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头颅滚滚
    轰隆!

    庄兴河刚才还是一脸淡然,但是现在,猛地从位子上站了起来,紧握的拳头微微发颤,死死盯着光头赵。

    曾伏尘同样目露惊喜,刚才还是威严挺立在那里,非常有气度,但是此时却一下子就窜到了光头赵的身旁,一把抓住了光头赵的肩膀,微微颤抖。

    “陈,陈教官真的回来了?”

    语气中有着期待,有着害怕,有着感动。

    光头赵用力点了点头,咧嘴大笑。

    “是真的,是真的,陈教官真的回来了!”

    嘭!

    庄兴河狠狠拍了下桌子。

    “快,快带我去看看陈先生。”

    说完,庄兴河与曾伏尘两人,就要跟着光头赵出去。竟然忘了吕勇和吕晓蝶。

    吕勇瞪着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他和庄兴河两人可是多年的老战友了,深知自己的这位老战友一直都是气度沉凝,泰山崩于眼前不变色。比起自己这个急脾气,修养不知道好多少。

    尤其是他们现在都已经年老,庄兴河的养气功夫日益深厚,已经很难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产生太激烈的反应。

    可是现在?这个家伙竟然比自己还急切?难道他这些年的气度都喂了狗了?

    吕晓蝶也是一脸懵懂。她长这么大,见过庄兴河不知道多少次,从没看到庄兴河像现在这个样子。

    “一个年轻教官,怎么会让庄爷爷这么大的反应?”

    吕晓蝶疑惑的看着自家爷爷,就发现吕勇也是满头雾水。

    不过随后,吕勇就咧嘴笑道:“看来这个陈羽也不是个逃兵,走,我们也去看看,这个陈羽是不是从边疆哭着鼻子回来了。”

    吕勇脸上满是调笑,向外走去。他一向对狂妄自大的人没有好感,虽然没有见过陈羽,但是心中对于陈羽已然不喜。

    “呵呵,好呀,我也想看看这个陈教官,到底是什么人物呢。”

    吕晓蝶笑着,跟在自己爷爷的身后,就走了出去。

    两人紧跟庄兴河等人走出办公室,等来到广场上,就看到贪狼的众人全都围拢在一起,把一个人遮挡的严严实实,完全看不见。

    每个人都是一脸的激动,语无伦次的说着话,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完全不像是精锐部队,兵王中的兵王。

    “都让开,都让开,你们现在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曾伏尘面色一肃,喝退众人,吕勇和吕晓蝶这才看到被围在中间的陈羽。

    只一眼,吕晓蝶就愣住了。

    “好,好帅,但是好脏啊。”

    看到陈羽的面孔,吕晓蝶就感到脸上有些微红,她也看过不少帅哥,追求自己的也不再少数,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如同陈羽这般,有着特别的气质。

    可是随后他就微微皱眉,眼中闪过一丝嫌弃。

    陈羽现在背个一个鼓鼓囊囊的布包在身后,布包外面还有着黑褐色的东西,附着在陈羽的衣服上,让陈羽整个人看起来脏兮兮的。

    仔细一闻,还有淡淡的臭味从陈羽身上飘来,更让吕晓蝶心中厌恶之情大盛。

    她捏着自己鼻子,皱眉往后退了两步。心中对陈羽的映像,除了狂妄之外,又多了一项邋遢。

    “小蝶,看到没有,以后你找男朋友,千万不能找这样的,又狂妄,而且还脏。”

    吕勇在吕晓蝶的耳边说道。

    吕晓蝶白了眼吕勇,露出一丝无语。

    “爷爷,你在开玩笑吧,我怎么会看上他?”

    斜眼瞥了眼陈羽,吕晓蝶瘪了瘪嘴,眼中有着淡淡的鄙夷。

    和北都那些豪门世家的公子相比,这个人,差得太远了啊。

    吕晓蝶如此想着,不禁摇了摇头。

    看到自己孙女的表现,吕勇点了点头,这才再次看向陈羽。

    “你就是陈羽?你这几天都跑去哪里了。”

    吕勇问道,语气并不是太好。

    “你是何人?”

    陈羽眉头微皱。

    庄兴河立马打起圆场,道:“陈先生,这是我的老战友吕勇,这是他孙女吕晓蝶,听闻你是新教官,而且去边疆杀百斩七人众了,所以特地来看看的。”

    陈羽了然,还没说话,吕勇立马又开口了。

    “不知道陈先生去边疆,有没有看到边疆王家的王海仁老爷子?”

    吕勇眼神一眯,王海仁,正是这次去围剿百斩七人众的领队。

    陈羽摇了摇头,道:“没有。”

    吕勇眉头一皱,陈羽没有见到王海仁,那么他去边疆杀人的事情,可就未必是真的了,一想到这里,他看向陈羽的目光更加的不善。

    “既然是贪狼的新教官,我就提醒你两句,做人做事都要实实在在,不要狂妄,为了博得名声,明明没有去边疆,却说自己去边疆杀人,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只会让人对你厌恶。”

    陈羽眼神淡漠,看着吕勇的目光中,有一丝不耐。

    “教训我?你还不够资格。看在庄兴河的面子上,这次我不与你计较。如果你再多言,休怪我不饶你。”

    什么?

    吕勇愣住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话,而且还是一个年纪只能当他孙子的小年轻。

    吕晓蝶更是愕然,她刚才听到了什么?一个和她差不多大,而且还在上学的家伙,竟然对自己爷爷说不饶过他?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

    庄兴河看到这一幕,暗叫不好。陈羽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如此人物怎么会在乎吕勇的身份?他们只是人,可是陈先生是仙啊!真是惹得陈先生不高兴,说不定真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猛地把吕勇揽到自己身后,庄兴河狠狠使了个眼色,才让吕勇话到嘴边的粗口生生咽了下去。

    “陈先生,不知道你这次去的成果如何,是否成功了?”

    庄兴河激动的问道,贪狼其他人也是眼神炽热的看着陈羽。

    “哼,成功?他怎么可能成功,估计他连那百斩七人众的面都没有见到,否则怎么可能活着回来?甚至他有没有去边疆都不好说。”

    吕勇冷笑说道,早就听说这个新教官很狂妄,但是今天一见,才知道陈羽更甚传言,刚才竟然对他说出那种话,让吕勇很是光火。

    听到这话,贪狼众人看着吕勇,却是眼神不善,就连庄兴河、曾伏尘两人,都是一脸冷色的看着吕勇。

    “吕勇,你过了!”

    庄兴河淡淡说道,却让吕勇一震,这么多年来,这还是庄兴河第一次喊自己的全名。

    一时间,吕勇抿了抿干燥的嘴唇,竟不敢再说什么。

    看着陈羽年轻的面孔,吕勇异常惊讶,自己不过是质疑的这个年轻人,贪狼的所有人竟然就对自己抱有敌意,他到底对贪狼做了什么?

    吕勇又怎么知道,陈羽他,可是把贪狼的魂给找回来了。

    看都不看吕勇,陈羽对着庄兴河笑了笑,道:“百斩七人众已经被我杀了。”

    说完,一把放下背在身后的布包,手一挥,就把布包解开,七人的头颅哗啦一下,全都滚落在地上,每个头颅的面孔上,还残留着浓浓的惊恐和绝望,显然是死前受到了极为严重的惊吓。

    轰!

    如同是惊雷炸响,所有人全被镇住。

    “这,这是!”

    吕勇死死瞪着眼睛,看着地上的七颗头颅,心神彻底被震撼。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电话也响了起来,接听之后,他更是惊得大叫起来。

    “什么!七杀石碑,无头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