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我要你,生死不能
    “你,你这孩子!”

    吴念之本来一肚子的火气,看到陈羽这个样子,一腔怒火全都消失不见。

    “爸、妈,走,我们回家。”

    陈羽直接把陈太一手中的行李拎了过来,红着眼眶,却是满脸笑容,就要去打车。

    “先等会,张经理去洗手间了,马上就出来。单位已经派车来接他了,我们现在去停车场等吧,看能不能蹭个车。”

    陈羽一愣,这个张经理他听说过,全名叫张俊生,是陈太一和吴念之的顶头上司,陈羽的父母在单位里只是普通职工,可是这个张俊生却是中层领导。

    自己父母之所以出差这么多,都是这个张俊生安排的,以前听父母提起过,这个人经常为难他们。

    眼神微微一眯,陈羽冷声说道:“也好,我倒要看看这个张俊生是什么人物。”

    三人来到停车场,等了十几分钟之后,一个大腹便便、满脸油光的秃顶男子接着电话就走了过来。

    “好,我知道了,今天我就安排人去。哎呀,你放心啦,我们都是老朋友,不会耽误你吃饭的。到时候让我的手下在那盯着,你给他们弄份盒饭就行了。”

    张俊生边打电话,边随手把自己的公文包递给了陈太一。

    陈太一刚要去接,却被陈羽伸手拦住了。

    这种人,也敢让自己父亲给他拎包?

    张俊生有些诧异的看着陈羽,尴尬地收回了公文包,问道:“陈太一,这是谁?”

    陈太一赶忙说道:“张经理,这是我儿子,陈羽。”

    张俊生不悦的看了眼陈羽,发现陈羽正眼神淡漠的看着自己,不由心神一跳。

    就在这时,陈太一微微弯着腰,笑着说道:“张经理,单位不是派车来了吗,我家住的地方地铁不到,能不能带我们一路,等到了84路的公交站,我们就下车。”

    吴念之也是勉强笑着,在一旁附和着。

    看着自己父母如此样子,陈羽心中微微发酸。小的时候,自己的父母是何等风光?

    那个时候,父亲、母亲可都是人中龙凤,虽然离开北都来到东川,但是手中毕竟有钱,而且眼界、能力都超过普通人太多。随便做点什么都能一辈子吃穿无忧。

    但是自己的父母太仗义了,为了李冬儿这白眼狼一家,家财散尽,最后不得不去找工作,以求度过难关。毕竟凭自己父母的能力,只要手中有点本钱,做什么都能成功。

    可是偏偏,无论自己父母做什么工作,做什么生意,却总是处处受人打压,一直过了十几年到现在,家庭条件依然一般,为了自己的学业,不惜日夜加班,还总是出差。

    现在竟然为了蹭车,还不得不对这个秃头笑脸相迎!

    陈羽只感到胸中一股抑郁之气难以抒发,不过片刻之后,他就冷笑起来。

    现在,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

    “带你一路?你们不知道单位的规定么,不是中层以上领导,没有专车接送。你们两个不过是普通职工,家又住的那么偏,我怎么会带你们?”

    “而且你家小孩还在这,难道你们一家子就这么想占单位便宜?”

    张俊生满脸的讥笑,陈太一虽然脸上尴尬的笑着,但是陈羽看到,自己父亲的拳头此时正死死紧握着!

    当年的父亲,是何等的桀骜不驯!

    可为了这个家,为了生活,竟然要被一个死胖子如此嘲讽!

    陈羽看着张俊生,冷冷说道:“一个小小的领导,也敢对我的父亲如此不敬?你算个什么东西!”

    什么!

    张俊生笑容一僵,立马一脸怒容,道:“陈太一,你家小孩有没有教养?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

    陈太一和吴念之也吓了一跳,张俊生可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两人的工作和工资,可都是把握在他的手里,无论怎么样,绝对不能得罪!

    吴念之急忙拉了拉陈羽,道:“小羽,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没大没小的,赶紧道歉!”

    陈羽看着张俊生,不屑一笑,自有一股睥睨气势。

    “让我道歉?他如何受得起!”

    几人哪里知道,陈羽现在可是东川绝对的第一人,连姜亮都被陈羽逼得退位,更何况是张俊生这样的无名小卒?

    张俊生一愣,咬牙切齿地说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敢这么和我说话。陈太一,你们夫妻两这个月的奖金,我要好好考虑考虑了!”

    一听这话,两人都是脸色一变。

    他们如此努力工作,不就是为了多赚点钱,让陈羽能够好好学习么,可是现在,陈羽不仅考试为零分,而且还这么冲动,得罪了张俊生,一种酸楚感立马泛上心头。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张经理,您听我和你解释。”

    陈太一连忙点头鞠躬,却被张俊生不耐烦地挥手打断了。

    “解释什么解释,我告诉你,我不会带你们。而且现在有个工作,要去上水市一趟,客户正在催,你们马上买高铁票,赶在中午前到那,不要耽误客户中午的宴会。”

    什么?

    陈太一和吴念之全都愣着了。

    “张经理,可是我们才刚回来啊,而且我儿子也在这里,就不能晚点再去么,最起码让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吃顿饭啊。”

    陈太一死死握着拳头,不甘地说道。

    “吃什么吃!这可是我们单位的大客户,要是耽误时间惹的对方不高兴,不和我们合作了,这个损失你们担待的起么!现在,马上就走!不然,你们这个月的奖金就不要想要了!”

    张俊生瞪着眼睛,扯着嗓子大声训斥着,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陈太一死死盯着张俊生,牙齿咬的坑坑响,拳头握的已经一片雪白,可不过片刻之后,他就无力的松开了。再多的骄傲,都为了家庭而隐藏起来。

    “好!我,们,去!”

    吴念之眼眶泛红,看了眼陈羽,满脸的无奈,为了支撑这个家,为了陈羽的学业,他们这些年过的一直胆战心惊,还要憋屈地忍受这样的不公平对待!

    他们也想过跳槽,可是现在的工作工资足以支付陈羽高昂的学费,而且两人现在的年纪,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实在不容易。

    张俊生冷冷笑着,满是横肉的脸上,一片得意。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到一股惊人的杀意!

    陈羽看着张俊生,缓缓开口,声音如同是九幽之风,冰寒入骨。

    “张俊生,辱我父母,我要你,生死不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