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二章 丹道大会开始
    “你,你想干什么?”

    燕婉儿连连向后退去,陈羽给她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这种让人臣服的气势,哪怕是她父亲燕鹏,甚至是陈玄武,都不曾给过她。

    “干什么?”

    陈羽冷冷一笑,看着惊恐的燕婉儿,嘴角渐渐扬起。

    “你不是自认为容貌姣好,想要帮助陈安来羞辱我和我父亲么?你这种破鞋,我虽然不屑于杀你,但是却不能没有惩罚。”

    陈羽从手中捏出一枚丹药,轻轻一指隔空点出,燕婉儿的嘴就不自觉的张开了,陈羽手指一弹,那枚丹药,就直接被燕婉儿吞到了肚子里。

    “咳咳咳,你给我吃的什么!”

    燕婉儿恐惧的问道,生怕陈羽给她吃了什么毒药。

    “这是逝颜丹,等会你自然会知道它的功效。”

    陈羽说着,逝颜丹和驻颜丹一样,都是陈羽炼制的丹药,所不同的是,驻颜丹能让人容颜常驻,但是逝颜丹却正好相反,能让人的容颜直接老去五十岁!

    就在陈羽说完的时候,燕婉儿突然高声尖叫起来。

    “小姐,你!”

    赵老看着燕婉儿,话刚说了一半,就生生被截断了!

    在众人眼前,燕婉儿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慢慢老去!

    一丝丝皱纹不断出现在她的脸上,原本乌黑秀丽的头发,此刻渐渐灰白起来,光洁白皙的手,皮肤渐渐枯燥,出现老人特有的老年斑。

    不过片刻时间,原来还是美人的燕婉儿,此刻就像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一般,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靓丽。

    “啊,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燕婉儿发抖地问道。

    陈羽眼睑低垂,转了转手指,一脸淡漠。

    “对我不敬,我就夺你容颜芳华,以示惩戒。不知道你现在的这个样子,陈安还愿不愿意再和你翻云覆雨?”

    陈羽一脸笑意,但是眼底深处却是浓浓的冷意。妄想给自己戴绿帽子?他陈无敌的威严,岂是这样一个婊子能够冒犯的?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全都怔住了。之前陈羽送给叶无双驻颜丹的事情,还让他们感到惊奇,没想到现在,弹指之间陈羽就让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变成了一个老人?

    这种手段,简直如同仙人一般!

    赵老看着燕婉儿的变化,心中不断冒出寒气,眼中全是惊恐。

    “陈羽,我要你死,我要你死!你等着,燕家和陈安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们不要看我,不要看我!”

    已经歇斯底里的燕婉儿,捂着自己的脸大声尖叫道。

    “哼,你放心,再过不久之后,我要你燕家和陈安父子,都生不如死。今天的不过是小惩大诫,等我去到北都,你们一个都不要想逃。”

    一句话,就让暴怒的燕婉儿,心彻底凉了下来。

    “你,你是魔鬼,是魔鬼!”

    燕婉儿颤抖地说道。

    陈羽随意挥了挥手,道:“滚吧,告诉北都的那些人,陈无敌就要来了,让他们好好等着吧,等着臣服在我的脚下吧。”

    赵老扶起已经要崩溃的燕婉儿,深深看了看陈羽,这才脚步沉重地离开东方上境。

    他的心情很沉重,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充斥在他的心中。

    “此子若不死,未来的北都一定会被搅得天翻地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老和燕婉儿狼狈退去,他们没有想到,这次的东川之行,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此间事了,当天晚上,陈羽就接到了自己父亲的电话。

    “喂,小羽,那婚事怎么样了,如果你不愿意,哪怕是顶撞老爷子,我也会辞掉了,我的儿子,可不是他们的工具。”

    听到这话,陈羽心中一暖。

    “爸你放心吧,婚事我已经推掉了,你们安心去旅游,等到年关之际,我们再去北都,见一见那高高在上的北都陈家家主,陈,玄,武。”

    陈羽嘴角冷笑,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更是一字一顿,有着浓浓的冷意。

    电话那头沉默许久,才道:“北都陈家的水很深,你斗不过的。”

    陈羽一愣,听出了自己父亲的无奈。

    他笑着说:“爸,哪怕那是万里幽冥,你儿子都能来去自如。那里的水对我来说,不过是个小水洼罢了。你就不要担心了,好好和妈去旅游吧,你的儿子,很强,非常强!”

    电话那头,短暂的沉默之后,突然爆发出哈哈大笑。

    “好,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去北都,让他们看看,陈家真龙不在北都,而在东川!”

    和自己父亲又随意闲聊了会,陈羽这才挂断了电话。

    此刻已然是深夜,陈羽战在别墅的露台之上,月如银勾,繁星满天。陈羽背负双手,仰头看着星空深处,眼神深邃。

    “不过是小小的北都陈家罢了,你们欠我父亲的,等着我来和你们一一清算吧。”

    第二天,在北都的一处异常豪华的庄园中,几个人正坐在院落中,晒着太阳,品着茶。其中以一个老者为尊,众人都围坐在他的身旁。

    “爸,这是我特意让人买来的顶级凤凰羽红茶,价值上百万,你看看如何。”

    一个中年人笑着说道。

    “是啊,爷爷,爸为了买这茶可花了不少心思呢。”在老者的另一旁,一个年级约莫20来岁的人说道。

    这所庄园名为陈氏庄园,而老者正是北都陈家的家主,陈玄武!

    在他身旁的,就是陈太林和陈安!

    陈玄武点了点头,轻轻呷了一口茶水,道:“的确不错。太林你有心了。”

    陈太林和陈安面色一喜,陪着陈玄武不断品着茶。

    “爸,五大家族的大比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开始了,可是我们陈家现在还没有定下来继承人的事情,您看?”

    陈太林笑着说道。

    陈玄武淡淡品着茶,头都没有抬起来。

    “我懂你的意思。自从太一被我废了继承人的位置后,一直是你在操持着陈家,现在也的确该给你个名分了。这次年关的时候,把太一一家喊来吧,也该宣布你的继承人身份了。”

    陈太林和陈安对望一眼,有着浓浓的喜色,道:“好的,爸。虽然大哥他离家这么多年,但毕竟是我的哥哥,我会安排人去请他来观礼的。他们一家一直在北都,想必过得也不算太好。”

    “就是啊,爷爷,这次您还大发慈悲,给大伯的小孩安排了燕家的亲事,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法外开恩了,以后他们一家可以过得衣食无忧了。”

    陈安笑嘻嘻地说道,但是眼里却满是嘲讽。

    “这不过是我废物利用罢了,太一取了一个什么价值都没有的女人,不能给我陈家带来任何的价值,那最起码,让他的儿子,给我陈家拉拢一个势力来,不然要他们有什么用处?”

    陈玄武眼皮垂着,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陈太林和陈安连忙表示赞同,三人继续闲聊着,对陈羽一家丝毫不在意。

    时间飞快,十几天后,顾阳云来到陈羽这里,邀请陈羽出发。

    丹道大会,终于要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