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路心酸
    “少爷,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殷伤一脸呆滞的样子,其余几人都是一头雾水,他们并没有听到顾阳云在电话中说了些什么。

    缓缓放下手中的电话,殷伤看着几人好奇的脸,好像便秘了一般,嘴角抽动着,脸色难看至极。

    “顾阳云说有事来不了,让我们打车过去。”

    什么?

    几人全都愣住了,瞪大眼睛看着殷伤,因为震惊,嘴长得老大。

    第一次,这是他们第一次听说,有人不但不接他们,竟然还让他们打车前往。

    以往日子里,各大分部的人听说他们要去,哪一个不是谄媚的不得了,分院长亲自接送,生怕他们有一丝的不满意?

    可是现在呢,这个顾阳云不但没来,而且还没有安排人过来,更是让自己打车前往!

    当下所有人的脸色全都如同锅底一般黑。

    “岂有此理,顾阳云竟然如此不把我们放在眼中!”

    “他顾阳云算什么东西?少爷亲自前来,他竟然还敢摆谱?”

    “要我说,难道是那个陈羽在后面搞鬼,故意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几人议论纷纷,到了最后,都把矛头指向了陈羽。

    “都给我闭嘴!”

    殷伤一声大吼,几人立马不再说话了。

    狠狠咬了咬牙,殷伤冷冷道:“走,我们就打车去江东分部,到了之后,我要顾阳云和陈羽跪在我面前道歉!”

    再不说话,殷伤快步走向出租车乘车点,几人相互望了眼,立马跟了上去。

    但是等他们到了乘车点后,却全都僵在了原地。

    在他们的前面,排队打车的人有不下百人,队伍蜿蜒曲折,拐了七八个弯。如果等的话,估计要半个多小时。

    “我,我曹!”

    一向自诩为风流潇洒、举止优雅的殷伤,看到面前一幕,气的三尸神暴跳,竟然骂出了声。

    其余几人愣愣的看着殷伤,吞了口口水。

    “少,少爷,我们还要排队么?”

    “排个屁的队!”

    殷伤暴喝一声。

    后面的乘客听到这话,立马跑到几人前面,边走边嘀咕。

    “不排队还在这傻站着,真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殷伤闻言,嘴角抽的简直停不下来。但他自认为身份高贵,也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去找别人麻烦。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猥琐中年人来到几人面前,晃了晃手中的钥匙。

    “几位老板,要不要打车,上车就走。”

    一个黑车司机嬉皮笑脸地说道。

    殷伤闻言,压着怒气挥了挥手,道:“好,走吧,去神农山。”

    他们实在不愿意排队等车,虽然知道黑车宰客,但是以他们的身份,区区一些钱根本不在他们的眼中。

    几人刚准备跟着司机上车,却发现司机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们去神农山干嘛?那里那么偏僻,不去不去。”

    摆了摆手,司机掉头就走。

    他们这群黑车司机,也怕遇到一些道上的人,殷伤几人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身上有着浓浓煞气,而且神农山这种地方,他做司机这么久,从没有带客人去过。

    万一真到了那里,杀人劫车之类的,可怎么办?

    殷伤身后一人立马喊道:“我们加钱!”

    但是没有用,司机听到这话之后,对殷伤等人的身份更加怀疑,反而跑的更快,几个呼吸时间就跑远了。

    几人凌乱的站在原地,每个人都像吃了狗屎一般,脸色极为难看。

    他们没想到,自己几人地位如此尊崇,竟然会沦落到打车的地步,而且现在连打车都打不到?

    左右无法,哪怕是心中再不情愿,此刻也不得不努力打黑车。

    就如此一连打了七八辆车之后,几人这才终于遇到一个黑车司机,花了比平常多了20倍的价钱,这才让司机带他们去神农山。

    一路之上,黑车司机一直小心戒备,还故意大声和朋友打电话,把自己的车牌号、殷伤几人的相貌特征等,全都告诉自己的警察朋友。

    殷伤几人坐在车上,脸色比锅底还要黑的多。堂堂天医阁副阁主之子,到哪里不是受人欢迎?但是此刻打个车,都被人如此提防,简直如同是做噩梦一般。

    “该死的陈羽、顾阳云,等我到了之后,一定要让你们好看!”

    殷伤磨着牙,一脸狰狞。司机看到之后,吓得一脚油门直轰到底。

    几人到了神农山之后,司机收了钱立马掉头就走,还特意发了条朋友圈:“今天带了几个疑似坏蛋的家伙,吓死宝宝了!”

    这些殷伤几人都不知道。他们直接进入山中,越过几道巡岗之后,终于来到了江东分部。

    殷伤此刻在暴怒之余,竟然有些感慨,能到这里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陈羽、顾阳云,马上滚来见我!”

    一声怒喝传出,江东分部的众人此刻都被惊了出来。有人认出了殷伤等人的身份,立马前来,恭敬地拜了拜。

    “殷少爷,您来了。”

    “哼,你们江东分部真是好大胆子,竟敢,竟敢让我们如此狼狈!”

    其中一人指着来人的鼻子,怒喝道。

    殷伤摆了摆手,道:“顾阳云和陈羽呢?让他们滚来见我!”

    一提到这两个名字,殷伤就感到心中一股怒火涌起,都快要压制不住。

    虽然不知道殷伤为何火气那么大,但是那人依然礼敬有加。

    “殷少爷,陈大师和副院长大人,此刻都在炼丹谷中。”

    “马上带我过去!”

    在那人的带领下,殷伤几人不多久就来到炼丹谷入口。

    殷伤冷冷一笑,有着浓浓的怒火,立马走进了炼丹谷中。在他的身后,随行的三人此刻也是面如寒霜,紧握的拳头表明了他们此刻的愤怒。

    当殷伤进入炼丹谷中,却是猛地一震,刚才的满腔怒火,此刻尽数化为一脸的呆滞,看着眼前一幕,死死瞪着眼睛。

    而他身后的三人,更是如同见了鬼一般,狠狠揉了揉眼睛。

    在他们前面十几米处,顾阳云正手拿一颗丹药,一脸的惊叹,如同色鬼看到了美女一般,不停在丹药上摩挲着。

    而在顾阳云的面前,两个绝色美女,此刻一左一右,抱着一个年轻人的手臂,胸脯狠狠在那个年轻人的身上摩擦着。

    而其中一个女子,正是他那素未谋面的未婚妻,赵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