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三章 客卿大长老
    “陈大师,天医阁的总部非常隐秘,这次的丹道大会就是在天医阁的总部,天医山上举办的。我们驾车前往那里,需要两天的时间。”

    在一辆豪车之上,顾阳云向陈羽解释道。

    这次的丹道大会,陈羽没有带叶无双等人来,而是和顾阳云一道,从东川出发,直接开车前往。

    “哦?天医山?怎么没有听过。”陈羽有些疑惑。

    顾阳云却是淡淡笑了起来。

    “陈大师有所不知,这天医山并不像那些名山大川,举世闻名。它不过只有几百米高,但是自天医阁兴盛以来,它就一直是我天医阁的总部。至于原因嘛,是因为这天医山非常神奇,山上药材繁盛,而且还有一处秘境可以让人修行。”

    听到这里,陈羽的眼神微微亮了起来。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够听到秘境。说不定其中有些可以让他提升实力的东西。

    现在他已经是淬体境极致,想要再往前一步,已经非常之难,原本他就想要去找一些人迹罕至的险境,寻求突破的机缘,没想到这次的丹道大会就有这样的地方。

    看到陈羽感兴趣的样子,顾阳云又解释起来。

    “据传天医阁的秘境中,有历代天医阁前辈的传承,如果谁有幸能够得到,那么就能够一飞冲天,丹武双绝,成为绝对的强者。不过这只是个传说罢了,陈大师权当笑话听听就好了。”

    “每次的丹道大会优胜者都有很好的奖励,而且还能够进入秘境中修炼三天,据说那里可是有很多机缘。所以陈大师您一定要把握这次的机会啊。”

    顾阳云说道,他对陈羽有信心,只要陈羽出手,一定能够一举获胜。毕竟陈羽拿出的那些丹药,随便哪一样,可都是当之无愧的神丹。

    陈羽却毫不在意,所谓的奖励,还不在他的眼中。只有那个秘境让他很感兴趣。

    两人一路疾驰,经过两天时间,终于到达了天医阁的总部,岭云省的天医山。此时的总部,已经有很多人到了。

    天医山虽然不高,但是山顶上却很是广阔,一片占地极广的广场周围,坐落着十几座气势恢宏的建筑,再远一些地方,则是宿舍区。而在广场中央,一座天医阁的石碑之下,有一座巨大的铜炉,静静摆在那里,充满了沧桑之感。

    而到达的众人,就分散在广场上,三三两两聊着天。

    “陈大师,那就是天医阁的镇阁之宝,神医造化炉。”

    听到顾阳云的解释,陈羽淡淡点了点头,道:“还不错,勉强可以。”

    这个铜炉比之江东分院的要好上不少,但是在陈羽眼中,也不过如此罢了,毕竟以他的眼界,还看不上这些东西。

    顾阳云摇头苦笑,这铜炉可是让多少人眼红,据传用此炉炼丹,能够生生提高两成的成功率,但是在陈羽眼中,竟然只是勉强可以?

    “这是哪里来的小家伙,竟然如此狂妄,说这神医造化炉勉强可以?你家长辈是谁,我倒要看看,是哪位高人座下,有你这样狂妄的家伙。”

    一个呵斥声响起,随后一个穿着贵气的老者,背负双手缓缓走到陈羽面前站定,看着陈羽的目光中,有一丝高傲和厌恶。

    那声斥责,让周围的一些人也把目光投向这里,看着陈羽和那个老者。

    淡淡皱着眉,陈羽看着这个一头白发梳得一丝不苟的老者,有一丝疑惑。

    “你是什么人?”

    那老者冷冷一笑,轻轻扶着山羊胡,道:“老夫乃是郑宗鼎。”

    嘶!

    众人听到这个名字,纷纷倒吸一口凉气。看着郑宗鼎的目光中,有着一缕敬畏和仰望。

    顾阳云手掌一抖,目光震惊地看着郑宗鼎。

    “什么,你竟然是郑宗鼎!”

    看着顾阳云的样子,陈羽疑惑更重,问道:“顾阳云,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是谁?”

    听到陈羽的话,其他人全都愣愣的看着陈羽,不敢相信陈羽竟然会这样不客气。

    听到陈羽的称呼,顾阳云眼睛一瞪,气的声音更大了。

    “放肆!无礼小辈,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哪怕是你家长辈,见了我也不敢如此无礼!”

    陈羽眼神一眯,眼角溢出淡淡寒芒。

    顾阳云苦笑起来,小声在陈羽耳边解释起来。

    “陈大师,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他是八位客卿长老中资历最老,也是实力最强的人,一身丹道修为非常厉害,而且本身也是先天大宗师之境。哪怕是天医阁主见到他,也礼遇有加。所以他又被人称为客卿大长老。”

    郑宗鼎也听到了顾阳云的话,冷哼一声,道:“一个小家伙,既然来参加丹道大会,那就是你的福分,不仅不知道敬畏,还满嘴胡言乱语,真是朽木不可雕!”

    但是顾阳云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郑宗鼎死死瞪起了眼睛。

    “陈大师,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毕竟郑宗鼎和您一样,也是客卿长老,而且今天又是丹药大会,您就放了他吧。”

    陈羽淡淡点了点头,毫不在意看了眼郑宗鼎,挥了挥手道:“这样的小虾米,我的确没有什么兴趣,只要他不惹到我,放过便放过了。”

    死寂!

    周围的人全都长大了嘴巴,愣愣看着陈羽和顾阳云,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这两个人,竟然敢这么和郑宗鼎说话?那可是连阁主都要礼让三分的人啊。

    “你,你们说什么?客卿长老?放过我?”

    郑宗鼎指着自己的鼻子,看着陈羽和顾阳云,愣愣问道。

    这是第一次,有人敢如此和他说话,而且还是一个小小的年轻人。

    顾阳云连忙走到郑宗鼎身前,一把拉住郑宗鼎的手,生怕他惹到陈羽,毕竟他可是知道陈羽的脾气,那可是动辄就杀人的存在!

    “郑长老,我是江东分部的顾阳云,我可都是为你好啊,这位陈羽陈长老,也是最近才成为客卿长老的,很恐怖的,你千万不要惹到他发怒啊。”

    “你,你,你!”

    看着一脸真诚的顾阳云,郑宗鼎懵了。随后他就感到脸上很烫,那是因为血液大量汇聚到脸上造成的。

    一种无边的羞辱感让郑宗鼎脸色涨的通红。

    一把甩开顾阳云的手,郑宗鼎怒吼起来。

    “简直笑话!区区一个小屁孩,怎敢和我相提并论!我要和他比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