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1章 只有我压人,没有人压我
    “你说什么!你敢!”

    姜无仁头皮一炸,立马尖叫了起来!

    “姜若彤!你记住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个婢女生的贱种,怎么敢动我?别忘了,你母亲,可是在我妈手里呢!敢动我一下,信不信,我直接让人杀了你妈!”

    恶毒的话语,响彻整个广场之上,但是没有一个人,提出来异议!

    姜家的事情,他们或多或少都知道些。姜若彤哪怕是天纵之资,在姜家这种等级森严的地方,也注定不受重视!

    因为,她的母亲,是个婢女,而她,只是一个男人,酒后乱性的产物罢了!

    姜破站在那里,面色异常难看,隐晦的扫了眼姜若彤,目光中除了厌恶之外,竟然没有一丝温情!

    都是这个家伙,才让我姜破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我当初,就不该把这个孽种生下来!

    心中再不满,姜破也不敢表露出来,毕竟,现在的姜若彤,背后可是有陈羽在!

    “若彤,你们毕竟是血浓于水,你怎么忍心,打你的妹妹?她,她还是个孩子啊!你年岁比他长,难道就不知道让着她?”

    姜破一脸痛心疾首的说道。

    冷笑,浮现在姜若彤的脸上,突然间,这冷笑就化为了极致的冷漠!

    “妹妹?她何曾当我是她的姐姐?你又何曾,当我是你的女儿!”

    一步踏出,姜若彤瞪着姜破,声音顿时高亢起来!

    “酷暑之下,你带着她在房中避暑,却让我们母女,在园地之中为你种药!我母亲几度热昏过去,你却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次!”

    “严寒之中,我母亲旧疾发作,我跪在你和姜无仁的面前,只求一碗药汤给我母亲暖暖身子,结果姜无仁说我母亲就是贱命一条,不值得救!”

    “你记不记得,当时你皱着眉,像看垃圾一样看着我,说我和我母亲,就是只知道浪费东西的垃圾!呵呵,也多亏那年你的宠物狗也生病了,我母亲才能喝你的宠物狗喝不完的药汤,挽回一命!”

    姜若彤越说越激动,声音都哽咽起来,眼中的泪水,本想强行忍着,可是却怎么也忍不住!

    太多了!委屈太多了!

    这一次,也是因为自己母亲被他们控制在手中,姜若彤生怕自己母亲遭逢毒手,这才不得不嫁给韩瑞!

    她本以为,这辈子都再无希望,可是!陈羽的出现,却如同一道光芒,照亮了她这几十年的黑暗日子!

    狠狠擦干眼泪,姜若彤怒视姜破,再踏一步!

    “姜破!你有何脸面说血浓于水!你有何脸面说他是我妹妹!你有何脸面让我让着她!”

    三问出口,姜破脸色一红,竟被压得连退三步!广场上的众人,看着姜破的目光中,更是全都是鄙视神色,让姜破的脸色更红了。

    “哼!我不和你多说!”

    转过头,姜破看着陈羽,脸上又挂起了讨好的笑容。

    “陈羽,你看我们已经按照你所说的,解除了婚约,不知你是否可以,给我个面子?以后姜若彤你带走,我就当没有这个女儿,但是无仁毕竟是我的亲骨肉,她还是个孩子,不懂事,你就不要和小孩子计较了吧,她如果得罪了你,我替她向你道歉。”

    姜破朝着陈羽躬下了身子,同时喊姜无仁也向陈羽道歉。他知道,肯定是刚才姜无仁说的话,被陈羽听到了。

    撇了撇嘴,姜无仁不甘的对陈羽鞠了个躬,咕哝道:“对不起了。”

    看着两人,陈羽笑了,笑容很冷,比冬天的风还要冷,充满了肃杀。

    “他还是个孩子,那姜破,你还是个孩子么?有些事,如果道歉就能解决,那要力量做什么?没有人,能够让我弟子受了委屈,还逍遥自在!”

    “从来,只有我陈羽压人,没有别人压我!你不行,你女儿,更不行!”

    话音落,陈羽看着姜无仁,神色淡漠。

    “你要是敢动若彤母亲,我就灭你姜家上下满门!”

    轰!

    姜无仁愣了!姜破愣了!整个广场上的众人,全都愣住了!

    陈羽他,为了自己的一个学生,竟然要毁掉一个无为家族!这是何等的嚣张,何等的霸气!

    “你,你敢!”姜无仁呆愣片刻,尖声喊了起来。

    “哼?你倒是看看,我敢不敢!若彤,动手!”

    “是!”

    姜若彤一震,直接数指点出,封住了姜无仁身上各处大穴,让她出去了行动能力,随后姜若彤一把抓住了姜无仁的头发,将她拽到了自己面前!

    “姜无仁,你的背后,是姜家。可是我的背后,是我的老师!你,记住了,今天打你的人,是我姜若彤!”

    啪!

    狠狠一巴掌,重重打在了姜无仁的脸上!

    这一巴掌,又重又急,让姜无仁的脸,瞬间就肿了起来!

    “你,你个贱婢,敢打我!”

    姜无仁瞪着眼睛,嘴巴大张着,脑子一片空白。这个女人!这个卑贱的女人!从小到大,都任由自己欺辱,现在竟然敢打自己?

    “不错!打的就是你!”

    姜若彤眉眼一竖,反手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啪啪!

    连续几个巴掌,让姜无仁简直要疯了!

    “啊!爸,给我杀了她!杀了她啊!”

    歇斯底里的喊叫声,响彻高台!

    “姜若彤,你放肆!”

    看到这一幕,姜破怒了!猛地一掌,对着姜若彤的后背就轰了过去!

    “姜破,我看是你放肆!”

    如同天雷的声音,骤然炸响,蕴含着无尽怒意,让人为之心颤不已。

    陈羽动了!

    一掌横推而出,宛如中流击水,又如天刀断空,一道金色匹练,直接轰向了姜破!

    “什么!”

    姜破整个人都是头皮发炸,怒吼一声,再也顾不上姜若彤,双掌同时平推而出,骤然轰在了金色匹练上!

    噗哇!

    两者之间,竟然连片刻的僵持都没有,姜破整个人,就直接倒飞了出去,宛如一个破布麻袋一般,从高台之上狠狠砸了下来!

    众人望去,全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此刻的姜破,双手,竟然已经齐根而断!

    一掌,直接废了姜破双手!

    “念在你是若彤的生父份上,我只断你双手!”

    一眼横扫现场,陈羽背负双手,放肆桀骜。

    “我的学生打人,你们还有谁要阻拦?”

    这两天工作太忙,更新时间会有些不规律,小白在此给大家道歉了,请兄弟们海涵。今天第三更奉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