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让你跪下,就跪下
    “不,这不可能!”

    曾伟华咆哮道,一直以来,被自己视为偶像,如同天神一般的大哥,竟然和自己一样,连陈羽的一招都无法抵挡?

    他只感觉自己仿佛是在做一个噩梦,始终无法醒来。

    轰!

    曾伏尘砸在地上,也砸在众人心头,让所有人都是心神一跳。

    没有人想到,这场战斗会结束的如此之快,而且如此的诡异。

    一边是三十多岁的男子,武道世家曾家的武道高手,神秘部队的成员。

    另一边却是个穿着白t恤、牛仔裤的年轻无名男子。

    两者之间的对话,本应该没有任何悬念。可是偏偏,他们最无法想象的一个结果,却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一招,不过一招而已,曾伏尘就被击败!

    哗啦!

    曾伏尘从地上爬了起来,死死盯着陈羽,眼中是遮盖不住的震惊和恐惧,丝丝冷汗挂在他的鬓角,滴在地上发出声声脆响。

    咕咚。

    曾伏尘咽了口口水,道:“是我技不如人,伟华,我们走!”

    曾伏尘直接转身,就要带着曾伟华向二楼走去。

    “站住!”

    陈羽淡淡说道,让两人的脚步一顿。

    “陈羽,你想要干什么?”

    曾伟华有一丝不妙的预感,现在的场景,和在学校天台之上发生的事情,是如此相似。他该不会,让我跪在这里吧?

    这样想着,陈羽就开口了。

    “跪下道歉,然后再滚!”

    “我艹!”

    曾伟华简直想要骂娘,怎么又是这种套路。

    这可不同于天台之上,今天在这里的,可是江东各地的大佬,而且还是自己兄弟两人,如果真下跪了,那整个曾家的脸,都要被丢尽了!

    一想到这里,曾伟华就是心中一抖。

    曾伏尘显然也想到了这些,冷冷道:“你是厉害不错,但是让我们跪在这里?你有什么资格?这次我们之间的争斗就此作罢,但是你如果再得寸进尺,我曾家也不是好惹的!”

    曾伏尘猛地向前踏出一步,他毕竟不同于曾伟华,是真正上过战场的人,胆气魄力都要强上不少,这一步,竟然隐隐有些反客为主,要强压陈羽一头。

    看到自己大哥如此硬气,曾伟华显然也受到了影响,同时向前踏出一步,腰杆挺得笔直,一脸倨傲。

    “不错,我曾家是武道世家,不弱于盘云郑家,我父亲曾天建可是先天大宗师!陈羽,莫非你以为自己是东川一号大佬,陈无敌?敢得罪我曾家?你,有这个胆子么!”

    说到后来,曾伟华和曾伏尘的气势全都升到了顶点。

    围观众人看着两人,全都是佩服的点了点头,似乎刚才赢得是他们一般。

    “曾家的两兄弟,果然是人中龙凤,哪怕是输了,气势也丝毫不弱于人!”

    “不错,曾家家主曾天建,可是货真价实的先天大宗师,和前几天死去的郑苍生的实力不相上下,除了陈无敌之外,在江东地区,无人可挡。”

    “这个年轻人如果知道进退,就不该问出那种话,现在好了,自己骑虎难下,打自己脸了不是。”

    但是陈羽却点了点头,道:“你的眼力不差,我就是江东一号大佬,现在给我跪下吧。”

    什么?

    听到陈羽的话,曾伏尘和曾伟华全都一愣,随后就笑了起来。

    “真是可笑,你可知道陈无敌是何等的绝代人物,为了不丢面子,你竟然敢在这里冒充他,难道你想死不成!”

    曾伏尘断喝道。

    众人看着陈羽的目光中,也如同看傻子一般。今天可是江东诸多大佬的聚会,这么一个小年轻,竟然敢在这里冒充陈无敌?真是为了面子,连命都不要了。

    没有人相信,眼前的陈羽,就是名震江东的陈无敌。在他们心中,那等人物,就是天上昊日,气势威隆,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认出来。怎么会如此年轻,如此不显眼?

    曾伟华看着陈羽,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一个高三学生,竟然敢冒充陈无敌?你怕不是傻了吧!哎呦,笑死我了。”

    陈羽淡淡看着曾家两兄弟,摇了摇头。

    “人啊,总是自我蒙蔽,不愿意相信真相。如果你们不愿意主动跪下,那我就只有用点手段了。”

    曾伏尘和曾伟华都是身体一紧。没想到这个陈羽竟然如此狂傲,说了这么多,他竟然还一意孤行。但是自己两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他真的打算让两人跪下,他们还真没有办法。

    “陈羽,我警告你,我爸就在楼上,如果你真的羞辱我们,我爸可不会放过你。”

    曾伟华已经有些害怕了。

    陈羽却只是眉头一皱。

    “聒噪,跪下!”

    断喝一声,曾伏尘和曾伟华两人都是心神一震。

    陈羽直接一掌覆盖而下,两人只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强大压力瞬间压在身上,连抵抗都抵抗不了,就直接跪在了地上。

    咚!

    膝盖砸在地上,发出沉沉响声,震得众人都瞪大了眼睛。

    “你,你,你!”

    曾伏尘脸色涨得通红,看着陈羽,眼中有着无穷恨意。大庭广众之下,自己一个堂堂三十多岁的汉子,竟然跪在一个高中生面前?一种无边的羞怒感,瞬间占据了曾伏尘的全部心神。

    曾伟华则是诧异交杂着懵逼。这是第二次,自己跪在了陈羽面前,感觉自己简直在做梦一般。

    “小子,你完了,冒犯我曾家,还冒充陈无敌,你今天别想从这里走出去!”

    曾伏尘目露凶光。尽管他现在跪在地上,但是依然没有屈服,出声威胁到。

    曾伟华听到自己大哥的话,也是浑身一震,道:“不错,陈羽,这次你闯下了弥天大祸,你就等着我曾家和陈无敌的报复吧!”

    曾伟华的声音很大,众人听到之后,所有人都很赞同,曾家和陈无敌,如同是两座大山一般,随意哪一座,都能把陈羽给活活压死,现在陈羽同时得罪,哪怕他十分厉害,也不可能全身而退,这种举动实在是太不明智。

    可是陈羽却是面露古怪,看着曾家的两兄弟,如同看白痴一般。

    “真是白痴。”

    就在这个时候,众多大佬突然从二楼鱼贯而下,曾天建也赫然在列。

    当曾天建看到自己的两个儿子,竟然跪在一个年轻人面前时,彻底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