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郑家震怒
    嘎吱!

    一阵急速的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响起,汽车在陈羽面前不到一米的距离下,终于停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摩擦的焦糊味,让人心情烦躁。

    “tmd,你小子想死啊!还不快滚!”

    车门打开,除了司机之外,三个彪形大汉从车上下来,一脸凶神恶煞,死死看着陈羽。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动我的人!”

    陈羽淡淡开口。

    坐在车里的叶无双,看到陈羽之后,眼中爆发出惊喜的目光,但是她全身已经被季承平封住了穴道,当下只能看着陈羽。

    听到陈羽的话,三人突然一震,眼中有着惊恐。

    “你,你是谁?”

    陈羽笑了笑,道:“你们来到东川,不就是为了我么?”

    轰隆,几人全都一阵,失声喊道:“你是陈大师!”

    陈羽笑容瞬间收敛,道:“既然知道是我,那你们也可以去死了!”

    该死的!

    几人咬牙,瞬间从腰间拔出来枪,对准了陈羽。

    “别逼我们!赶紧滚!”

    几人大吼道,但是陈羽丝毫不在意,依然一动不动。

    “该死的,开枪!”

    一声怒吼,枪声回荡在空荡的大路上。

    三人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心又立马提了起来,眼中更是惊骇欲绝。

    一层光膜出现在陈羽面前,将所有子弹全部挡了下来。他们何曾看到过这样的一幕?当下一个个吓得直接瘫在了地上。

    “死吧。”

    陈羽淡淡一挥手,一道金光骤然乍现,三人齐齐一震,脖子上全都出现一道红线,瞬间毙命。

    陈羽看向车里,司机立马一惊,而后目露狠色。

    “给我死!”

    轰!

    一阵剧烈的发动机轰鸣声响起,司机一脚油门直接踩到底,汽车如同下山猛虎,带起一阵白烟,撞向陈羽。

    但是陈羽只是淡淡抬起手掌,而后猛地下压,直接按在了车头上,车子就被挡在了原地,轮胎和地面死命的摩擦,但却连半分都前进不得,只能发出刺耳的啸声。

    陈羽抬起头,淡淡一笑,但是落在司机的眼中,却如同死神的微笑般。

    现在发生的一切已经彻底超出了他的认知。

    “白痴。”

    陈羽又是一指点出,金光直透挡风玻璃,从司机的头上穿过,原本咆哮的汽车,此时也无力的停了下来。

    陈羽把叶无双从车里拉出来,将其身上的禁制直接解开。

    “主人!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叶无双开心地直接抱住了陈羽。

    “好了,快松开吧。”陈羽笑着说道。

    “我不嘛,好不容易有机会能抱主人,就让我多抱一会吧。”

    无奈的摇了摇头,陈羽感觉叶无双现在是越来越不怕自己了。

    “走,我们回去。”

    陈羽说道。

    “怎么回去?唯一的一辆车也被主人给弄坏了,我打电话喊人来接我们吧。”

    陈羽却摇了摇头,在叶无双的惊呼声中,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直接窜了出去。在他们的身后,只留下了一地狼藉,诉说着之前发生的一切。

    叶无双缩着身子,紧紧抱着陈羽,两条马尾辫被风吹的不停晃悠,心里异常甜蜜。

    “主人的胸膛,好温暖。”

    叶无双心中想到,随后又咬了咬牙,“主人是我的,决不能让赵韵占了!”

    陈羽并不知道叶无双的想法,他虽然带着叶无双,但是速度极快。

    “我,我靠,尼玛,这是超级英雄救了美人,要回家了么。”

    之前看到陈羽的那个司机,此时再次看到陈羽,而且还抱着一个美女,既吃惊,又羡慕。

    两人回到东麓山上,才发现郑云裳已经离去。

    想起自己母亲,竟然把自己当成一个工具,安排了一门婚事,而且还是和司马飞昂那种有名的花花公子,叶无双就有种难以言喻的酸楚感。

    “主人,我不想嫁给那个人,我只想跟着你。”

    叶无双大眼看着陈羽,微微泛红。

    看着叶无双,陈羽微微笑了笑,揉了揉叶无双的头发,目光却投向了远方。

    “我的人,除了我之外,谁都没资格强迫他们!”

    叶东来也笑了起来,道:“无双你放心,有陈先生在这里镇压一切,任何宵小都不要想强迫你。”

    叶东来意气风发,这一次的江东总瓢把子争夺,就是叶家迈出东川,纵横华夏的开始!

    虽然面对司马家这种庞然大物,叶东来的心中还是十分不安,但是他一看到陈羽那万事尽在掌握的样子,心中莫名就安心下来。

    “陈大师如此年轻,尚且不惧司马家族。我叶东来也是历经风雨一路走来,作为陈大师的手下,又岂能弱了陈大师的气势?”

    一念至此,叶东来只觉得豪气纵生,似乎司马家族,也不算什么了。

    不过经此一事之后,陈羽心中却有了计较,自己得罪的人太多,虽然自己不惧,但是自己身旁的人,却不能像自己这般。

    “看来,还是要搜集材料,给他们炼制一些防身的东西。”

    心中有了计较之后,陈羽道:“叶东来,最近给我搜集一些好玉,我有用。”

    宇宙中,能够炼器的材料很多,不过在地球,目前也只有玉器最为适合炼器。

    叶东来闻言,没有多问,立马答应下来。

    一天时间悄然而过,当郑云裳得知送叶无双去盘云市的人全灭了之后,不由又是一惊。

    她不禁苦笑,自己已经算是极为强势的人了,这些年来,不论是在商海中,还是在家族里,都是一往无前,任何挡在自己面前的东西,全被自己扫灭。被人尊称为“郑孔雀”。

    可是没想到这次来到东川,陈羽竟然比她还要强势,压得自己丝毫没有喘息的机会,更是果断地杀掉了季承平和这些护卫,这种杀伐决绝,真让她怀疑,陈羽到底是不是一个高中生。

    “哎,可惜,如果你知道韬光养晦,能够隐忍二十年,低调提升,说不定你还能和司马飞昂掰掰手腕,那个时候,我也未尝不能让无双离开司马飞昂,再回到你身边。”

    “可你却太过锋芒毕露,成为了众人的目标,这次的江东总瓢把子争夺,你如何过得去?就算你侥幸过关,司马家族、风雷阁,都要至你于死地,你又能撑到什么时候?”

    郑云裳摇着头,在他眼中,陈羽就和她曾经看到过的许多才俊一般,自以为是,注定只是一颗流星,要黯然落幕,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

    到了晚上,郑云裳才回到盘云市郑家,当得知陈羽的所作所为之后。

    郑家上下,全都震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