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酒宴开始
    这一天的“东方上境”大酒店,热闹非凡。整个酒店已经不对外营业,拒绝一切预定,全部用来接待江东各地的大佬们。

    叶东来和钱猛两人,忙的焦头烂额,但是两人的脸上,却充满了浓浓的自豪笑意。

    “叶老,谁能想到,整个江东地区的大佬,竟然都来到了东川,只是为了拜见一下陈大师?”

    钱猛连连感慨,眼中一片震惊。今天来到这里的各地大佬们,随便拉出一个人,都不比他弱,放在以往,连正眼看他都不会。可是现在?全对他恭敬有加,而且一脸和善讨好的笑容。

    这一切,可都是看在陈羽的面子上。

    叶东来也是感叹道:“是啊,你我二人在东川虽然不差,但是放在江东地界上,却也算不得什么。可有陈先生在我们身后,我们就比这些大佬更高一个档次!”

    “而且这次不仅有地下世界的人前来,就是很多权贵名流都来到这里,想要结识陈先生,更有不少隐藏在江东的武道世家,这次也被惊动,想一睹陈大师的风采。我们一定要把这次的宴会办好!”

    钱猛沉沉点头,两人又聊了会,便各自散开,安排酒宴的事情。

    不断有豪车开到“东方上境”来,来自江东各地的大佬们,不停进入酒店。有些比较有眼力劲的人,看到竟然有这么多大气势非凡的人物进入酒店,震惊的久久不语。

    “那是永良孙家!”

    “那是盘云郑家!”

    “我的天,那不是传说中的天医阁么!今天到底有什么大事要发生,这么多江东地区的大佬,居然全都来到了东川!”

    各方势力齐聚“东方上境”,不论相互之间有没有仇怨,在这里都不敢造次。

    与此同时,在前往“东方上境”的路上,一辆外表并不显眼,但是内部装饰却十分奢华的大众辉腾里,曾伟华赫然也在。

    但是此时的他却没有丝毫的张狂,而是如同小宝宝一般,乖巧非常。

    在曾伟华的身旁,还有两人,一人虽然头发有些许花白,但是双目精光四溢,气势威严,此人就是曾伟华的父亲,曾天建,也是曾家的家主!

    但是车上最令人瞩目的,倒不是曾天建,而是另外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一身铁血肃杀,腰背绷得笔直,整个人如同一把出鞘利剑般,异常锋锐。

    曾伟华看着此人,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浓浓崇拜。

    因为这个人,就是他的大哥,曾伏尘。

    “伏尘,你是贪狼特战队的副队长,听说你们贪狼特战队在那次行动中受了埋伏后,要新来一个教官?”

    曾天建看着自己的儿子,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得意。

    自己的两个儿子,都是人中龙凤,他很满意。

    曾伏尘点了点头,道:“不错,据说这次是庄老司令亲自选的人,而且还求了很久。但是此人好像很是年轻,似乎还不到25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一旁的曾伟华不由笑出了声,感觉像是听了一个笑话般。

    “大哥,你是在开玩笑吧,贪狼特战队可是精锐中的精锐,一个那么年轻的家伙,怎们有资格担任你们的教官?哪怕他是战神转世,也不行。”

    曾天建也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贪狼特战队中的那群人物,一个愣头青怎么能压得服?这个庄老司令也是老糊涂了,竟然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来。”

    曾天建和曾伟华两人连连摇头,对这个新任教官,都是不屑一顾。

    曾伏尘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眼中也有一丝不服气。

    不仅是他,就是特战队中的其他成员,当初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都是一副难以理解的气忿样子。他们哪一个不是部队中的兵王?身手了得,作战技能娴熟。

    一个小年轻就想当他们的教官?

    简直是儿戏!

    “对了,这次的江东总瓢把子,怎么会让父亲你们如此重视?以往的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的规模。”

    “即使是上一任的总瓢把子被杀身亡,我们曾家也不过是派了个人,参加葬礼而已。可这一次,竟然让你亲自来到东川?这到底是为什么?”

    曾伏尘问道,曾伟华眼中也有不解,他和自己大哥,一个在部队,一个在学校,对这些事情都不了解。

    曾天建却是长长叹了口气,眼中依然有一丝震撼。

    “这次,可和以前不一样了!你们可知道,这次的总瓢把子,他的外号是什么?江东所有的大佬,在私下里不论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全都要敬畏地喊一声,陈无敌!”

    什么!

    曾伏尘和曾伟华两人都是一震,眼中有着强烈的震惊。

    这种名号,可不是一般人能担得起的。

    一旦认了,那他就处在最顶端,要面对所有人的挑战。一些想要出名的人,不论是明里暗里,都会想方设法把他给拉下来。

    在这种名号之下,哪怕是一次失败,都不允许!只要有一次的败北,就意味着彻底死亡。

    即使是他曾家,在江东地区视诸多豪雄于无物,但是也不敢真的认下这个名头。可是偏偏,这个总瓢把子,竟然就真的接了下来。

    “呵呵,这个人也有点太狂了吧,难道不知道韬光养晦么?”

    曾伟华勉强笑着说道,但是曾天建却沉沉摇了摇头。

    “韬光养晦?你们怎么知道这个陈大师,究竟做出了什么样的大事情!”

    曾天建咽了口口水。

    “以往的总瓢把子,虽然地位崇高,但是更多的,却是起到平衡的作用,对待江东诸多大佬,也不敢太过强势,毕竟一旦众人联合起来,即使是总瓢把子,也不好过。”

    “可是这个陈无敌,在争夺总瓢把子的时候,不仅当众击杀了郑家郑苍生和郑山河两人,更是杀了司马飞昂!”

    “虽然我没有亲眼看到,但是据人说,在归云岛上,陈无敌一人,就压得江东所有大佬统统抬不起头来!其强势霸道,在这么多年当中,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而江东那么多大佬,无一人敢有异议!”

    “这,这。。。。。。”

    曾伟华呆呆地张着嘴,只感到一阵口干舌燥。怎么会有这样的怪物?他虽然只是个高中生,但也知道郑苍生的威名,在江东地界上,就算是他曾家,也很忌惮。

    却没想到,这样的人物,竟然被杀了?

    曾伏尘也是重重叹了口气,道:“郑苍生是先天大宗师,这个陈无敌能够在归云岛上杀死他,哪怕只是惨胜,也足以压服江东了。”

    “惨胜?”

    曾天建摇了摇头,道:“陈无敌此人,只用了两招,就杀了郑苍生!”

    轰!

    如同惊雷炸响,曾伏尘再也无法淡定,满脸惊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