,你真的要这钱?”

    他之前只是把顾阳云的这句话,当成是个调侃罢了,没有想到,顾阳云见到自己的第一面,竟然就是要他还钱?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着殷伤,眼神诧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