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江东称尊
    全场一片死寂,众人看着场中那道桀骜不驯、霸气无比的身影,眼中有着浓浓的惊惧。

    就在刚才,司马家十四名战仆,如天神一般,威严浩荡,凌然不可侵犯。谁都认为,陈羽要命丧这十四人之手。

    可是现在?

    只不过两剑而已,这十四人就成为了地上尸体,连体温都还没有散去,这其中的差距,简直如同天地之别。

    “不,这不可能!”

    司马飞昂看着这一幕,再也没有刚才的嚣张跋扈,脸上有着浓浓的震惊。自己的这十四名战仆,可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怎么可能在陈羽手中竟然连两招都没有撑过去?

    但震惊之后,他的脸上立马一片阴沉。陈羽的这种作为分明是没有把他放在眼中!

    “陈羽!你胆子太大了,竟然敢杀了我的战仆,你是不是想要和我司马家作对!”

    嘶。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的心头都是一跳,这句话的分量,实在是太重了。江东地区,没有任何一人,能够承受其分量!

    郑和安在最开始的恐惧之后,也是冷笑连连。陈羽的这种做法,司马家怎么可能放过他?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陈羽只是淡淡一笑,眼中有着无尽的轻蔑。

    “不错,我就是要和你司马家作对,你,又能怎么样!”

    额!

    司马飞昂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陈羽他,竟然真的敢如此明目张胆,说出这种话来。在他遇到的所有人中,从没有任何一人,敢像陈羽一般,如此嚣张!

    江东诸多大佬,诧异地看着陈羽,全都呼吸一窒。

    江东地区,从没有人敢像陈羽一般,和纵横华夏的司马家作对。

    不说这到底是不是逞一时之勇,单论男人的气概。

    陈羽,是当之无愧的江东第一人!

    冷冷一笑之后,陈羽甩了甩手中金剑,顿时发出一阵龙吟之声,如同潜龙出渊,桀骜凌天!

    哒哒哒。

    陈羽的脚步声响起,朝着司马飞昂走去。

    所有人的心神,全都随着陈羽的步点声,而不断翻涌。

    “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过来,否则我司马家一定不会放过你。”

    司马飞昂连连后退,脸上再也没有刚才的凶狠,只有一片惊恐。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陈羽他,要杀人!

    “干什么?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陈羽依然不急不缓地走去,升龙剑在他的手中,也发出阵阵轻鸣,似乎也在感叹这八百多年的仇怨,终于要迈出解决的第一步。

    “不,你不能这么做。我是司马家的人,我司马家势力遍及华夏,你不过是个毫不起眼的小角色,怎么敢杀我!”

    “我哥哥司马乘风,是万中无一的天之骄子,文治武功,都远超同龄人。在北都中,也是万众瞩目的存在。你只是一个废人的儿子罢了,怎么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

    “从来只有我司马飞昂欺辱别人,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这样对我!”

    司马飞昂歇斯底里的大声喊道,无边的惊恐占据了他的所有心神。当他看到陈羽那双没有丝毫感情波动的眼眸时,全身一震,心理防线瞬间全部崩塌。

    噗通。

    司马飞昂膝盖一软,竟然直接跪在了地上,眼泪鼻涕一大把,在陈羽面前,磕头如同捣蒜一般。

    “陈羽,是我错了,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吧。只要你放过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金钱、美女、豪车、别墅,我全都给你啊!求求你不要杀我啊。”

    司马飞昂颤抖着哭嚎道。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愣住了,紧接着就是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陈羽他,竟然压得司马飞昂跪下了!

    郑云裳看着陈羽,之前的种种轻视,此刻全都化为了无边的震惊。

    司马飞昂的这一跪,跪出了陈羽的无边威严!

    自此之后,不论结果如何,在江东地区,陈羽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所有人都要传颂着他的威名!

    陈羽淡漠地看着痛哭流涕的司马飞昂,眼中有着跨越时空的厚重。

    “当你司马家打压我父母之时,你可曾想过今天?”

    “当你以为我不过是个随手可灭的小角色时,你可曾想过会跪在我面前?”

    “你司马家的滔天势力,在我眼中,不过只是镜花水月,虚幻而已。我又如何会放在心上?司马飞昂,你,太小看我陈羽了!”

    淡漠的声音如同是从九天之上传来,让司马飞昂浑身再次一抖,他第一次感到浓浓的后悔,一直以来,他都错看了陈羽啊。

    本以为不过是个小角色而已,他这才和自家大哥申请来到江东,主持这次的总瓢把子争夺,但是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藏着陈羽这样的绝世凶兽。

    “错了,我司马家大错特错啊,如果再让陈羽这样成长下去,我司马家迟早会有灭顶之灾啊!”

    一想到自己家对陈羽一家做的事情,他就知道,两者之间必定是你死我亡。无边的担忧瞬间占据了司马飞昂的整个心神。

    但他还没来得及继续细想,陈羽的一句话,就让他如坠冰窖。

    “你,上路吧。”

    “不,不要,陈羽,求你不要,额。。。。。。”

    司马飞昂连连摆手,话还没有说完,陈羽一剑挥出,就将司马飞昂的所有话全部截断了。

    司马飞昂捂着自己的咽喉,直到咽气的那一刹那,还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就会这么死了。

    在他的眼中,震惊、恐惧、忧愁、绝望等等情绪交织在一起,依然没有散去。

    咚!

    司马飞昂重重坠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众人的心神也跟着一跳。

    所有人看着陈羽,如同看着一个魔神一般,不敢相信今天发生的一切。

    “他,他竟然就这样杀了司马飞昂!”

    郑云裳只感到一阵眩晕,不敢相信这一切。

    陈羽的这一剑,可就是正式和司马家族宣战啊!

    她看着陈羽,除了震惊之外,还有着浓浓的困惑。自己女儿的高中同学,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杀伐果断、胆子比天还大的枭雄!

    当其他的同龄人还在学校里读书的时候,陈羽他都干了什么?杀司马飞昂,成为江东第一人,这世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豪雄?

    在所有人复杂的目光中,陈羽淡淡扫视全场,威严隆重。

    有大佬长叹一声,缓缓从位子上站了起来,朝着陈羽深深弓下了腰。

    “今天之后,江东地区,以陈先生称尊!”

    一位又一位大佬弓下了腰,他们当中,谁不是一方大佬,年纪都足以当陈羽的父辈,可是此时,却全都朝着陈羽深深鞠躬,恭敬地齐声高呼。

    “拜见总瓢把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