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7章 等等!
    惊恐!

    无边的惊恐宛如潮水一般,顷刻间占据了姜无仁的脑海!

    她会杀了我!

    她真的会杀了我!

    感受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姜无仁忍不住惊恐大喊起来。

    “姜若彤!你难道不为自己的母亲考虑一下么!”

    听到这话,姜若彤原本紧缩的手,猛地一窒,停了下来。

    是啊!

    如果不是因为姜家拿母亲威胁自己,自己又怎么会不辞而别,回来接受这份注定不幸福的婚姻?

    看到姜若彤犹豫的样子,姜无仁心中放松下了。但是下一刻!姜若彤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手上的力道,突然间再次加重了起来!

    “哼!不论如何,我的老师也容不得你去诋毁!现在婚礼在即,就算我杀了你,最多在未来我姜若彤一命抵一命!但我也要你知道,我的老师,不可辱!”

    “不要!”

    姜无仁再次大吼起来,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我错了,若彤,是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向你道歉!”

    姜无仁要崩溃了,她可是姜家大小姐,如果在这里死在了一个小杂种的手中,传出去不是天大的笑话么。

    “哼,你不需要向我道歉,而是要向我的老师道歉!”

    姜若彤断喝一声。

    “是是是,我道歉,我不该诋毁你的老师,我错了,我向他道歉。”

    姜无仁慌乱地大喊大叫,生怕说的慢了,直接被姜若彤杀了。

    看到姜无仁如此不堪的样子,姜若彤眼神扫了又扫,随后才冷冷一哼,将姜无仁直接甩到了地上。

    “下次再有冒犯,我必杀你!”

    抬起头,姜无仁跌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喉咙,重重的咳嗽着,双眼中充满了浓浓的惊骇和后怕。

    刚才,如果不是她喊得及时,恐怕姜若彤真的敢杀死她!

    “至于么!为了区区一个老师,她竟然变成这个样子!当年在姜家,不论我如何羞辱她,她可都是不还嘴的啊!她的那个老师,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她有那么大改变?”

    姜无仁震惊于姜若彤的改变,而就在这个时候,她身子一抖,看着自己的身下,脸色一下子变得异常难看。

    就看到地上一滩水渍,如此的刺目!

    自己,竟然被这个卑贱的小贱种,吓得失禁了!

    姜若彤显然也发现了这一幕,忍不住眉头微微蹙起,不着痕迹的退了几步。

    唰!

    姜无仁立马站了起来,一溜烟的跑了出去。整个人的脸,鲜红欲滴,只是那阴冷的眼神和刻薄的嘴角,充满了狠毒!

    “姜若彤,你等着吧,等着被韩瑞那个废物,压在身下蹂躏吧!”

    丢下这一句话,姜无仁再也不敢在次继续待下去,直接跑开了。

    扫了眼姜无仁,姜若彤把注意力,再次放在了前方不远处的高台上,神色顿时黯淡下来。

    今天之后,她就彻底失去自由!

    轰隆隆!

    在众人瞩目之中,航船之上,一道台阶伸了出来,直接和高台连接在了一起!

    此刻,在高台之上,四大家族的族长,已经全都到齐,每个人都是一脸笑容。

    而在韩如风的身旁,一个骨瘦嶙峋,颧骨高耸,一双三角眼中放着邪光的青年,正不停伸着脑袋,往航船上望去。

    他,正是韩瑞!韩家的纨绔!

    此刻的他,也是身穿着大红袍,只是却没有一丝英俊气息,只有着浓浓的猥琐。

    “父亲,那个姜若彤呢?我听说她可漂亮了,是不是真的?我今天可是没有去招丽阁找那里的小姐玩,可别让我失望了啊。”

    韩瑞猴急说道。

    韩如风听闻,忍不住重重咳嗽了几声。

    招丽阁,可是那种地方,没想到自己这个小儿子,竟然这么肆无忌惮的就喊了出来。

    一旁的盛天赐、姜破两人,全都是一脸的笑容,唯有燕轩看着韩瑞,嘴角充满了不屑。

    “好了,不会让你失望的。”

    正说着,从航船之上,一行人已经走了下来,而在这中间,正是身着华服的姜若彤!

    看到姜若彤之后,整个广场上,都是喧哗四起。

    “我!那就是的这次的新娘,姜若彤么!我的天,好美啊!”

    “都说姜家有女名若彤,乃是绝世之资,现在一看,果然如此啊。只是她的出身不好,是由婢女所生,所以一直受到打压,现在,竟然嫁给韩瑞那种人?”

    有人看了看姜若彤,又看了看韩瑞,忍不住连连摇头。

    这两人,也实在是太不般配了啊。

    陈羽看着韩瑞和姜若彤,目光骤然一冷。

    自己的学生,要嫁的人,竟然是这种废物么?

    而此刻,韩瑞看到姜若彤的第一眼,顿时双眼猛然一亮。

    “我曹,真他妈正啊,这比招红阁中的那些小姐,都好看多了啊!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那些小姐那么骚?今晚我可要好好试试,嘎嘎。”

    韩瑞丝毫不避讳。他可是从姜无仁那里听说过了,姜若彤在姜家,被姜无仁母女排挤,地位很低下,比下人也好不了多少。嫁给自己,完全就是姜家和韩家为了巩固关系,送来的一个玩物罢了。

    对这样的女子,他根本没有任何爱怜之心,只想好好玩弄一番!

    韩如风眉头一皱,道:“怎么说话呢?真是没大没小。”

    盛天赐在一旁却是呵呵直笑。

    “韩瑞他生性率真,说话没有遮遮掩掩,乃是赤子心性,我看这很好嘛,呵呵。”

    姜破也是笑着摆了摆手,道:“无妨,若彤能够嫁给韩瑞,也是她的福气,小辈之间说话大胆一点,也没有什么。”

    说完,姜破冷冷扫了眼姜若彤:“你母亲本就是婢女,很懂得伺候人,我希望你也像你母亲一样,把韩瑞伺候好,听到没有?”

    唯有燕轩看着姜若彤,一语不发,只是心中暗叹,可惜了。

    听到姜破的话,姜若彤神色没有丝毫变化,整个人如同是提线木偶一般,木然一片。

    这就是自己父亲么?看到自己,要嫁给如此废物,竟然还说是自己的福分?还说让自己伺候好对方?

    难道,就因为自己的母亲是个婢女,让你丢了面子,结果你连自己的女儿,都如此不待见,认为是个垃圾么?

    哪怕你自己的女儿,被人称为惊世之才,到头来,在你眼中,也不过是伺候别人的卑贱存在么?

    若不是因为自己的母亲,还在姜家,姜若彤此刻,真的想将眼前的韩瑞,直接给宰了!因为,韩瑞那丝毫不加掩饰的目光,很脏!

    “好了,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婚礼就开始吧。”

    看着广场上的众人,韩如风笑了起来。

    “诸位,欢迎大家来参加我儿的婚礼,现在我宣布,婚礼开始!”

    “等等!”

    就在此刻,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立马压过了韩如风的声音!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