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升龙剑
    察觉到东麓山的变化,所有人都是一惊,心中无来由的漏跳了一拍,目光全都聚焦在了陈羽身上。

    场中的陈羽,看着向自己袭来的攻击,依然没有移动一步,左手仍然背负在身后,只是将右手伸直在身体旁边,轻轻虚握。

    “剑来!”

    一道道金色元气丝线,从陈羽的右手掌喷薄而出。丝线在空气中凝而不散,不停纠结在一起,片刻之间就凝成了一把金光灿灿的金色长剑。

    一时间,东麓山上风起云涌,白色雾气竟然绕着长剑不断盘旋起来。

    “这,这是什么!”

    看到这种异象,所有人都愣住了。

    而宋子真等人更是惊骇欲绝。这还是武术?有什么样的武术,竟然会有这种威势?

    陈羽却是眼神淡漠,一种高大宏远的气息升腾而起。

    “我有一剑,可斩星辰日月!”

    “剑名升龙,尽断三千红尘!”

    此一式,为搏龙术中一杀招,其名,升龙剑!

    升龙剑出,光华灿灿。

    陈羽举剑,在身前骤然横扫,金色长剑斩破白雾,猛地喷薄出十丈金色剑芒,如同分割天地。

    四大高手、狮吼炮,所有的攻击,全部淹没在一片金色之海中,耀的人睁不开眼。

    当金光散尽,姜亮放下挡在眼前的手,再次看向场内,只一眼,就再也说不话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眼中有着怎么也化不开的浓郁惊恐。

    场中,陈羽手提金色长剑,左手依然负在身后,淡然出尘,如同仙人一般,凌然不可轻犯。

    可在他对面,宋子真五人却站定不动,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复杂的表情,而在他们的脖子上,全都有一条红线!

    噗通!

    其余四人一句话没说,就全部跪了下来,再也没有半点呼吸。只有宋子真是先天大宗师,生机强劲,强撑着看向陈羽。

    “陈大师!果然是大师!我竟然与你为敌?悔矣,悔矣!”

    身体一倒,宋子真也跪了下来,再无半点生机,可他的眼睛依然睁着,里面残留着浓浓的后悔。

    一剑断喉,五人俱灭!

    宋子真本以为东川之行易如反掌,却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是死亡旅程,香火灭绝,自己身亡,五人上山,却在陈羽手中连一招都没撑过去。

    上水市的第一人,四大武道世家的高手,全部死于东麓山上,跪于陈羽身前!

    叶东来四人看着陈羽,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崇拜之情。在他们看来,什么样的大佬高手,在陈羽面前,都不过是一剑斩灭的事情。

    一旁的姜亮,却是全身颤抖,死死瞪着眼睛,不停地自言自语。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在他眼中,原本不过是个有些本事的高中生,现在居然变成了大魔王,连宋子真这样的大师,竟然都死在他的手上?

    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庄兴河深深叹了口气,满是忧虑地看了眼姜亮。陈大师的尊严,岂是那么好冒犯的?自己的这个侄子,在政界太久了,以为靠着自己的手腕,万事都能够顺从自己心意,却不知道这个世界,很大啊!

    庄兴河正在感叹之际,陈羽就提剑走来。

    姜亮连连向后退去,有着掩饰不住的惊恐。

    “陈,陈大师真是神威盖世!佩服佩服!”

    姜亮吞了口口水,强装镇定。

    可陈羽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沉默许久。

    “我给过你机会,可惜你没有珍惜。”

    陈羽突然开口,但是姜亮听了,却如同炸雷一般。

    “你,你想要干什么?”姜亮浑身一抖,眼中有着浓浓的不相信。

    “干什么?你认为我要干什么?”

    陈羽满脸冷笑,姜亮此人,在“东方上境”宴请宋子真等人,又把自己的住址告诉了宋子真,其中的心思,已经非常明显。

    “你,你可别乱来!”姜亮惊恐地大喊。

    “我是一市之长,手掌大权,你只是一个高中生,难道敢以下犯上?”

    “我走过风风雨雨,经历了多少斗智斗勇,忍辱负重,才走到今天,你怎么敢如此对我!”

    姜亮颤抖着喊道,让陈羽的脚步一顿。

    看到这些,姜亮长出了一口气,但下一刻他又是心中一紧。

    陈羽继续向他走来。

    “以下犯上?你未免太高看了自己。在我眼中,芸芸众生,都在我之下。”

    “历经风雨?你又何时曾在生死之间游走?在我眼中,你所谓的风雨,就像是春天细雨般可笑。”

    “敬我者,得我庇护。犯我者,被我诛杀!”

    陈羽手提三尺金剑,步步向前,一市之长在他面前,面露惊恐,不断倒退。

    叶东来四人看着姜亮,眼中有着淡淡的嘲讽。陈大师的尊严,怎可冒犯?

    “庄叔,救,救我!”

    再也承受不住这种压力,姜亮扭头看着庄兴河,眼中有着深深的哀求。

    “唉!”

    沉沉叹了口气,庄兴河走到姜亮身前,挡住了陈羽。

    他深深鞠了一躬。

    “陈大师,请你看在我这个老头子的面子上,高抬贵手,饶了小姜这一次吧。”

    陈羽看着庄兴河,道:“上一次,我曾饶他,这一次,他依然前来冒犯我,你说,我能不能绕过他?”

    庄兴河心中苦笑,他当然知道,像陈羽这种人物,根本就视规则于无物,万事万物,都随心所欲。上次能够给他面子,放过姜亮,已经是天大的恩赐。可惜姜亮竟然如此有眼无珠,还敢来冒犯陈羽。

    可姜亮和他家毕竟有旧,他也不能看着姜亮就这样被陈羽斩杀。

    “陈大师,是姜亮有眼无珠,冒犯了您的天威,您放心,这次之后,姜亮不会再是一市之长,以后永远都只会是一个普通人,不知这样,能不能平息您的怒火?”

    叶东来几人瞬间一愣,不可思议地看着庄兴河。这个老人竟然如此果断,直接以地位换姜亮的性命。

    姜亮死死瞪着眼睛,震惊地看着庄兴河,脸色立马涨得通红,大声咆哮了起来。

    “庄叔,凭什么?我一路坎坷才走到今天的位置,凭什么一句话就把我几十年的努力全部否定!我不服!”

    “陈大师,我不过是请宋子真吃了顿饭,把你的住址告诉了他。你们迟早要有一战,现在既然结果已经出来了,凭什么还来找我的麻烦?我不服!”

    姜亮大声吼道,双眼赤红一片,口水四溅而出,非常的狰狞。

    “闭嘴!”

    庄兴河立马一声断喝,打断了姜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