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副阁主之子
    “先生,这是您点的咖啡,您请慢用。”

    头等舱中,一个打扮干练,长相颇佳的空姐把一杯咖啡递给那个年轻男子,脸上还有朵朵红霞,目光中隐隐有秋水荡漾。

    她也是阅人无数,但是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子一看就和之前那些坐头等舱的人不一样,不仅长相俊朗,而且身上隐隐散发着一股贵气,让人不自觉的仰视。

    而在年轻男子的周围,其他几个中年人全都是气势沉凝,不怒自威,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可是此刻看起来,不论是从座位、谈话等方面,都表明他们全都以年轻男子为尊!如此看来,这个年轻男子必定十分不凡。这样的男子对她这样的女子来说,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

    “要是能成为他的女朋友,该有多好?”空姐心中不自觉的想到。

    年轻男子接过咖啡,淡淡笑了笑,道:“谢谢,这杯咖啡很香。”

    服务的那个空姐看着年轻男子,笑着说道:“我们提供的咖啡可是由上好的咖啡豆研磨而成。。。。。。”

    年轻男子摇了摇头,打断了空姐的话,道:“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那是因为什么?”空姐不由有些疑问。

    年轻男子看着这个空姐,笑着说道:“因为是你端给我的啊,佳人咖啡,岂不是绝配?”

    唰。

    乘务员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

    年轻男子继续道:“能把微信给我嘛,以后常联系啊。”

    “啊?哦,当然可以啊,我的微信是。。。。。。”

    乘务员心中一喜,立马就加了年轻男子的微信,然后欢快地离开了头等舱。

    和年轻男子一同的其他几人,看到这一幕都笑了起来。

    “少爷,您还是如此风流,您每次在秘境修炼一段时间出来之后,总会到处游玩,处处留情。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被您伤了心呢。”

    年轻男子不在意的笑了笑。

    “女人对我来说就是调味剂,是我修炼之余的消遣罢了,是那些女人看不开而已,怪不得我。”

    “可是少爷,您这次来东川可是办正事,而且还要见一见那个未婚妻赵韵,现在搭上这个空姐,会不会不太好?”

    听到这话,年轻男子却是嗤笑一声,一脸邪魅的笑容。

    “放心,正事不会耽误的,而且只不过是一个未婚妻而已,即使再漂亮,可也不能让我在一棵树上栓死啊,毕竟我可是属于所有美女的。既然做我的女人,自然要明白她自己的地位。”

    几人都是脸色一僵,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家少爷还是如此风流啊。

    不过就在此时,刚才还如同浪子的年轻男子,此刻却突然冷笑起来,气势陡然一沉,瞬间让人感到呼吸一窒。

    “这次来东川,虽然是给江东分部的发送我们天医阁丹道大会的邀请函,但是也是来敲打敲打那个叫陈羽的陈大师。”

    听到陈羽的名字,几人都是腰背一挺。

    “据说这个陈大师凶狂的不得了。杀了白鸿宇父子不说,更是上门送尸,借炉炼丹,最后引得暗堂出手,却依然没有压住他,反倒让刘长老邀请成为我们天医阁的客卿长老,而且掌管江东分部。”

    其中一人啧啧称奇,另一人也是沉沉点了点头,眼神有一丝担忧。

    “少爷,您虽然是殷副阁主之子,但是也不能够掉以轻心啊。毕竟那个陈羽可是先天大宗师,而且还炼制出了地级丹药!”

    年轻男子目露不屑,一脸倨傲。

    “那又如何?哪怕他的实力强大,也不过只是客卿长老罢了,我自幼所见到的武道高手、丹道大拿多了去了。哪一个见到我不是恭恭敬敬,礼仪有加?一个区区客卿长老,难道能翻出什么浪来?”

    听到这话,几人都笑了起来。

    “那是自然,殷天壑副阁主神威莫测,即使是先天大宗师,也不是副阁主的对手,您是副阁主的独子,谁不害怕?那个陈羽再厉害,自然也不敢在您面前造次。”

    “就是啊,老阁主年事已高,未来的阁主肯定是殷副阁主!”

    原来这个男子,就是天医阁副阁主殷天壑之子,殷伤!

    殷伤笑着抿了口咖啡,听着几人的话,十分受用。

    他自幼就是高高在上,目空一切。这次也是修炼太久,这才想要出来走动走动。

    淡淡摆了摆手,殷伤有种一切尽在掌握的绝对自信。

    “我父亲和萧副阁主两人,都在争夺下一任阁主。天医阁的十三名长老中,支持我父亲和萧副阁主的各有六人,刘长老就是支持的萧副阁主的其中一人,也是此人把陈羽引为客卿长老。”

    “而唯一中立的白长老,却没有明确表态支持谁。”

    “白鸿宇是白长老的远亲,他虽然不在意白鸿宇父子的生死,但是若是我能让陈羽去向白长老道歉,如此大的人情,哪怕是他再中立,也要支持我父亲!更能够借此打压萧副阁主的气势!”

    听到这话,几人眼中都有一丝丝欣喜。殷副阁主如果能够当选阁主,那他们几人未来的地位,肯定也要水涨船高。

    “有少爷您亲自出马,那个陈羽肯定会讨好您,毕竟他的地位和您相比,还是要差上不少的。您一句话,他自然是要乖乖的去向白长老道歉。”

    “就是,少爷何等人物?自己是天才,又有殷副阁主撑腰,区区陈羽,如果足够聪明,就应该知道决不能得罪您!”

    “正是如此,我们天医阁的其他8位客卿长老,可都是巴不得能够和少爷搭上关系呢。一个才当上客卿长老没有多久的人,怎么敢得罪您?”

    几人不停搭话,简直把陈羽贬低的一无是处。

    殷伤一只手半撑着脑袋,眼神中满是玩味神色。

    “等到了东川之后,我倒要见识见识这个陈大师,看他是不是向传说中那样张狂。”

    其他几人都笑了起来。

    “等下了飞机,您就能看到他了,我们这次前来已经提前通知了江东分部的顾阳云,想必他们已经前来接站了。”

    几人都是满脸轻松,他们自天医阁总部而来,每次到各地的分部,都是豪车车队接送,还有盛大的接风宴席。

    这次来到东川,在殷伤几人看来,就如同下乡视察一般,江东分部的人肯定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但是等下了飞机后,几人出了机场就彻底傻眼了。

    没有想象中的豪车接送,连江东分部的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他,他们不会是堵在路上了吧?”有人尴尬说道,但随后他的笑容就僵住了,也知道这不可能。

    殷伤却是满脸的阴沉,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立马拨通了顾阳云的电话,殷伤压着即将要爆发的怒气,语气冰冷。

    “顾阳云,接送我们的车队呢?”

    电话那头,顾阳云正在炼丹谷内,看着陈羽炼丹。今天陈羽来此炼丹,他惊喜的不得了,他本来就痴迷丹道,立马鞍前马后的服侍在一旁,不仅是他,就是分部的其他人,都想要再次观看陈羽炼丹的样子。

    和陈羽相比,殷伤又算得了什么?他们哪有时间去安排接待殷伤的事情?

    此时接到电话之后,顾阳云立马说道:“车队?什么车队?哦,我想起来了。那个殷少爷,我这边还有点事情,实在不行你们打车来吧,就这样,挂了啊。”

    嘟嘟嘟。

    手机中传出一阵忙音。

    殷伤呆呆地看着手机,完全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