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南疆毒士
    陈羽一句话出,全场立马一片死寂。

    但是随后沉默就被打破。赵韵看着陈羽,激动的点了点头,重重嗯了一声,心中的不安也终于消散了。她生怕陈羽因为这件事情而疏远自己。

    顾阳云苦笑着摇了摇头,心中哀叹一声,看来陈羽已经和副阁主一家杠上了,以陈羽的实力,真的能够对抗殷天壑么?顾阳云心中隐隐担忧。

    而对面的殷伤,把赵韵的脸色净收眼底,他的眼神中一片阴霾。

    退婚?

    自己如此身份,如此实力,竟然会被退婚?

    “哼,区区一个客卿长老,真是大言不惭,我殷家的婚约,岂是说退就退的?”

    “赵韵,你要好好想清楚,退婚就是与我殷家为敌,你赵家在北都虽然也是一流。但是在我天医阁殷家面前,不过就是土鸡瓦狗罢了。难道你想因为你,让赵家从北都消失?”

    殷伤出言威胁,在他身后的三人都是冷笑不止。现在已经不是赵韵愿不愿意的问题了,这已经牵扯到了殷家的面子,哪怕是用强迫的,也必须让赵韵成为殷家的儿媳妇!

    赵韵呼吸一滞,但是她转头看了眼陈羽,就坚定下来。有陈羽在身后,殷家也不算什么,她一点都不怕!

    殷伤一愣,看着赵韵丝毫不惧的样子,有一丝错愕。

    陈羽转了转手指,看着殷伤的目光中,满含不屑。

    “赵韵的你殷家的婚约就此作废,而北都赵家,你殷家也不得出手,否则的话,休怪我让你殷家自此消失。”

    什么?

    殷伤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陈羽他,竟然敢说出这种话来?

    “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和殷少爷说话!看我教训你!”

    殷伤身后一人立马怒喝,一步踏出悍然出手!

    殷伤这次带来的三人都是先天大宗师,现在一拳轰出,顿时内力外放,化为一个硕大的拳印奔向陈羽。

    陈羽丝毫不躲,淡淡扫了眼攻击,面色冷漠。

    不仅是他,就连陈羽身旁几人,面色都没有丝毫变化,让殷伤等人一阵出神。

    难不成他们被吓傻了?

    这样想着,陈羽只是轻轻一挥手,顿时一道风刃激射而出。

    两者相遇,拳印立马溃散,风刃去势不减,奔向殷伤几人。

    不好!

    三人大惊。立马齐声怒吼,各自猛地打出一拳,轰向风刃。

    砰!

    一阵巨响,这一记对拼直接在空中炸开,坚硬的地面直接被崩出了五米直径的大坑。

    殷伤目光一凝,看着陈羽的眼神中有一丝忌惮。

    而那三人更是全身紧绷,死死盯着陈羽,目光中惊疑不定。他们三人都已经是五十多岁,武入先天。现在面对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一起出手竟然也只落得个平局?

    一想到这里,他们的心头就感到十分凝重。

    但是陈羽却是一脸轻松。刚才的风刃不过是他随手所为,若真是他全力出手,只要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三人就要殒命当场。

    顾阳云看着眼前的一幕,不住摇头唏嘘。这三人虽然是先天大宗师,又怎么比得过纵横不败的陈无敌?看来他们久在总部,消息不灵通,所以才不知道陈羽的实力。

    否则的话,哪怕是借给他们几个胆子,也绝不敢出手。

    殷伤咬着牙,看到赵韵抱着陈羽的手臂,目光阴狠。但是刚才的交手已经让他对陈羽有了忌惮,虽然想要给陈羽一个教训,但是一时间也不敢再次动手。

    气氛一时间竟僵持下来。

    但片刻之后,随着一道声音的传来,气氛就被打破。

    “陈大师,你在这里实在是太好了,求求你救救孙家啊!”

    在远处,孙仲轩带着孙若灵,激动的朝陈羽跑来。

    众人被声音吸引,纷纷转头看去。

    殷伤看到孙若灵顿时一愣,这个女子竟然也是极品美女,比之赵韵,也不过只差一丝。

    尤其是孙家乃是做药材生意的,所以孙若灵的身上,隐隐有股淡淡的中草药香味,在从殷伤身旁经过的时候,药香传入殷伤的鼻尖,让他心神一荡,看着孙若灵的目光中,都有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殷伤不由挺了挺胸,像孔雀开屏般,努力展示自己。

    但是下一刻,殷伤的脸色就再次如同锅底一般黑了。

    孙若灵完全无视他,直直跑到陈羽身旁,两只手攥在身前,一脸崇拜爱慕的看着陈羽。

    “为什么,为什么?在陈羽的身旁,竟然都是如此美女,难道我如此背景长相,还不如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殷伤简直要怀疑人生了,自己一身的行头一看就是价值不菲,光是他手腕的手表,就价值几十万,而陈羽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而且自己的长相更是出众,丝毫不比陈羽差。

    只要是个稍微识货的女人,就能看出两者之间的差别,但是偏偏,在场的这三个极品美女,此刻都把他当做空气,眼中只有陈羽。

    对于殷伤的心情,陈羽等人丝毫不在意。

    他们的注意力,此刻都在孙仲轩的身上。

    “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匆忙?”

    陈羽有些疑惑。

    孙仲轩一脸惊恐,嘴唇哆嗦着说道:“他来了,是他来了!”

    恩?

    几人相互望了眼,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狠狠咽了口口水,孙仲轩从怀中拿出了一块雕着奇异图案的玉佩,颤抖着递给了陈羽。

    “这是今天早上我收到的,这块玉佩我曾经见过,当时我一家前往南疆自驾游的时候,在南疆遇到了一个怪人,他十分擅长用毒,我亲眼看到,当时他一挥手,成群的动物就顷刻毙命,倒在地上七孔流血而死!”

    “今天收到这块玉佩的时候,还有一封信,说是一年前他在我儿子一家身上做的实验,却被人破坏了,这次要亲自前来,把我儿子一家抓去试毒。求陈大师救我一家啊!”

    孙仲轩一下子跪在地上,陈羽忙把他扶了起来。

    “不要急,区区一个毒士罢了,如果他敢来,杀了就是。”

    陈羽无所谓的说道。

    听到这话,孙仲轩这才安心下来。

    可就在此时,一旁的顾阳云看到孙仲轩递出的玉佩后,面露疑惑,似乎在回忆什么,良久之后他突然全身一震,面色瞬间变得惨白,惊呼出声。

    “怎么会,竟然是他!”

    殷伤看到玉佩之后,也是目光一凝,冷笑起来。

    “这一次,真的是有意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