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掷碑入谷
    看着一脸云淡风轻的陈羽,顾阳云眼中充满了恨意,连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

    “陈大师,你可真是霸道啊!难道你就不怕,天医阁的怒火吗!”

    顾阳云沉声问道,就算是先天大宗师,在天医阁面前,也并不够看。

    陈羽摇了摇头,眼中有着一丝淡淡的嘲笑。

    “要怕的不是我,而是你们。你们就不怕,我的怒火么!”

    陈羽一步踏出,整个广场的氛围都是一凝。

    他携杀人之势、再有空降之威,仅仅只是一步,却如同踏在众人心头一般。在陈羽面前,众人无端端感觉自己矮了一头,惊惧不已。

    顾阳云也是化劲大成的高手,放在外面,也是横着走的存在,到了哪里都是贵客。可是现在面对陈羽,他就感觉自己是个小孩子一般,毫无反抗之力。

    一腔怒火,尽数化为无奈。

    即使这里所有人一起出手,估计也伤不到陈羽分毫吧。

    顾阳云心中暗叹。

    孙仲轩三人在刚才已经来到广场上,看到陈羽一人,竟然压得整个江东分院抬不起头,心中异常震惊。

    “陈大师,真的是,太厉害了!”

    孙若灵兴奋地攥紧了拳头,看着陈羽的眼中,仿佛有闪闪光芒露出。

    “炼丹谷在哪里,带我过去。”陈羽淡漠出声。

    顾阳云全身一震,拳头攥紧又松开,松开又攥紧,反复了好几次,最后还是全身一软,重重叹息了一声。

    “跟我来。”

    阴沉着脸,顾阳云带着陈羽几人离开了广场,直接前往炼丹谷。

    广场上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都有着抹不开的震惊神色。当他们看到躺在地上的白鸿宇父子,全都浑身一抖,噤若寒蝉。

    陈大师的名字,彻底震撼了他们的心灵。

    在顾阳云的带领下,不过片刻功夫,他们就已经到了炼丹谷的所在。

    陈羽望去,发现在谷内有一高台,台上有一个硕大的青铜圆鼎,三足两耳,有七八人合抱那么粗,上面雕刻着一道道火焰纹理,有着特别的神韵,而在盖子上,烙印着一圈圈晦涩难懂的铭文。

    整个炉鼎,透露出一股苍凉古朴的味道,一看就不是现代的产物。

    “这就是离火乾元炉,我们也是无意中,在神农山里发现的。这是炼丹的绝佳神器!但我和白院长能力有限,到现在为止,也无法使用。据史书记载,上古时代,丹道昌盛,可惜到了现代,已经越来越没落。”

    顾阳云的脸上,有着一丝狂热,更有一丝遗憾。他这一辈子,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重现上古时期的炼丹之法,可惜的是,书中记载残缺,现在流传下来的,和上古相比,差距实在太大。

    转头看着陈羽,顾阳云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

    “陈大师,你武学通神,我不如你。但是丹道可不是武学,现在炉鼎就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用的起来!”

    天医阁,医术通天,丹道高深。没有任何一方势力能够超过。

    而且丹道要求之严格,比武道更甚。不仅要时间积累,更要有天赋。

    陈羽就算再如何逆天,也不过只是武力,真说起丹道来,怕是连自己的一个手指都比不过,竟然还妄想借炉炼丹?除非他是哪个大能转世,否则绝不可能。

    摇了摇头,顾阳云只感觉自己想象力实在是太丰富。

    陈羽淡淡点了点头,道:“虽然只是一般的炼丹炉,不过也勉强够用了。”

    以陈羽的眼界,看过的绝世神器不知多少。自己前世炼丹,用的都是两仪造化炉、紫阳大皇炉、乾坤封神炉这类的名炉。一个区区的离火乾元炉,的确不在他的眼中。

    “哼,大言不惭!”顾阳云怒道。

    陈羽并不在意,四下扫视一圈后,和林云子说道:“我要在这炼丹三日,这三日内,任何人不许进谷,如有违者,杀无赦!”

    为母亲炼制六阳草还丹,陈羽容不得一丝的问题。

    林云子浑身一震,重重点了点头。

    点了点头,陈羽突然并指如刀,直接将旁边一块巨石从崖体上切了下来。

    顾阳云看到这一幕,眼皮狠狠跳了跳。这种手段,绝对是先天大宗师!

    刷刷刷!

    陈羽运指如飞,直接在巨石上刻下四个字。

    “擅入者,死!”

    字落碑成,一股杀气从石碑之上猛然爆发而出,让在场三人全都一阵心悸,这是陈羽防止有人入谷,把自己的杀意凝聚在其上,以此来震慑外人。

    “起!”

    陈羽单手抓住石碑,猛地将其提了起来,随后一甩,石碑飞掠几十米的距离,直接砸在了炼丹谷的入口位置。

    “嘶!”

    顾阳云倒吸一口冷气,瞪大了眼睛。

    这块巨石少说也有几千斤,他竟然如此轻松就提了起来,难道先天大宗师这么恐怖?

    “这几天,我在谷中炼丹,你们若是敢动孙家和他们三人,我必灭你天医阁上下所有人。”

    陈羽看了眼顾阳云,淡漠出声。

    顾阳云心口一惊,自己刚刚还想等陈羽入谷之后,把几人抓了审问,但是陈羽一句话,就将他的所有想法全部浇灭。

    再不说话,陈羽直接进入谷中。顾阳云看着陈羽的背影,脸色阴晴不定,狠狠甩了甩手,这才离开。孙仲轩两人和林云子也从谷内出来,到了山谷入口。

    “爷爷,我们就在这里等陈大师么?”

    孙若灵紧张说道,哪怕陈羽已经发话,她依然十分害怕,杀了对方的院长,还要带着尸首来借丹炉,霸占对方的地方来炼丹。这种事情,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等!我们就在这里等!”

    孙仲轩抿了抿嘴,语气坚决。这对他来说也是一场豪赌,成功那么就能得到陈羽真正的友谊,失败?那整个孙家都要覆灭。

    “陈大师,我孙家到底是一步登天,还是一步地狱,可都看你的了啊!”

    孙仲轩望向谷内,眼神复杂。

    炼丹谷内,陈羽一个起掠,来到了高台之上,看着眼前的离火乾元炉,眼中有一丝丝激动。

    再不迟疑,陈羽直接一掌,把炉盖打飞出去,一股惊人的热量瞬间从炉内升起。

    “竟然刻下了离火阵法,难怪能够千百年保持热量不散。”

    陈羽点了点头,颇为满意。

    刚刚出去的顾阳云,此时掏出了手机,直接拨通一个电话。

    “喂,是总院刘大师么,我是顾阳云,白鸿宇院长被杀了!你们,速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