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举世皆敌
    永良大酒店顶层,房间内一片死寂。

    孙仲轩看着躺在地上的白鸿宇父子,眼中是抹不开的强烈震惊。

    “竟,竟然就这样杀了。”

    饶是孙仲轩经历了无数的大风大浪,此时此刻,也感到一阵阵眩晕。

    这可是天医阁的分院长啊!刚才是何等意气风发,即使后来被陈羽击败,凭借天医阁的名头,依然霸道地出言威胁。

    而白无疾,更是天之骄子,含着金钥匙出生,有着光明的未来。

    可是现在?

    不过片刻光景,竟然就已经成为地上的两具尸体,连体温都还没有散去。

    看着陈羽,孙仲轩的目光中有着浓浓的敬畏。

    这个年轻人,行事果断狠辣,是绝代枭雄啊!

    可是下一刻,他就眉头一皱,叹息的摇了摇头。可怜这么一个绝世人物,得罪了天医阁,就要命不久矣。

    孙若灵却不像孙仲轩那样,她看着陈羽,有着浓浓的崇拜。在她见过的所有人中,不论年纪如何,地位如何,没有一人,能比得上眼前的这位陈大师!

    在火车上一手救人,在酒店里一手杀人,简直如天上神灵一般,掌控生死。

    “陈大师,你可真是,真是,哎。”

    孙仲轩看着陈羽,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只化为一声叹息,饱含着复杂的情绪在里。

    佩服、震惊、感慨、畏惧。。。。。。

    一声叹息,道尽了孙仲轩的万语千言。

    “杀了白鸿宇,你有想过后果么?他可是天医阁的分院长,这样的人物,即使在天医阁中,也是举足轻重。天医阁地位超然,和无数势力交好,你杀了他,就是和整个天下为敌啊!”

    嘶!

    林云子倒抽一口冷气,饶是他已经预料到这一切,但是听到孙仲轩亲口说出来,依然感到如山岳般沉重的压力。

    转头看了眼陈羽,林云子眼中有着浓浓的忧色。

    以东川一地一人,对抗遍布华夏的天医阁?这实在是太过天方夜谭。

    陈羽眼皮低垂,无悲无喜。

    “举世皆敌么?”

    抬起头,陈羽笑了笑,眼神淡漠,如天上神帝。

    “那又如何?若是举世皆敌,我便杀破这个世界,到那时,一切归于寂无,还有什么敌手?”

    在征战无穷星河之际,自己不知经历了多少的生与死,踏着多少的尸骨,才走到现在。在他手中覆灭的星球,连他自己都数不过来,更遑论这小小的天医阁?

    便是自己现在修为还没有彻底恢复,但是他的自傲与自尊,又怎会去在意这些威胁?

    孙仲轩愣愣地看着陈羽,竟升起臣服的心思来。

    他掌舵孙家几十年,即使如今退位,依然说一不二,其眼力自然不差。

    他能感觉到,陈羽和那些夸夸其谈的热血青年不一样,在陈羽身上的自信,不是凭空而来,而是历经岁月的洗礼,掌握绝对力量的强者,才有的独特气质。

    这样的一个年轻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气质!即使是那些一国元首,生杀大权在握,也不曾有这么强烈的气势啊!

    孙仲轩已经震惊的无以复加。

    陈羽摆了摆手,道:“你的七彩雪莲我要了,这一次,我就帮你孙家去除诅咒,作为回报。”

    孙仲轩一愣,随即大惊。

    “什么,陈大师的意思是长风他们不是得病了,而是中了诅咒?”

    陈羽点了点头,道:“不错,之前在火车上,孙若灵体内的诅咒之力,被白无疾无意中激发,我这才救了她。”

    孙仲轩恍然大悟,看着自己的孙女,有着一丝了然。孙长风夫妇眼中也有一抹庆幸。

    “那就请陈大师出手,救我一家!”

    孙仲轩深深一拜,陈羽坦然受之。

    如同之前救治孙若灵一般,陈羽直接将孙长风夫妇体内的诅咒之力彻底除去。

    看着房间中缓缓消散的黑烟,孙仲轩脸色异常难看。

    他没想到,竟然有人如此歹毒,要害死他儿子一家。

    而在陈羽去除诅咒的同时,在遥远的南疆大山里,一个全身裹在黑袍里的高瘦男子突然脚步一顿,眼中有着一丝意外。

    “竟然破了我的诅咒之力?孙家的人还真是好命,看来我要再去江东一趟,了结这段因果。桀桀桀桀。”

    酒店房间之中,孙仲轩一家再次拜谢陈羽,充满了激动。若不是陈羽,孙家真的要彻底绝后。

    命人收拾了房间之后,孙仲轩让人将早已准备好的银行卡和七彩雪莲拿了过来。

    看到七彩雪莲之后,陈羽眼中闪过一抹激动,有了它,炼制六阳草还丹的所有药材俱已备齐,他终于可以开炉炼丹!

    不过随即陈羽就皱了皱眉,自己手上,还没有一件合适的炼丹炉鼎,普通的炉鼎,根本难以承受他的龙炎。

    “陈大师,有什么为难之事么?”

    察觉到陈羽的异常,孙仲轩发声问道。

    “你可知道,在永良市有没有什么好的炼丹炉鼎?我要开炉炼丹,但是缺一件好的炉鼎。”

    “什么,陈大师竟然会炼丹!”孙仲轩不由尖叫起来。

    林云子淡淡一笑,道:“陈大师学究天人,会炼丹又有什么奇怪?这不过是陈大师诸多能力中的一项而已,何须大惊小怪?”

    刚才听了陈羽的话之后,他已经不再担心天医阁的威胁。

    定了定自己的心神,孙忠轩不由沉声说道:“炼丹之法,除了天医阁之外,外界几乎没有流传,所以炼丹炉鼎的话,也只有天医阁当中有。”

    “据我所知,在江东分院中,就有一座炼丹炉鼎,名为离火乾元炉,据传是上古时期就流传下来的,连白鸿宇都无法使用,一直存放在江东分院的炼丹谷里。”

    陈羽眼神一闪,有着奇异神色。

    自己正愁没有好的炉鼎,没想到瞌睡就有枕头。

    “江东分院在哪里?”陈羽问道。

    “在离永良市不远的神农山里,里面听说布满了阵法机关,外人难以进入。陈大师,难不成你!”

    孙仲轩悚然一惊,不敢相信地看着陈羽。

    陈羽淡淡一笑。

    “不错,我要去借炉,炼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