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神医
    孙若灵诧异地看了眼陈羽,不明白他的意思。

    一旁的白无疾还没说话,那个中年医生立马跳了起来。

    “真是胡说八道!你可知道在你面前的这位年轻人是什么身份?他可是从天医阁出来的,更是掌握有失传的秘技,九劫针法!这种人物如果都治不好,还有什么人能够治好这个小姑娘!”

    中年医生脸色阴沉,对陈羽如此态度非常不满。

    外行不知道,他作为医生可是清楚的很,神秘势力,失传秘术,无一不在表明,白无疾的高超水平,现在居然遭受别人的质疑,让他非常生气。

    “就是啊,刚才这位先生还妙手回春,治好了那位老大爷呢。”

    “你是什么人啊,就敢这样质疑别人?”

    人群嘈杂,纷纷在指责陈羽。

    宋元看着陈羽的眼中有着鄙视,道:“我看这家伙就是在争风吃醋,怕师兄你治好这位美女之后,他面子上挂不住,所以才说出这种话。难道你为了自己的面子,连别人的性命都不顾了?”

    听到这话,人群更加骚动,感觉宋元说的有道理,看着陈羽的眼神中鄙视之色更浓,喧嚣之声渐渐变大。

    孙若灵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没想到这个俊美青年,竟然是这样不知大体的人。

    白无疾看着陈羽,嘴角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人言可畏,陈羽犯了众怒,不用自己发话,其他人的口水就足以让他无地自容。

    岳珊珊倒是好心,拉了拉陈羽的衣袖,小声说道:“你还是道个歉吧。”

    陈羽冷眼扫了圈喧闹的人群,眉头微微一皱。

    “聒噪!”

    一声淡淡的冷喝声,虽然不大,却把车厢中所有的声音都压了下来。

    众人的心口都是一震,感到了呼吸一窒,看着陈羽的目光中,有一丝的惊疑不定,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仿佛自己再多嘴一句,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一时间,原本嘈杂的车厢,竟然整个安静下来。

    “拽什么拽。”

    宋元脸色涨得通红,半天才小声嘀咕了一句,却再也不敢多说。

    白无疾心中也有一丝悸动,看着陈羽的目光有着忌惮,不过他毕竟不是常人,立马就把这份惊恐压了下去。

    转头看着孙若灵,白无疾淡淡一笑,说道:“美女放心,有我白无疾在此,不论是任何疑难杂症,都不过是我随手解决的事情!”

    白无疾自信飞扬。

    九劫针法可是传自上古,传说真正的九劫针法,那是仙人的手段,能够射落星辰,直达幽冥救人魂魄,极端恐怖。

    自己所掌握的,不过是残篇中的残篇,虽然和传说不能比,但即使如此,也是天医阁中的镇院之宝,足够让世人震撼,为他赢得了无数荣誉。这一次,必然也不例外。

    看着白无疾的样子,孙若灵心神稍定,不再去想陈羽的话,转而对白无疾露出了微笑。

    “那就麻烦先生了。”

    “不麻烦,不麻烦!”

    白无疾笑的如同一朵灿烂的雏菊,斜眼扫了眼依然闭目养神的陈羽,眼中有着浓浓的得意。

    “和我争?简直找死!”

    取出银针,白无疾瞬间落针,沿着孙若灵的手臂扎了一排。

    “着!”

    沉喝一声,白无疾如同刚才一般,手拨琵琶,九根银针瞬间颤抖起来,体内的内力从银针不断汇入孙若灵的体内。

    车厢中的其他人全都侧目相看,眼中有着好奇和一丝钦佩。那个中年医生更是双眼放光,激动的双拳紧握。能够亲眼看到这种传说中的秘技,他怎能不兴奋?

    “喂,你看到了吧,我师兄的九劫针法一出,这个美女肯定会好的。到时候你可不要再不知好歹,乱说一气了。”

    岳珊珊看着陈羽,笑着说道。

    陈羽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看都不看白无疾。

    “九劫针法?不过是送命针法。”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说话真难听。”岳珊珊一脸不满,看着陈羽的眼中有一丝鄙夷。

    不久之后,白无疾已经是满头大汗,浑身发抖,眼中再也没有刚才的自信,取而代之的是浓重的惊骇和凝重。

    九根银针颤抖越来越强,而孙若灵脸色却越来越苍白,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

    “哎,这个小姑娘好像没有好转啊。”有乘客疑惑道。

    中年医生立马眼睛一瞪,道:“慎言!这可是九劫针法,你们这群外行,怎知他的神奇,依我看,这肯定是黎明前的黑暗,阴极生阳,正因为马上就要好了,所以才会让人看上去如此虚弱!”

    中年医生一脸的笃定,车厢里的众人听了之后全都是恍然大悟的表情。

    白无疾简直有苦说不出,这哪里是阴极生阳,孙若灵体内怪异的很,如同一个无底洞般,自己的内力都快耗尽了,不仅没有起到效果,连对方得了什么病都还不知道。

    陈羽心中嗤笑,对方体内诅咒之力平常都在蛰伏,吸收了白无疾的内力后,瞬间壮大。不要片刻时间,就能要了孙若灵的性命,自己好意提醒,却无人知道,如此看来,也是这女子命该如此。

    就在陈羽思量之际,突然听到一声爆喝。

    “不好!”

    白无疾手中一抖,九根银针瞬间变成黑色,而后轰的一声,彻底炸成齑粉。

    白无疾一脸的惊恐,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孙若灵已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昏死过去。

    “哎呀!这是把人给治死了啊。”

    有乘客大声喧嚣,喧哗起来。

    那个中年医生一脸难看,自己刚才还说白无疾一定能够治好孙若灵,可是转眼间,竟然就针毁人昏。他只感觉自己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疼。

    白无疾脸色通红,自己刚才还夸下海口,但没想到,不过片刻功夫,连自己的银针都被毁了。望了眼昏迷的孙若灵,他心思飞转,只是一会时间,就有了办法。

    “哎,可惜,可惜,这个美女寿元已尽,病入膏肓,即使我耗尽生平所学,还让祖传银针被毁,却依然救不了这个美女的性命,我愧对祖先,枉为医者!”

    白无疾一副自责的样子,众人看了以后,纷纷升起同情心,反倒不断安慰他。

    众人纷纷鼓噪,要给白无疾作证,让他不要担心。

    就在这个时候,岳珊珊拉了拉陈羽的手臂,道:“喂,你能不能治好她?”

    陈羽眉头一挑,道:“对我来说,易如反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