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杀你如杀鸡
    “不可能,我殷家破魔七星针,专克你的功法,怎么可能没有效果!”

    殷伤大声咆哮,额头上的青筋,都因为太过激动而不停跳着。

    执法堂的三人,也是瞳孔一缩,没有想到刚才他们的攻击竟然完全没有效果。

    而顾阳云更是吃惊地瞪着眼睛,没有想到阮经纶正面中了破魔七星针,竟然一点事情没有?

    他消失的这些年,竟然已经如此强大了?

    顾阳云不禁留下了一丝冷汗,但随后他就一震,立马转头看向陈羽。

    原来陈大师早就看出来了,难怪在刚才他摇了摇头。

    想到这里,顾阳云心中对陈羽越发佩服。

    阮经纶看着殷伤,如同看一个白痴般。

    “无知小儿,哪怕是当年你父亲对付我的时候,也是在那么多长老的合力下,才把我打伤,这些年来我得到上古蛊术残卷,早已经修炼有成,你殷家的破魔七星针,在我眼中不过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罢了。”

    “现在我就先杀了你,收回当年的一些利息!”

    谈话间,阮经纶就走向了殷伤。

    “放肆!”

    执法堂的三人看到这一幕,立马站了出去,眼神不善的看着阮经纶。

    原本被阮经纶吓到的殷伤,此刻突然又有了底气,有三位先天大宗师在此,再不济也能和阮经纶打个平手!

    阮经纶一愣,道:“区区三只蝼蚁,也敢在我面前叫嚣?我纵横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给我滚!”

    说着,阮经纶直接出手,三道乌光直接奔向三人。

    三人眼神一凝,齐声大吼,一身澎湃的内力,轰然击出,和三道乌光猛烈相撞。

    砰!

    一声巨响,双方的攻击直接在空中炸裂开来,地面层层翻卷而起,一个直径有十来米的大坑赫然在列。

    看到此一幕,殷伤微微松了口气,看着阮经纶笑道:“你也不过如此,想要杀我?你还不够资格!”

    但是一旁的陈羽眼中却有着浓浓的讥讽,冷冷说道:“真是白痴,临死而不自知。”

    顾阳云一愣,道:“陈大师,刚才他们不是打成平手了么?”

    陈羽淡漠说道:“哪里是平手?执法堂的三人已经中了蛊毒,命不久矣。”

    什么!

    听到这话,顾阳云立马看向阮经纶,眼神震惊。

    阮经纶此时冷冷笑了起来,道:“不够资格?今天在这里,我杀你如杀鸡一般轻松。”

    殷伤不屑地笑了起来,道:“连我的三个手下都打不赢,还敢说这种大话?”

    但是阮经纶只是冷冷一哼,道:“他们三人,已经是死人了。”

    什么?

    殷伤一愣,还没有说话,就突然听到自己这边三人惨叫了起来!

    转头望去,只一眼,殷伤就瞳孔一缩,头皮发麻,一种极致的恐惧瞬间抓住了他的心脏。

    在他的面前,原本气势沉凝的三人,此刻突然倒在地上不住哀嚎。

    他们的身体,全都变得漆黑一片,皮肤之下,似乎有虫子在钻来钻去,让皮肤不停的鼓动,除了他们的哀嚎声之外,从他们的身体中,隐约还传出咔嚓咔嚓的声音,似乎正有虫子在他们体内咀嚼血肉!

    三人再也不复刚才的巍峨气势,在地上不停打着滚。

    “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凄厉的惨叫让所有人都是头皮发麻,心中寒气大盛。

    “这,这就是上古蛊术么?”

    顾阳云喃喃说道,心中已然感到无穷寒意。

    赵韵等女子,看到这一幕,更是有着无穷惊恐,死死抱着陈羽的手臂,止不住的颤抖。

    场中唯有陈羽一人,依然面不改色,淡淡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在别人眼中,这样的场面实在太过血腥残酷。但是他在征战星空之际,看到的残酷画面,比这要超出千百倍,根本无法让他感到恐惧。

    三人的惨叫声越来越低,直到最后,地上除了三人的衣服和一副空空的皮肤之外,三人的血肉骨骼,竟然全都没有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几个黑色的小甲虫,从皮肤的孔中钻了出来,回到了阮经纶的衣袖当中。

    嘶!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过恐怖,三个大活人,而且还是先天大宗师,竟然被几只虫子吃的点滴不剩!

    阮经纶看着已经彻底呆住的殷伤,淡淡笑了起来。

    “怎么,刚才不是说我们没有资格么?现在我有没有资格杀你?”

    轰隆!

    殷伤浑身一震,看着阮经纶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随后在众人的目光中,他竟然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不停磕着头。

    “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求求你。”

    不过短短片刻,殷伤的额头就已经磕破了,但他丝毫不敢停,这三人是他最大的依仗,但是竟然连片刻功夫都没有坚持到,就变成了这幅惨样,实在是吓破了他的胆子。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如同哈巴狗一般的殷伤,阮经纶放声大笑。

    “殷天壑啊殷天壑,你也是一个枭雄人物!生出的儿子,怎么是这样的一个草包,哈哈哈哈。”

    听着阮经纶的嘲讽,殷伤不敢露出一丝不满。

    众人看到这一幕,也是心中发寒。

    阮经纶的手段实在是太过惊人,只是互相对了一招罢了,竟然就杀了三个先天大宗师,如此手段,简直诡异万分。

    “陈,陈大师,这个人实在是太恐怖了,您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啊。以您现在的地位身份,未尝不可以和他谈一谈,真是惹得他不高兴,就算您武学通神,也抵不住他的旁门左道啊!”

    顾阳云焦急说道。

    一旁的孙若灵看到这一幕之后,脸上已经绝望,看着陈羽的目光中,突然浮现无限温柔。

    “陈羽,这辈子能够认识你真好,你要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和他对抗。”

    虽然孙若灵知道陈羽强大无比,但是现在他也不认为陈羽能够救她,毕竟对方的手段实在太骇人了。她唯一的担心,就是陈羽会为了救自己,而搭上性命。

    众人的目光中,神色复杂,陈羽看了眼众人之后,却是淡淡一笑,脸上有着对阮经纶的深深不屑。

    “不过是修炼了上古蛊术残卷罢了,我杀他,如同杀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