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章 有徒如师
    轰!

    一声剧烈的爆响中,一道肉眼可见的涟漪,自两人交手的地方,瞬间扩散开

    来,掀起一股旋风。

    弥陀费瞬间倒飞十几米,等到落地之后,两腿猛地踩在地里,犁出了两道深深

    的沟壑,这才停了下来。

    而般若琉璃,却是一步未退,面色丝毫不变,站在那里,神色淡然。

    “这怎么可能?”

    弥陀费看着般若琉璃,心中异常骇然。万万没有想到,般若琉璃的实力,竟然

    如此强大,刚才那一拳,简直如同山岳一般,异常沉重。

    观众席上的众人,全都爆发出轰然大叫,没想到两人的第一次交手,竟然会呈

    现出压倒性的态势。

    般若琉璃一步踏出,肆意笑了起来。

    “呵呵,就你这点微末实力,也敢挑战我的老师?你,是傻子么?”

    轰!

    如同是火上浇油般,弥陀费的脸色,瞬间通红一片。全场那么多人,此刻都看

    着他,让他感到自己的脸面,已经彻底丢了。

    “该死的,不要得意,杀!”

    怒吼一声,弥陀费双臂舞动,猛地奔向般若琉璃。

    般若琉璃目光一凝,双手捏动拳印,同样不闪不避,冲了上去。

    两个人瞬间就打成了一团。

    陈羽站在一旁,看着般若琉璃的攻击,缓缓点了点头。

    般若琉璃,可以说是绝世妖孽,而且这一个月中,陈羽针对她的特点,把宇宙

    中,佛门一道的修炼法门,经过一些改动后,已经交到了他的手上。

    现在般若琉璃所用的,正是无量降魔印,如此攻击,又怎么是一个区区的弥陀

    费能够抵挡的?

    果不其然,两人交手到了一百招的时候,般若琉璃怒喝一声,整个人的气势,

    突然间暴涨一倍,猛地一拳砸了出去。

    “不好!”

    弥陀费心中大震,双手立马交叠在身前,试图挡住般若琉璃的攻击。

    不过毫无用处。般若琉璃单手捏出一个奇特印法,整个人的体内,血液奔流,

    竟发出如同惊涛拍岸的巨大响声,只在片刻间,就砸的弥陀费的双臂,瞬间折断,

    而后丝毫不停,狠狠印在了弥陀费的胸口上!

    “噗哇!”

    一口鲜血吐出,弥陀费的胸口,瞬间凹陷下去,整个人如同是炮弹一般,激射

    而出!

    般若琉璃冷冷一笑,丝毫不停,追着弥陀费就冲了出去,一拳狠狠砸了上去,

    要取弥陀费的性命!

    “庶子放肆!”

    这个时候,带着弥陀费前来的巴耶,怒吼一声,猛地冲了出来,要救弥陀费。

    看到这一幕,般若琉璃更是速度猛地一提,整个人的身上,突然爆发出阵阵金

    光,拳锋之上,陡然凝结出一个巨大的拳头虚影,狠狠砸向了弥陀费。

    “不!不要杀我,叔叔救我!”

    弥陀费绝望大吼,巴耶更是放声狂哮:“放肆,给我住手!”

    但是无济于事。

    轰!

    一声剧烈的爆响,金色拳印骤然砸下,弥陀费在这金色拳印之下,只是一个瞬

    间,就被砸的爆碎成为漫天的血雾,尸骨无存!

    般若琉璃脚下轻点,不过一个呼吸,就飞速倒退出去,远远离开了巴耶的攻击

    范围。

    “哼,敢挑战我的老师,这,就是下场!”

    环视整个会场,般若琉璃霸气四射。

    “你们,还有谁要来!”

    偌大的会场中,一片鸦雀无声。谁都没有想到,弥陀费想要挑战陈无敌,结果

    都没有和陈羽动手,就直接被他的学生,强势镇杀。

    “智子,对上她,你有几分把握。”

    老者身子微微向前探出,身子绷得紧紧的。

    智子听到这话,目光异常凝重。

    “如果我手持利剑,有三分胜算。”

    嘶!

    听到这话,老者一惊,面色惨白一片,脸上一片绝望。

    “哪怕手持利剑,你也只有三分胜算么?看来,我岛儿国,想要压倒华国,再

    也不可能了!”

    而来自全球各地的年轻高手,看着般若琉璃,目光中流出复杂神色。

    至于老一辈的人,更是眯着眼睛,心中闪过浓浓的忧虑。

    “没想到,华国除了陈无敌之外,年轻一代中,竟然也出现了这样的高手。如

    此气魄,已经有当时陈无敌的无敌之姿态。”

    “哼,怕什么,哪怕这些华国的年轻人再强,难道还能强的过全球的年轻强

    者?这次全球的年轻强者,一起出动,我就不信,杀不死他们!华国未来的气运,

    必定要在这里,被彻底切断!”

    在宽广的足球场中,众多老怪物散坐在会场各地,目光彼此交融之间,眼中有

    着丝丝缕缕的杀气,萦绕在整个会场中。

    而站在场中的巴耶,此刻望着一地的混血,整个人都呆滞了,弥陀费可是他的

    侄子,而且是他极为看好的后辈,竟然,竟然就这么被杀了?

    “小杂种,你真是太恶毒了!”

    巴耶猛地抬起头,死死看着般若琉璃,眼中杀机暴涨。

    般若琉璃不屑一笑,道:“怎么,这次的比赛,不是生死不禁的么,他技不如

    人,死了活该!你难道也想来试试?”

    巴耶呼吸一滞,知道自己并不占理,当下立马就看向了陈羽。

    “陈无敌,这就是你教导学生的方法么?小小年纪,就如此歹毒,你华国的仁

    义礼智信,难道都喂了狗了?”

    陈羽眼睛一眯,弹了弹手指,不在意的笑了笑。

    “你还知道我华国的仁义礼智信?不过这都是对人来说的,你们这些畜生,也

    配谈这些?”

    “你说什么!”

    巴耶立马高声吼了起来。

    陈羽神色一冷,道:“我说你是畜生,他既然敢挑衅我,就要做好被杀的准

    备。你,有什么意见?”

    蹬蹬蹬。

    在陈羽的压力下,巴耶立马倒退好几步,神色有些惊恐。

    以前没有接触过陈羽,可现在巴耶才知道,陈无敌,竟然霸道如斯!

    “陈无敌,你过了吧,大赛毕竟没有开始,你的学生就动手杀人,这不和规矩

    吧。”一个老者,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冷冷说道。

    “不错,哪怕你再强,但如果犯了众怒的话,哪怕是你,也落不得好。”

    又有一个中年人,冷冷开口。

    只是片刻间,一个接一个的高手,缓缓站起身子,逼视陈羽,身上的气势,不

    断散发而出。

    整个会场中,足足有数百人,站了起来。

    巴耶扫了眼四周,心中立马放松下来,缓缓笑了起来。

    “陈无敌,你已经犯了众怒,现在还不赶紧道歉!否则今天,你别想走出这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