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前世仇人
    不同于其他人的嘲笑,早在陈羽这一式翻天打出之际,就已经吓得郑苍生头皮发麻。

    那种如天如地的伟岸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为什么,为什么一个年轻人,竟然有如此力量!”

    此时的郑苍生,心中只有无限的恐惧。他想逃,但是陈羽早已经锁定了他的气机,让他避无可避,只有一战。

    “我不信,我纵横江东几十年,无人不怕,手上鲜血累累,怎么可能会输给你?给我灭!”

    大吼一声,郑苍生把恐惧完全压了下去,一脸的凶戾疯狂。

    他鼓荡起全部的内力,无数的风刃,在其身前一层又一层的重合叠加,简直如同是绞肉机一般。

    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

    一声嘹亮的龙吟之声,响彻全岛,在郑苍生的视野里,一条金色巨龙,咆哮着冲向他,只是一个瞬间,就将他的所有抵抗全部冲垮,狠狠轰击在他的身上。

    噗!

    一口鲜血喷出,郑苍生直接飞了出去。

    而此时,漫天的金光这才散去。

    “刚才到底是什么情况,人的力量竟然能造成这样的天地异象么?”

    “我恍惚之间好像看到了金色巨龙,还听到了龙吟之声,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了,到底是谁赢了?”

    众人纷纷拿下挡在眼前的手,议论纷纷地望向场内。

    只这一眼,所有人顿时说不出话来,眼神中充满了惊骇。

    场中,郑苍生如同一条死狗般,躺在地上,一身的白衣上全是血,四肢以一种奇异的姿势扭曲着,异常狼狈,再也没有刚才的高高在上。

    “苍生!”

    郑和安激动的站了起来,眼中有着强烈的震惊。郑高池更是如同见了鬼一般,吓得全身发抖。

    郑云裳瞪着眼睛,捂着嘴巴,看着陈羽一脸的不敢相信。

    这个少年,真的是自己女儿的同学?连郑家最强的郑苍生,都敌不过他?

    一想到这里,她就有种荒谬绝伦的感觉。

    江东的众多大佬,看了看郑苍生,又看了看陈羽,眼中有着难以遏制的敬畏。这个年轻人,竟然只用了两招,就把江东最强的“人屠”郑苍生,打得成了一条死狗?

    所有人都感到一阵眩晕,今天见到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郑苍生整个人趴在地上,一动不能动,只有粗重的喘息声,还证明他还没有死。此时的他,只感到无尽的屈辱和恐惧。

    陈羽之前说三招的时候,他还不以为意,但是现在,不过是两招,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废人,这种事情,直到现在,他还是难以接受。

    “不过两招而已,你已经这样了,看来今天合该你死在我手里。”

    陈羽迈着步子,不急不慢地走到郑苍生面前,低头冷冷看着郑苍生,眼中无悲无喜。

    众人看到郑苍生竟然狼狈的趴在陈羽的面前,都感到像是在做梦一样。

    郑苍生嘴里有着浓浓的苦涩,没想到自己纵横江东这么多年,到了最后,却是栽在一个小家伙的手上。

    不过随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冷笑。

    “你以为杀了我,你就能成为总瓢把子?太天真了啊。司马飞昂已经来了,司马家的战仆也来了不少人。有他在,你绝不可能成为总瓢把子,最后的赢家还是我郑家!哈哈哈哈。”

    听到郑苍生的话,江东的众多大佬都是心中一惊,刚才陈羽带给他们的恐惧,瞬间消散了一大半。

    司马家,那可是纵横华夏的豪门巨阀,远不是江东的这些人能够比拟的。有司马家的人在这镇压一切,哪怕是这个陈大师再厉害,也不能翻出什么浪来。

    “不错,陈羽,现在你放了苍生,我可以在司马家面前,保你一命。否则的话,你就等着司马少爷的怒火吧!”

    一想到司马家,郑和安立马一震,大声说道。

    郑云裳也劝道:“陈羽,你根本不知道司马家有多强大!你是无双的同学,只要你放了郑苍生,向司马少爷和郑家真心道歉,我一定会力保你,让你有个好结果。”

    一想到司马家,整个郑家的底气都足了起来。

    郑苍生虽然趴在地上,但却笑了笑,高傲地道:“听到没有,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像你这样的人物,想必司马少爷也很乐意收归到手下,作为战仆。”

    听到郑家几人的话,陈羽沉默了。

    当所有人都以为陈羽要妥协的时候,他突然笑了笑,看向了郑云裳。

    “无双很不幸,有你这样的母亲,无双也很幸运,有我这样的主人。你说我不知道司马家有多强大?但是你又怎么知道,我,到底有多强!”

    郑云裳呼吸一窒,连退七步,脸色苍白。

    陈羽又转头看着地上的郑苍生,道:“收为仆人?他司马家,可没这个资格!你还是安心上路吧!”

    陈羽淡淡举手,就要落下。

    郑苍生心脏一紧,感到无边的恐惧,大吼道:“司马少爷,救我!”

    就在郑苍生喊完,陈羽手臂刚要落下之际,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响了起来。

    “陈羽,住手。”

    陈羽手一顿,转头看去,就看到一个衣着华丽,脸色有些苍白的年轻人,正看着自己,嘴角还挂着一抹斜斜的笑容。

    “司马少爷。”

    郑家众人都是一脸惊喜的喊道。

    陈羽眉头一挑,看着司马飞昂,眼中闪过种种画面。

    八百多年了,当初自己在北都受辱的时候,这个司马飞昂可是最为嚣张、欺负自己最狠的那个人啊。

    这一次看到,陈羽不由笑了起来,笑的意味深长,笑的冰寒透骨。

    “司马飞昂,太久不见了,看到你,我很开心啊。”

    陈羽灿烂一笑,眼眸中却是寒光点点。

    还好你活着,不然就算我有通天之能,又如何再去让你司马家体会到我的滔天怒火?

    司马飞昂一愣,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陈羽,只不过知道他是陈家的人而已,为什么对方会说太久不见?

    摇了摇头,司马飞昂并没有在意,而是说道:“陈羽,既然知道我是司马飞昂,就应该清楚,这里谁说了算!现在,放了郑苍生,自己主动跪到我面前,磕头认错。”

    与此同时,他的身后,除了那个老仆人之外,还有十三人也一字排开,齐声喝到:“磕头认错!”

    此话一出,众人全都看着陈羽,暗叹陈羽这次再也不能嚣张了。

    郑家上下,更是一片冷笑,眼中充满了寒芒。

    郑云裳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心中无限感慨。

    “最终你还是要屈服在司马飞昂的面前,这就是现实啊。但是你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已经是惊人的成就,足以自傲了。”

    郑苍生更是一脸傲然,道:“赶紧磕头道歉。”

    “聒噪!”

    一声断喝,陈羽眉头一皱,单手一挥,一颗头颅冲天而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