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五章 嚣张的沈飞
    仿佛是在验证陈羽的猜想,沈飞直接从兜里掏出了一把东西,在贺伟和赵朵面前晃了晃。

    “在老子面前,你强个蛋。看到没有,啊,看到没有,这是八个套,最大号的!今晚我和洛洛姐都要用掉,你行不行?!”

    哗啦!

    贺伟和赵朵死死瞪大着眼睛,看着沈飞,嘴长得都快脱臼了。

    陈羽一手捂着额头,只感到整个天空都是一团黑线。

    自己的这个兄弟,竟然用这么奇葩的方式来打脸贺伟和赵朵,也是没谁了。

    梁洛洛看到沈飞掏出的东西之后,也是一双美眸睁的大大的,随后整个脸颊就通红一片,小手在沈飞的腰间狠狠一拧,疼的沈飞龇牙咧嘴的。

    但是沈飞却爽的不得了,尤其是看到贺伟和赵朵那如同便秘的脸之后,简直爽歪歪。

    “和我比?你算老几?老子分分钟碾压你。”

    沈飞昂着头,鼻孔对着贺伟,说不出的嘚瑟。

    自从被陈羽领上修行路之后,沈飞的身体素质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他有信心,一晚八次不是梦!

    贺伟看着沈飞,只感到自己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这种事情可是男人最在意的,现在沈飞竟然当着梁洛洛和赵朵两人的面,这么质问自己。

    这两个女人,一个是他以前苦追不得的,一个是他的现女友,在他们面前落了面子的话,他简直要发狂。

    本想反驳两句,但是一想到自己最多两次的悲催样子,他就提不起勇气来质疑沈飞。

    沈飞洋洋得意,鼻子都快翘上天了。

    “怎么样,怎么样,告诉你们,今晚我和洛洛姐就会在这里最好的房间里翻云覆雨,羡慕死你们,哈哈。”

    如果沈飞有尾巴的话,那他此刻一定已经翘上天了。

    赵朵听到这话不乐意了,不屑地撇了撇嘴,道:“呦,大话谁不会说?现在说的好听,这里最好的房间可是在顶层,顶层可是这间酒店主人独享的。你们有什么资格去住?”

    听到这话,本来已经有些丧气的贺伟,此刻双目一闪,立马又喊了起来。

    “不错,你刚才说的不过是大话而已,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东方上境可都是陈无敌的!你要住最好的房间?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

    贺伟和赵朵两人,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吸引了几人的注意力。

    “他凭的就是我。”

    陈羽扫了眼贺伟和赵朵,淡淡开口。

    “呦,你又是哪根葱呀,还凭的就是你,难不成你还是传说中的陈无敌?”

    赵朵哼了口气,不屑地看着陈羽。

    “呵呵,陈无敌那是何等人物,他怎么可能是陈无敌?”

    贺伟摇着头,一脸讥讽。

    沈飞看着自以为是的两人,忍不住怼了起来。

    “果然是一对瞎子,难怪你们两个人能在一起。”

    “你说什么!”

    赵朵尖叫道。

    沈飞上下扫了眼赵朵,啧啧叹气。

    “和洛洛姐一比,你差远了。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们!”

    沈飞单手一挥,指着陈羽。

    “在你们面前的,就是陈无敌!东方上境的主人!”

    贺伟和赵朵两人瞪着眼睛,突然爆发出大笑。

    “哎呦,梁洛洛,你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个奇葩,不知道说大话会死人的么。”

    贺伟和赵朵都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阿伟,小朵,你们在干什么,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两人笑的正欢,贺伟的父亲贺久走了过来。

    “呵呵,爸,我们遇到了“陈无敌”,正在和他聊天呢。”

    贺伟斜眼扫了下陈羽,故意说道,语气中满是轻佻。

    “是啊,贺叔叔,我们有幸见到了陈无敌,自然要好好和这位小哥聊一聊了。”

    赵朵捂着嘴说道。

    “混账!”

    贺久一声暴吼,让之前还神色轻松的两人,全都是心中一惊。他们诧异的看着贺久,不明白为什么贺久那么大火气。

    “陈大师的名头,哪是你们可以随便喊得,现在还不快给我道歉!”

    贺久简直要吓死了,刚刚他没有注意,陈羽竟然也在这里,贺伟和赵朵没有见过陈羽,但是他不一样,他可是亲眼见过陈羽的无敌身姿。

    就算是他,在陈羽面前都是胆战心惊,说话的时候都有很大的压力,没想到自己儿子和这个赵朵,竟然敢用这么随便的口气和陈羽说话,简直是找死!

    “什,什么?这小子是陈无敌?”

    贺伟呆住了,愣愣地看着陈眼中难以相信。

    啪!

    贺久狠狠一巴掌把贺伟打倒在地,心里简直要把贺伟骂死了。

    “败家东西,你竟然还敢这么和陈大师说话,你是不是想死!”

    贺久咆哮起来,也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

    “陈,陈大师,两个小辈无知,如果冲撞了您,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他们吧。”

    贺久深深弓着腰,声音颤抖,额头上一片冷汗。

    对于陈羽的手段,他太清楚了,刚才他和其他人还在谈论之前发生在大厅中的事情,没想到转眼间,自己的儿子竟然就冒犯了陈羽。

    “他倒是没有冲撞我,不过他倒是冲撞了我的兄弟和我兄弟的女人。”

    陈羽淡淡笑着,眼中却是一片冷意。

    贺久心中一惊,立马一脚把贺伟踹到了沈飞的面前。

    “你个混账,还不给陈大师的兄弟道歉!”

    贺伟此刻心中简直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过,万万没有想到,梁洛洛竟然是陈无敌兄弟的女人,早知道这样,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来找茬啊。

    这个时候,赵朵的父亲也过来了,当他听贺久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气得一巴掌把赵朵扇倒在梁洛洛的面前。

    “跪在陈大师兄弟面前,自扇耳光,什么时候陈大师发话了,你们什么时候停!”

    陈羽看着两人的表演,内心毫无波动。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子女罢了。

    “算了算了,我可不想因为两只小跳骚影响到心情。”

    沈飞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贺久却是如获大赦,立马带着贺伟和赵朵离开了。

    沈飞转过头,看着梁洛洛,一脸扭捏的笑容。

    “那个,洛洛姐,你看我套都拿出来了,今晚那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